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銀保監會周一(23日)對外宣佈,同意資不抵債的包商銀行進入清盤破產程序。這家明天系旗下的銀行成為了中國大陸第一家破產的商業銀行。有中國金融刊物指出,明天集團長期採取各種手段進行利益輸送,致使包商銀行被「掏空」。

11月23日,中共銀保監會官方網站刊登了《中國銀保監會關於包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破產的批覆》,正式對外宣佈,已原則上同意包商銀行進入破產程序。這意味著,中國金融大鱷肖建華幕後控制的明天系旗下的包商銀行,在官方接管4個月後,最終由主管部門下達了「死亡判決」。

外界注意到,中共銀保監會同意包商銀行破產清算的決定,其實在本月12日就已做出,但拖延10多天後才公諸於眾。

據中共央行和銀保監會發佈的《關於認定包商銀行發生無法生存觸發事件的通知》稱,官方接管包商銀行後,經清產核資,確認該行已嚴重資不抵債,無法生存,因而認定包商銀行發生了「無法生存觸發事件」。

在銀保監會同意包商銀行破產後,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也裁定受理包商銀行破產案。官方發佈的公告稱,包商銀行的債權人應在2021年1月4日前向包商銀行管理人申報債權,包商銀行的債務人或者財產持有人應當向包商銀行管理人清償債務或交付財產。

11月13日,包商銀行曾在中國貨幣網發佈了一份減記公告,宣佈該行擬於11月13日對已發行的65億元(人民幣,下同)「2015包行二級債」的本金實施全額減記,對任何尚未支付的累積應付利息(約5.863億元)也不再支付。也就是說,這筆債連本帶利都不還了。

明天系被接管的過程

2017年1月27日,長期居住在香港的明天系實際控制人肖建華突然在香港失蹤,事後被證實是被中國大陸警方人員秘密帶回了大陸,並被北京當局控制至今。其後不久,明天系旗下的資產被迅速拆分出售。

2019年5月24日,中共央行、中國銀保監會聯合發佈公告,宣佈從即日起接管包商銀行股份有限公司,接管期限為一年。

同年6月2日晚,央行以答記者問的形式對接管包商銀行進行了解釋。央行稱,包商銀行的大股東明天集團「違法違規佔用大量資金」而長期逾期不還,導致包商銀行出現嚴重的信用危機,「觸發了法定的接管條件被依法接管」。

外界一直盛傳肖建華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派系的「白手套」,控制肖建華、整肅明天系,被外界視為習派與江派權力鬥爭中的一個重要環節。

今年4月9日,銀保監會批准了蒙商銀行的籌建申請,該行在5月25日正式開業。而就在蒙商銀行成立當日,包商銀行接管組發佈公告稱,包商銀行的業務、資產及負債,將分別轉讓至蒙商銀行和徽商銀行。

7月17日,銀保監會又宣佈接管明天系旗下的6家機構,分別是:天安財險、華夏人壽、天安人壽、易安財險、新時代信託及新華信託,結果一度遭到明天控股的公開抗議。

8月,《中國金融》刊文稱,從2005年以來,包商銀行的大股東明天集團通過不正當關聯交易、資金擔保及資金佔用等手段,利用包商銀行進行了大量利益輸送,致使包商銀行被逐漸「掏空」。而接管組對包商銀行進行清產核資的結果顯示,在2005年至2019年的15年裏,「明天系」通過註冊209家空殼公司,以347筆借款的方式套取信貸資金,佔款高達1,560億元,而這些款項全部成了不良貸款,每年利息多達百億元。

包銀被轉名換姓收歸國企

據自由亞洲電台報道,蒙商銀行的人員向該媒體聲稱,該行是「百分之百國企控股的銀行」,並承認原先包商銀行的個人業務、對公業務等,也都遷移到蒙商銀行了。原來包商銀行在內蒙境內的200多個網點,都已經被政府換成了蒙商銀行的名義進行營運。

這篇報道引述銀行業人士朱先生的消息透露,包商銀行其實是「先被分食,然後才宣佈破產清盤」。

「破產清算的話,主體就沒有了。」朱先生說:「連安邦都要拆,你可想而知。明天(系)整個資產盤子也有可能。對這種像金融寡頭一樣的角色,在共產黨那個統治下,不可能允許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