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11月13日(周五)開始,連續3天,人們在南加州的洛杉磯縣、弗雷斯諾縣(Fresno)、克恩縣(Kern)、橙縣、河濱縣、聖地牙哥和文圖拉縣的多個城市舉辦自由集會(California Freedom Rally),表達對特朗普總統的支持,以及要求拜登陣營停止偷竊選票(Stop the Steal)。

2020年11月14日,民眾在杭廷頓海灘舉行支持特朗普總統和「停止偷竊選票」 集會。(李梅/大紀元)
2020年11月14日,民眾在杭廷頓海灘舉行支持特朗普總統和「停止偷竊選票」 集會。(李梅/大紀元)

2020年11月14日,民眾在杭廷頓海灘舉行支持特朗普總統和「停止偷竊選票」集會。(李梅/大紀元)
2020年11月14日,民眾在杭廷頓海灘舉行支持特朗普總統和「停止偷竊選票」集會。(李梅/大紀元)

2020年11月14日,民眾在杭廷頓海灘舉行支持特朗普總統和「停止偷竊選票」 集會。(李梅/大紀元)
2020年11月14日,民眾在杭廷頓海灘舉行支持特朗普總統和「停止偷竊選票」 集會。(李梅/大紀元)

2020年11月14日,民眾在杭廷頓海灘舉行支持特朗普總統和「停止偷竊選票」集會。(李梅/大紀元)
2020年11月14日,民眾在杭廷頓海灘舉行支持特朗普總統和「停止偷竊選票」集會。(李梅/大紀元)

2020年11月14日,民眾在杭廷頓海灘舉行支持特朗普總統和「停止偷竊選票」集會。(李梅/大紀元)
2020年11月14日,民眾在杭廷頓海灘舉行支持特朗普總統和「停止偷竊選票」集會。(李梅/大紀元)

2020年11月14日,民眾在杭廷頓海灘舉行支持特朗普總統和「停止偷竊選票」集會。(李梅/大紀元)
2020年11月14日,民眾在杭廷頓海灘舉行支持特朗普總統和「停止偷竊選票」集會。(李梅/大紀元)

2020年11月14日,民眾在杭廷頓海灘舉行支持特朗普總統和「停止偷竊選票」集會。(李梅/大紀元)
2020年11月14日,民眾在杭廷頓海灘舉行支持特朗普總統和「停止偷竊選票」集會。(李梅/大紀元)

2020年11月14日,民眾在杭廷頓海灘舉行支持特朗普總統和「停止偷竊選票」集會。(李梅/大紀元)
2020年11月14日,民眾在杭廷頓海灘舉行支持特朗普總統和「停止偷竊選票」集會。(李梅/大紀元)

2020年11月14日,民眾在杭廷頓海灘舉行支持特朗普總統和「停止偷竊選票」集會。(李梅/大紀元)
2020年11月14日,民眾在杭廷頓海灘舉行支持特朗普總統和「停止偷竊選票」集會。(李梅/大紀元)

2020年11月14日,民眾在杭廷頓海灘舉行支持特朗普總統和「停止偷竊選票」集會。(李梅/大紀元)
2020年11月14日,民眾在杭廷頓海灘舉行支持特朗普總統和「停止偷竊選票」集會。(李梅/大紀元)

2020年11月14日,民眾在杭廷頓海灘舉行支持特朗普總統和「停止偷竊選票」集會。(李梅/大紀元)
2020年11月14日,民眾在杭廷頓海灘舉行支持特朗普總統和「停止偷竊選票」集會。(李梅/大紀元)

2020年11月14日,民眾在杭廷頓海灘舉行支持特朗普和「停止偷竊選票」集會。(李梅/大紀元)
2020年11月14日,民眾在杭廷頓海灘舉行支持特朗普和「停止偷竊選票」集會。(李梅/大紀元)

在杭廷頓海灘碼頭集會處,有人放置了一個高大的特朗普總統紙板像,來參加集會的人們不時地過來,站在特朗普總統像旁合照留念。

居民在杭廷頓海灘和特朗普總統像合照。(李梅/大紀元)
居民在杭廷頓海灘和特朗普總統像合照。(李梅/大紀元)

居民在杭廷頓海灘和特朗普總統像合照。(李梅/大紀元)
居民在杭廷頓海灘和特朗普總統像合照。(李梅/大紀元)

為甚麼選擇特朗普總統

越南裔美國人丹尼(Danny)說:「現在在很多州都發生了選舉欺詐,他們在偷走大選,侵犯人民的權利,我們不能這麼被欺騙。」

居民鮑伯(Bob)說:「如果我們希望一個有利於孩子們成長的國家,我們就需要做正確的事情,我們需要特朗普總統。」

亞裔科拉說:「我夢見特朗普總統非常的高大,是平常人的兩倍高,我覺得他是神選之人。」歐洲裔琳達(Linda)說:「我對照聖經,看到特朗普總統在做神要的事情,他也很關心美國人民。」

