美國總統特朗普周二(12月1日)發推文說,如果國會不廢除《通信規範法案》(Communications Decency Act)第230條,他將被迫否決《國防授權法》(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 NDAA)。

特朗普在推文中寫道,「第230條是美國提供給『大科技公司』用來規避責任的禮物(在美國只有科技公司享有這個權利),現在它對我們的國家安全與選舉誠信構成了嚴重威脅。如果我們允許它一直這樣,我們的國家永遠不會是安全的。」

他補充說,「因此,如果這非常危險和不公平的第230條在《國防授權法》中不被完全終止,那麼當法案送到這張非常漂亮的辦公桌上時,我只能被迫明確地否決它。」

《國防授權法》每年由國會批准,用於資助軍隊。

根據第230條,出版商需要對他們發佈的任何內容承擔責任,但網絡社交媒體平台卻受到保護。該條款規定:「電腦網絡服務的提供者或使用者不被視為其用戶所提供的任何信息的出版者或發言者。」

但批評人士認為,像推特和面書這些科技巨頭已經不是中立的公共平台。他們對平台上的內容進行控制調整,運作上更像是出版商。

最近幾個月,這些公司加大了對用戶的審查力度。

例如,《紐約郵報》在10月14日爆出消息:根據洩露的電子郵件,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拜登曾於2015年在其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的安排下,與一家烏克蘭能源公司的高管見過面,而那家是亨特掛名白拿錢的公司。

推特在當天下午就封了《紐約郵報》的主帳號,面書也明確表示要限制這篇文章的傳播。

資深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當時批評說,「這是干涉選舉,我們距離選舉只有19天了,這在民主歷史上沒有先例。參議院司法委員會想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大選日後,特朗普總統的推特帳號也遭到嚴厲審查,許多質疑選舉舞弊的推文被貼上警告標籤,一些推文甚至被隱藏內容,除非點擊警告標籤才能閱讀。

美國德州知名律師西德尼‧鮑威爾(Sidney Powell)致力於揭露2020大選舞弊事件。在11月25日晚向佐治亞州法院提交揭露選舉舞弊的訴狀後,她的網站(defendingtherepublic.org)遭到推特封鎖。

數學家鮑比‧皮頓(Bobby Piton)於11月30日參加亞利桑那州參議院舉行的選舉誠信聽證會,並提供了有關選民欺詐的調查結果。第二天,他的推特帳號被封殺。

特朗普在11月26日也曾發推,督促立即終止為推特、面書等社交媒體提供豁免權保護傘的第230條。

他譴責推特在營造完全虛假的「趨勢走向」,這與真正的趨勢走向毫無關係,是他們編造出來的,「只有負面的東西」。他說,「為了國家安全,第230條必須被立即終止!!!」

司法部在今年10月致信國會,主張修改1996年通過的第230條。

信中寫道,「今天的大型網絡平台對美國人民可獲得的信息和觀點擁有巨大的權力。因此,它們必須對用戶誠實透明地說明是如何使用這種權力的。」

來自共和黨和民主黨的官員也都表示支持改革第230條,但大部份改革熱情來自共和黨人,因為他們被這些科技巨頭盯得更緊。

在接受「美國思想領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s)節目專訪時,調查記者阿魯姆‧博哈里(Allum Bokhari)談到科技巨頭的標記、限制和審查的權力。他說,「沒有監管機構阻止他們使用這種權力,這將嚴重影響甚麼是美國人被允許看到的、甚麼是被允許閱讀的」,這可能等於干擾「這次至關重要的選舉」。

倫敦政策研究中心(London Center for Policy Research)高級研究員本‧溫加滕(Ben Weingarten)近期在《聯邦黨人》網站發表評論文章《為何推特不讓人分享指控選民欺詐的法庭宣誓文件》。

他表示,在一個自由、健康的社會中,應允許所有的思想交流,好的思想應該最終勝過邪說。轉向審查制度應被視為虛弱的表現,因為這不是以理服人,而是用武力壓制思想。一個壓制合法觀點的社會註定會變得越來越危險,最終會分裂,並可能導致解體。自由的人民必須爭取自由思考,否則他們的自由或將不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