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白的髮絲、從容的姿態,鶴髮童顏,笑容可掬,他是已過古稀之年的胡乃文醫師,心安理得全寫在臉上。胡醫師視病人如親人、醫術精湛,慕名求診、遠道而來的病患紛至沓來。許多病人四處尋醫後,才在他的診斷下找出真正的病因。

從研究西方科學 到鑽研中醫

胡乃文的人生之路在念高中之前仍很模糊,他從沒想過未來的有一天會步入杏林。

大學時,胡乃文研讀生物學,研究所主修神經科學及內分泌,畢業之後則投入藥理學,並被單位派去美國史丹佛研究院從事生命科學領域的研究。他回憶道:「我在美國的研究院裏那段時間,常在圖書館裏查詢當季最新的研究資訊、科學文獻,發現中國醫學提到了一種治療方法叫針灸,我是學西方神經科學的,心想神經和針灸一定有所關聯。」

回到台灣後,胡乃文開始鑽研針灸,並進一步深研中醫,從針刺之術到《黃帝內經》,望、聞、問、切,經絡、氣血,彷彿踏進一個嶄新的天地,收穫五千年神傳文化的奧祕。當他考上中醫執照時,胡乃文已屆不惑之年。

接觸氣功 找到大法

「其實我自小身體就不好,即便是青壯年最有活力的階段,也總是臉色蠟黃、空虛乏力,常因心情緊張以致腸胃不好而苦惱。學西方醫學時,曾攝取很多營養藥劑、健康食品,常常吃也沒啥用處。當上中醫後,也開始服用中藥調理,表面上好像維持得還不錯,但我很清楚自己的身體狀況是非常差的。」

在中西醫皆感無效之下,胡乃文轉而接觸各門各派的氣功,希望藉此自我鍛鍊、提高身體素質。「我就到處去轉,四處去看,終於在接近五十歲的時候,聽到當時一個氣功班上的同學提到了『法輪功』這個名詞。當時人們幾乎不知道有法輪功在傳,我不斷地打聽詢問,終於在1996年時,找到一位學過法輪功的老先生。」

實踐「真善忍」

1997年初,胡乃文上完法輪大法九天學法教功班,11月,他第一次親眼見到了李洪志師父。「那一年,師父來台灣三興國小講法,我看到師父在那麼忙碌嘈雜的環境當中,一直不慍不惱、平靜祥和。師父叮囑我們不管在生活當中、工作當中,都要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一個好人,要從好人做起、按照高層次的法修才能修成。」李洪志師父慈悲寬厚、浩然正氣的風範一直烙印在胡乃文的心中,自此之後,他便時時刻刻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一個實踐「真、善、忍」的修煉人。

漸漸的,他發現自己過去時常犯的毛病不見了,因緊張煩惱、發怒焦慮導致的腸胃宿疾也消失無蹤,不僅精神越來越好,智慧更彷彿湧泉般源源不絕,對許多艱澀的醫學古籍也有了更深的理解和領悟。

「一直到學了大法之後,我才明白不管是針灸也好、中醫也好,都是中華古老文明的智慧結晶,完全領先最尖端的西方醫學。而法輪

大法則遠遠超越這一切,不是氣功、

不是宗教,而是『修煉』。」「修煉」

是人類文明中一個淵源久遠、奧妙無窮的領域,法輪大法明白揭示人體、生命及宇宙的深奧法理,更使胡乃文在不斷實修中體悟到修命與修心、道德和健康的直接關係。

病由心造 境隨心轉

胡乃文表示:「在我剛得法沒多久,就遇見一位老太太來找我看病,她是一位基督徒,每天都要禱告,我問她禱告懺悔時都說些甚麼?她說我和上帝講今天和誰發脾氣了,明天又和誰不好了。當時我立刻想到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一段話:『有人說:這個忍很難做到,我脾氣不好。脾氣不好就改嘛!煉功人必須得忍。』」

要想治病,得先治心,抒開心結,再談病情。「於是,我和那位老太太說,我們講的懺悔啊,您是不是每天懺了卻沒有悔呢?懺而不悔,悔而沒改,就等於零。沒想到老太太把我的話聽進去了,流下許多眼淚;下次回來看診時,包了一個好大的紅包,告訴我她回家後改了亂發脾氣的壞習慣,竟然讓她的病完全好了。

病雖由心造,境也隨心轉,若能在苦中修去人心、升起正念,也就能從病痛中破繭而出。

胡乃文說道:「有一些病情,包括聞之色變的癌症,從中醫理論來講,可能是情緒過度喜、過度怒、過度驚、過度恐造成的,這些喜、怒、憂、思、悲、恐、驚的波動,也都是因為人的名、利、情放不下,進而牽引萬病叢生。所以當和病人談及病情時,在低層次上我會告訴他們是生活習慣不當、養身方式不對所導致,但若能在高層次上讓他們放下內心的慾望和執著,病人的『病』反而就好了。」

「還有一位紅斑狼瘡的患者,每周一定坐飛機從台南來台北找我,有一次我問他要不要在台北住幾天,順便來上法輪功九天學法教功班,他很快就說好,上完九天班過後,這位病患再也沒來找過我了。可是,我也遇過一些病人,放不下固有的宗教及觀念,不願試著相信大法,二十多年來仍在病痛中載浮載沉。」

修煉路上每日內省

行醫濟世35載,胡醫師除問病看診之外,也錄影直播,寫文出書。但是,胡醫師表示在法輪大法面前,他只是個幼兒園的學生。

「我一直記得師父在《美國西部法會講法》中告訴我們:『如果第三者看見了他們兩個人之間有矛盾,我說那個第三者都不是偶然讓你看見的,連你都要想一想:為甚麼叫我看見了他們的矛盾?』 所以我在看病當中,也是這樣來思考的。對方為甚麼會得這樣的病?他有甚麼放不下的心?我是否也有同樣的執著?每天我都這樣找自己,一天看五個病人,五個病人心裏放不下的東西,都在我腦袋裏轉過一遍,五十個病人就向內找五十遍,一百個病人就向內找一百遍,我知道這一切都是讓我來檢討自己的,整個看病的過程就是我修煉的過程。」胡醫師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