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0日,特朗普任命國家反恐中心主任克里斯‧米勒(Chris Miller)代理國防部長。第二天,國防部另外3名高級官員也很快離職,包括負責政策事務的代理副防長、負責情報和安全事務的副防長和部長的幕僚長。美國國防部繼續換血。

接替者馬上履新,安東尼‧塔塔(Anthony Tata)接任了政策事務的副防長,埃茲拉‧科恩‧沃特尼克(Ezra Cohen-Watnick)接任情報和安全事務副部長,卡什‧帕特爾(Kash Patel)接任部長的幕僚長。

美國國防部大換人,尚不知隨後是否有新的舉動,但超級鷹派相繼接任,無疑令中共更加心慌。

新任代理副部長塔塔曾是空降師指揮官

剛剛接任副部長的安東尼‧塔塔(Anthony Tata)1959生,1981年從美國軍事學院獲得科學學士學位,後來在哈佛大學約翰·甘迺迪政府學院擔任國家安全研究員時,獲得了美國天主教大學的國際關係文學碩士學位,塔塔還畢業於美國陸軍遊騎兵學校。

塔塔曾在美國陸軍服役28年,2006年到2007年,他擔任阿富汗第十山區師副總司令。他還曾是第82空降師的計劃負責人,以及101空降師的指揮官,2009年以準將身份退休,獲得了傑出服務獎章。他後來擔任過哥倫比亞特區和北卡羅來納州兩個大型學區管理者;2013年至2015年擔任北卡羅來納州交通運輸部長;他還是名作家,較著名的是驚悚系列小說,也曾是霍士新聞的政治評論家,被認為是特朗普的強力支持者,堪稱文武雙全。

2020年,塔塔成為前國防部長埃斯珀(Mark Esper)的高級顧問;2020年4月24日,特朗普曾提名塔塔為國防部副部長,但參議院聽證之後又被取消;隨即,他被任命為向國防部代理副部長報告的執行國防部副部長職務,無需得到參議院的確認。塔塔剛剛成為代理副部長。

塔塔同樣實戰經驗豐富,山地師和空降師的經歷,應該令中共高層很忌憚。美軍101空降師參加了二戰、越戰、海灣戰爭和伊拉克戰爭的歷次惡戰。空降師負責深入敵後,並能確保24小時全球部署。這樣一位指揮官,怎能不讓中共高層心驚?

發現特朗普團隊被監視的情報官

埃茲拉·科恩·沃特尼克(Ezra Asa Cohen-Watnick)1986年生,2008年獲得賓夕凡尼亞大學的歷史和政治學文學士學位,畢業後就職於海軍情報局。2010年開始在美國國防情報局(DIA)工作,先後在邁阿密、海地、維珍尼亞和阿富汗任職。他曾在佩里營(Camp Peary,俗稱「農場」)接受了中央情報局的培訓;2014年,進入美國國防情報局總部;2017年進入特朗普總統的國家安全委員會,被任命為NSC情報計劃高級總監。

正是沃特尼克發現並報告,特朗普競選團隊曾受到美國情報界的監視,隨後,前總統奧巴馬下令監視特朗普競選團隊的事件曝光。

沃特尼克未得到特朗普的第二任安全顧問賞識,曾短暫離開;但特朗普再次更換安全顧問後,他又重新加入白宮團隊,顯然得到了特朗普的認可。

2020年5月,沃特尼克(Cohen-Watnick)被任命為負責毒品和全球威脅的國防部副部長助理;2020年9月,他被提升為代理特別行動和低強度衝突的助理國防部長。11月11日,接任情報和安全事務副部長。

特朗普的信任,讓沃特尼克迅速得到陞遷,他無疑將全力支持並執行特朗普的軍事策略。

卡什·帕特爾(Kash Patel)接任部長的幕僚長,應由代理國防部長米勒親自挑選,自然也是信任、可靠、有行動力之人。

國防部的新班底迅速就位,看起來特朗普不只是不滿意某個人的表現,更可能要推動軍隊整體策略的轉變,這應該也令中共軍隊和中共高層更加緊張。新的鷹派人物任職美國國防部,是否會在西太平洋、特別是南海有進一步的強勢行動,中共高層顯然需要密切關注,習近平當然會要求蒐集這些人的資料。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也談軍事

蓬佩奧(Mike Pompeo )是國務卿,之前曾擔任過中情局局長,從西點軍校第一名畢業,也有軍隊服役經歷。11月10日,他在美國列根研究所(Ronald Reagan Institute)演講,也談起了軍事。

他說,「『實力和坦率』的政策,是美國針對中共的政策基礎——當今世界上自由的頭號威脅。我們展示了中共的本質。它是專制的、殘暴的,是與人類尊嚴和自由背道而馳的。」

蓬佩奧表示,特朗普政府已動員各部門,運用所有工具,應對中共挑戰。他還表示,美國需要幫助中國人民獲得自由信息,推倒網絡防火牆,「最終中國人民,就像蘇聯人民一樣,將最終決定這個國家的歷史進程」。

蓬佩奧還表示,不僅需要外交努力,而且還需要軍事力量來維持和平。因此,本屆政府進行了歷史性的投資,以增強我們的武裝力量並集中力量,增強我們在該地區的主導地位。

他直接提出了針對中共的目標,包括中共「不再有在南中國海的非法索償要求,不再有脅迫和選擇美國企業的機會,不再有充當間諜窩點的領事館,不再有偷竊知識產權的行為,也不再無視基本的侵犯人權行為。而且該黨在新疆、西藏和其它地方的暴行是不能容忍的」。

目前,中共還沒有回應蓬佩奧的演講內容,估計在權衡如何回應。之前,中共黨媒曾不斷辱罵蓬佩奧,最近有所收斂。

美國大選的關鍵時刻,中共不敢刺激特朗普,可能也不得不考慮,是否還要刺激蓬佩奧。蓬佩奧演講再次劍指中共,還談軍事實力,似乎與美國國防部的變動有某種聯繫,果真如此,中共高層就不得不小心應對,中共黨媒可能也不敢輕易再謾罵。

如果蓬佩奧的演講是美國國防部行動的前奏,中共高層就得考慮激烈應對的後果。

7月份,蓬佩奧發表了關於南海的強硬聲明後,美軍雙航母就開進了南海;這一次是否又可能循著同樣的路線圖,很可能令中共高層大傷腦筋。一場激烈的軍事對峙,或許很快將在南海展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