越南裔美國人朱迪(Judy)說:「很少有人參加拜登的集會。如果拜登當選,他會把國家帶到哪兒去?會實行社會主義。拜登和他家族做的那些事,應該去監獄了。」

居民史蒂夫裝扮成西部電影中的警長,腰間還掛著幾個手銬,準備著把那些有罪的人抓起來。他說:「特朗普總統代表了美國人民的意願。但我們不只是選擇某個人,而是選擇一個遵循《憲法》的、自由的美國,我們要讓美國更強大。」

朱迪說:「我相信特朗普總統會贏,我百分之百相信他會贏。你看到了嗎?國務卿蓬佩奧充滿自信地說:我們已準備好平穩地過渡到第二屆特朗普政府。」

美國不要社會主義

兩位年輕人站在路邊熱情、興奮地向過往的車輛打招呼,他們問記者,在中國大陸是否不能使用面書(Facebook)?由於中共建了個「網絡長城」,在牆內的人們看不到面書、推特以及YouTube上的信息,也沒有谷歌搜索,中共用自己的搜索工具控制人們。兩個年輕人大叫道:「我們不要社會主義!」

克里斯對他的朋友說:「我看過一些資料,如果你說了不該說的話,你馬上就消失了。」

在美國,大科技公司和媒體也在控制信息的自由傳播,比如今年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拜登家族的腐敗以及這次大選舞弊,媒體和網絡公司不報道且封殺,並稱拜登為當選總統。

歐洲裔琳達表示,「美國人需要真正的選舉。拜登從中國拿了很多錢,我們看到有很多亞裔出來,他們來自共產黨的國家,我還知道維族人在中國受到迫害,被活摘器官。」

菲律賓裔美國人南希(Nancy)說:「真不幸運,我和民主黨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的名字一樣。如果讓拜登當選,他們就會把美國變成社會主義,人們不能隨意交談,不能去教堂,人民會被壓迫。如果控制了美國,他們就能去控制世界上的其它國家。」

朱迪說:「因為共產主義,我們逃離越南,來到了美國。美國是我的第二個故鄉,我已經六十多歲了,身體很健康,我愛這個國家,我們不想要共產主義。」

每個人都面臨著選擇

朱迪說:「那些大媒體從中共和大財團那兒拿了錢,所以撒謊,我們必須阻止中共。以前我看霍士新聞,現在我看Newsmax、NTD、 The Epoch Times。那些說謊的媒體遲早會付出代價,真相總會水落石出的,已經有很多證據和證人出來作證了。」

她還說:「美國是一個偉大的國家,所有人都應享有自由和正義。美國人應該保持誠實的品格,我們怎麼能教孩子們說謊呢?」

史蒂夫談道,有些人內心充滿了仇恨,如果問他們為甚麼憤怒和仇恨,他們說不出來啥,都是那些大媒體上的聲音,沒有自己的原則和標準。他們也許來自貧窮的環境,被忽視、被遺棄,想成為某個組織或社交群體的一部份。

琳達說:「許多年輕人參加了黑命貴的活動,但如果你說所有人生命都重要就不行。它其實是一個政治性的組織,那些組織者自稱是馬克思主義者。」

一位女士舉著一塊牌子,上面寫著:「Be on the RIGHT side of history or be LEFT behind」,意思是選擇右邊還是左邊;選擇歷史正確的一邊還是被歷史丟棄。

克里斯表示,他是自己去搜索和自我教育的,但他的很多同學都恨特朗普總統,他的教授也說過,如果不那樣說,會失去工作。克里斯特說:「當年列根任總統時,他帶動了社會向傳統的方向回歸,這會對年輕人產生影響,讓我們看吧。」

鮑伯說:「正義的事情總會到來的,我們需要等待,需要時間去重計選票,人們也會逐漸地了解事情的真相。但每個人都得對自己負責,甚麼是對的,甚麼是錯的,每個人都必須做出選擇。

第二次美國革命

第一次美國革命即美國獨立戰爭(1775-1783年),由華盛頓將軍指揮的愛國者部隊擊敗了英國軍隊,北美13個殖民地獲得獨立,並建立了美利堅共和國。

史蒂夫解釋說:「這也許更像一場精神運動。他們(左派)很早就開始進行選舉作弊了,人們沒能阻止他們,而這一次是大曝光了。如果是一場公平的選舉,那沒問題。但我們不承認欺詐的選舉,我們尋求公平和正義。」

在新港市的太平洋公路處,現場的一位先生說,他兒子從加州去華盛頓DC,並參加了14日的集會遊行,還給他發來照片看。

史蒂夫表示有那麼多人在華盛頓DC集會遊行,真的讓人難以置信。「我覺得今天,11月14日就是第二次美國革命開始的第一天。我們按照憲法的原則,依靠勇氣和智慧,我們站在這裏,阻止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入侵。這是美國最後的機會,我們必須阻止它們。」

在前幾天的自由集會上,居民霍斯泰特說,「這就像第二次美國革命,我們為自由和正義而戰,直至看到一個積極向上的國家的呈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