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兩年,中共與美國的關係持續惡化,在中美將脫鉤的巨大壓力下,中共推出了「雙循環」理論,強調發展「內循環」。在美國大選結果膠著之際,民主黨候選人拜登單方面宣佈勝選後,中共副總理韓正宣稱,中國將擴大對外開放,否認「搞封閉的國內循環」。分析認為,這顯示中共在為拜登上台做準備。不過目前拜登正陷入選舉舞弊的漩渦中。

在美國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特朗普團隊在賓夕凡尼亞、密歇根、亞利桑那、威斯康辛等多個州提起法律訴訟,各州還沒有宣佈大選最後結果的情況下時,民主黨拜登11月7日單方面宣佈勝選。

在此敏感時間點,11月11日,中共副總理韓正在2020中國發展高層論壇年會開幕式上發言,再次提到「十四五」規劃中的「雙循環」,強調北京當局將實施「更大範圍、更寬領域、更深層次對外開放」,以吸引各國企業、投資者投資等等。

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分析認為, 美國大選結果未定,但拜登領先的假象讓國際社會很多國家都出現了判斷失誤,而中共也已經在為拜登上台進行相應的部署。

「所以韓正出面強調擴大開放,實際上是黨內政策調整,淡化自力更生,重回彎道超車模式的一種表現,同時也是向拜登等人以及歐洲一些發達國家,發出一個試探性的信號,主要目的是想通過打開放合作的牌,來度過已經基本成型的新冷戰危機。」唐靖遠說。

還有不少學者表示,中共對拜登上台,應該最高興,將會獲得喘息之機。拜登在美國對外貿易方面明確提出,不支持加關稅的做法,傾向於團結盟友,共同向中共施壓。如果特朗普再連任四年,完成中美脫鉤,持續關稅施壓,中國經濟沒有拿到資金解藥,最後,中共勢必從自我封鎖的內循環中走向滅亡。

近兩年,特朗普政府採取了一系列的嚴厲措施來阻止中共的破壞性擴張,並在一些關鍵領域選擇性脫鉤,造成了中共不得不重提自力更生。

拜登則不同,他過去幾十年與中共高層互動頻繁,曾會見過中共四任領導人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習近平。

大紀元記者最近的調查報道發現,拜登從政初期,屬於對華「鷹派」,但自從與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在2001年會面後,隨著其兒子亨特‧拜登的生意在中國的擴大,拜登逐漸軟化了對中共的強硬態度。

2013年12月初,時任美國副總統拜登訪問中日韓三國時,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預期會晤時,曾悄悄向日本高層透露了自己的心跡:「習近平主席正處於事業起步的艱難時期,我不能給他添麻煩。」

就在美國大選前夕,拜登兒子亨特的「電腦門」事件爆發,拜登父子接受包括中共及其它國家賄賂的醜聞被揭開。

美國大選開票中,拜登在大選夜大幅落後的情況下,一夜選情突然逆轉,各大搖擺州全面轉藍。大量選舉舞弊現象曝光。特朗普團隊在幾個關鍵的搖擺州就選舉舞弊提起了法律訴訟。

拜登單方面宣佈當選,並極力營造已經當選的輿論,但拜登團隊處處碰壁。11月11日,拜登團隊試圖推動美國總務署批准總統權力移交,但被總務署拒絕。總務署表示,「根據憲法規定的程序明確勝選人時」才會啟動過渡。

美國聯邦選舉委員會主席特雷‧特瑞納(Trey Trainor)表示,仍在計票的各州中,正在發生選舉欺詐行為。他還表示,若未能遵守法律,這次大選就是「非法的」。

11月9日,美國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發出一份備忘錄,授權司法部對2020總統選舉中大量投票違規的指控立即進行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