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人們聽到美國目前處於歷史上最黑暗時期的判斷,很多翻牆出去看新聞的中國大陸的人感到困惑,一直都在聽到講美國怎麼好,怎麼美國現在處於歷史上最黑暗時期。

美國的好和美國現在處於歷史上最黑暗時期不矛盾,這是兩個不同概念。

講美國的好,是指美國立國基礎,和美國這完善的制度。看過美國《獨立宣言》和《美國憲法》的人知道。「這兩個基礎性文件,把天賦人權作為不證自明的真理,確立了宗教自由和言論自由原則,並且奠定了分權制衡的共和制度。這兩個文件和眾多睿智的政治家、虔敬信神的美國人民一道,保證了美國社會的和平、穩定和繁榮達兩百年之久。」(《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

在保證宗教自由和言論自由、新聞自由的同時,《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 賦予人民擁有武器保衛自己的權利,此外,民權法案還有不受無理關押,避免被迫自證有罪等。

美國前總統羅納德‧列根(Ronald Reagan)說過,看看世界各國憲法,都是要求人民的,只有美國的憲法是要求政府的。《美國憲法》限制政府權力,規定政府不能做甚麼。所以美國才會偉大。

美國因為有三權分立,任何時候,一個人不管他有多大權力,他想把自己的意志強加在國家之上,都是不可能的。不論有多大衝突,沒有道義的支持,沒有民意的支持,沒有經過國會的授權,他個人想動武也是不可能,這就是為甚麼特朗普在大選中發現左派通過偽造選票,竊取民意,身為總統,他只能通過聽證會讓人們看到盜取大選的違法事實。通過走法律程序來處理解決偽造選票,竊取大選民意的行為,大選結果只能通過法定程序獲得。

美國的民主制度好是相對的,相對於共產極權國家,就體現出它的好。但是,美國的民主制度是給誠實守信的人設計的,對於存心要幹壞事的人,這種制度還真沒辦法,因為,民主國家在捍衛人權的基礎上刑事訴訟制度,使用的是「無罪推定」原則。「無罪推定」原則不只是保護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刑事訴訟中的合法權利,其背後是對社會誠信的認同和保護。如果把法律搞得過於嚴苛,就等於把社會上的人都當作犯罪嫌疑人監視,那社會上好人被傷害是最重的,何談人權,因為那跟共產極權國家是一樣的了。這就是為甚麼今天中國大陸不可能履行無罪推定,連依法執業的維權律師都被當作犯罪嫌疑人對待,或者讓他們失蹤。

民主國家,今天的法律是針對犯罪行為,而不是針對壞人。真正的壞人很可能通過鑽法律漏洞逃脫制裁,這些年共產主義通過宣傳、教育對美國的滲透侵蝕,使得這個社會道德急劇下滑,「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著。」今天的這些要顛覆美國制度的共產主義盜賊和它們同路人隱藏在美國社會各個領域,無孔不入。只要人沒有了傳統的文化理念、喪失了對神的敬畏,在這個宣傳教育氛圍就容易被共產黨把腦子洗壞。

這就是為甚麼人們看到,華盛頓的政客,華爾街的大鱷,95%的主流媒體,幾大社交網絡媒體,司法系統等全部參與了這次政變。而FBI、CIA不只是裝聾作啞,他們還深度捲入這次大選舞弊、參與了政變。這也是左派之所以敢在這次大選中如此猖狂的原因。他們想搞共產主義那一套,把美國民眾變成像中國大陸人一樣,變成任人宰割的奴隸。

美國大選,這是對美國人來說是一件大事,因為這是民眾在行使自己的權利選出管理者,當管理者不符合民眾意願,民眾可以彈劾。可是2020年美國大選,讓人們看到了可怕的一幕,大規模、有組織偽造選票,竊取民意。2020大選是美國史上最大騙局。人們看到左媒一邊倒地掩蓋這種違法行為,並用人身攻擊來惡意攻擊特朗普和他的家人。當有律師站出來起訴違法犯罪,有良知的美國公民站出來指證犯罪事實時,媒體用假新聞攻擊他們,社交網絡媒體封他們的帳號。再讓黑社會的流氓恐嚇、騷擾揭發它們犯罪的人。美國現在處於歷史上最黑暗時期。

有的人希望,特朗普實施反叛亂法進行戒嚴。看了美國今天的場面,今天的這種政變,跟歷史上發生的叛亂還有本質的不同,歷史上美國發生騷亂都是騷亂雙方公開在對方面前,今天騷亂是共產主義,政變者隱藏媒體和教育、司法,軍隊、FBI、CIA、涵蓋各級政府之中,它們一直在編造假新聞欺騙民眾,挑動被造謠宣傳蒙蔽的民眾,這場騷亂與以往美國發生的騷亂不一樣。這次暴亂份子有公開的,還有很多隱藏的,致使真的動用反叛亂法進行戒嚴都會帶來很大的弊端,因為真正的敵人是共產主義和它的同路人,而共產黨最擅長的就是挑動民眾、製造騷亂,它在背後坐收漁利。

左派在此時發動政變是使用毀滅性的手段,除了知道再讓民眾選舉,還是特朗普上,再讓特朗普幹四年,它們就徹底完了,所以它們利用一切資源、一切方法進行阻撓,這一切手段都是毀滅性的。特朗普第一個任期不能很好施展有多方面原因,其中就有這些左派使絆子。經過四年,到今天特朗普也看清了,在打擊中共的同時,也要清除隱藏在美國的形形色色變種共產主義勢力。隱藏在美國和世界各地的各種變種共產主義者如何識別他們呢?有的人覺得目前這個場面很讓人擔心,其實這個對峙的越激烈,隱藏的共產主義者也會浮出來的越多,挖出來的證據越多,被謊言欺騙的民眾能覺醒的會越多。所以,特朗普是用抽乾沼澤,把腐敗分子暴露出來,曬在光天化日之下。

雖然美國現在處於歷史上最黑暗時期。但畢竟,邪不勝正,《美國憲法》賦予民眾的權利,不僅使他們在過去四年選出特朗普當美國總統,讓那些腐敗政客和左媒大失所望,這次美國民眾依然會用自己的權利捍衛選舉。這就是美國制度的優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