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智囊大西洋委員會(The Atlantic Council)高級研究員和前美國國務院官員羅伯特曼寧(Robert Manning)10月28日在《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雜誌發表分析文章:〈美國終於迎來與中國的「人造衛星時刻」〉。他說,在過去四年的研究中,他一直在考慮為甚麼沒有見到像美蘇冷戰中的「人造衛星時刻」(Sputnik Moment)?而現在他發現這個時刻已來臨,觸發點是中共科技發展帶來的威脅。

「人造衛星時刻」是指,1957年前蘇聯成功發射衛星Sputnik 1。當時美國還沒有這個能力。之後,美國總統艾森豪威爾(Dwight D. Eisenhower)將科學技術提升為國家使命,創建美國太空總署NASA,並大大增加了對研發的支持。

曼寧表示,對中共技術威脅的認知正在推動美國「深刻政策轉變」。2019年至2020年,美國國會議員提出了366項以中國為重點的法案,涉及貿易、投資、技術和人權各方面。雖然這些提案只有少數可以成為法律,但也顯示了趨勢。

目前在討論中的、民主共和兩黨都支持的法律,旨在促進關鍵技術領域的研發,擴展目前集中在東西海岸的美國技術中心並使其多樣化,並制定國家性技術戰略。其中一個「有益激勵生產半導體(芯片)」法案很可能在今年年底前成為法律。該法案簡稱美國「芯片法案」(CHIPS for America Act,全名為Creating Helpful Incentives to Produce Semiconductors for America Act),旨在補貼美國半導體行業。它已作為當前《國防授權法案》(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的一項修正案,在國會參眾兩院通過。

曼寧說:「這是非常重大事情。為甚麼?因半導體是一個價值4,700億美元的全球產業,是所有數字化事物的核心驅動力,是整個知識經濟的基礎和生命線。」

「芯片法案」會從生效時到2024年,為用於半導體設備或製造設施的投資提供40%稅收抵免,以此促進和推動半導體製造業的發展。它會為美國各州和城市設立一個100億美元的匹配基金,以激勵對先進半導體製造的投資,包括促進理工(Science, technology, engineering, and mathematics,STEM)方面人才的發展。它還會授權向國防高級研究計劃局,能源部,商務部和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撥款120億美元;部份撥款會用來建立先進的製造研究機構。它還要求美國政府發展半導體研發戰略和建立公私合營的國家半導體技術中心。

「芯片法案」中還有一項是關於在供應鏈安全方面,在民主國家之間建立多邊合作。它創建一個7.5億美元的信託基金,該基金將在與其它國家政府達成協議後分配,組成一個協調與微電子相關的政策組織。

籲組跨大西洋民主國家人工智能聯盟

美國國家人工智能安全委員會(National Security Commission on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NSCAI)10月發表第三季度報告,從三方面為國會和白宮推薦行動計劃:組織、人才和國際合作。該委員會誕生於美國2019財政年度的國防授權法案,負責向國會和白宮推薦政策。

該委員會表示:「人工智能(AI)和新興技術是國家競爭力的基石,需要政府最高層的持續關注。」它倡導為人工智能和新興技術競賽方面成立不同的組織。委員會建議成立由副總統主持,並新僱用一位總統助理來領導的技術競爭力委員會,以制定和實施國家技術領導戰略,並整合相關技術、經濟和安全政策。報告強調國防部(DoD)和情報界(IC)協調整合AI方面在各級別的合作。

大西洋委員會在10月28日有關跨大西洋人工智能合作的研討會上,美國國家人工智能安全委員會主席埃里克施密特博士(Eric Schmidt)提到,培養人工智能人才非常重要。人工智能很複雜,而且對技術人才的要求與以往不同,對管理層的要求也不同。他認為,與世界上最大民主國家印度的合作非常重要,印度不但是民主國家,而且擁有非常大的技術潛力。

北約組織副秘書長米爾恰傑瓦納(Mircea Geoana)在研討會上表示,在人工智能方面,建立標準很重要。5G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剛開始的時候,對5G平台安全的考慮主要是由美國推動,歐洲的做法不同。但後來大家逐漸走到一起。他說:「這是第一次,有一個競爭者,也就是中國(中共),擁有所有在技術上稱霸所需要的:技術、知識產權盜竊和本國的人才生態系統。」

他表示,民主國家必須依據共同的價值觀聯合在一起,這包括北約、歐盟、美國和其它的盟國,不能容許中共主導人工智能的舞台和規則。

歐盟執行副主席韋斯塔格內閣主任基姆約根森(Kim Jorgensen)大使表示,跨大西洋人工智能聯盟「絕對必要」。他說,上月韋斯塔格與中國進行高級別數字對話(EU-China Digital Dialogue),雙方在人工智能方面沒有共識,歐盟會繼續堅持討論這個議題。去年中國加入了G20人工智能原則,但實際上沒有完全遵守,特別是監控方面。

他認為,跨大西洋人工智能聯盟的最好方法是保持技術發展的領先,這樣可以在技術前沿設立全球標準規範;這個聯盟應該起草一個人工智能治理模型。

「清潔網絡」計劃增添新盟友

10月23日,美國就中國問題發起新的美歐對話,旨在協調跨大西洋政策,以應對中共造成的威脅。下一輪有關中國問題的對話將在11月中旬舉行,由美國副國務卿和歐盟外交事務秘書長出席。

10月,瑞典成為禁止華為和中興使用其5G基礎設施的最新歐洲國家。8月份,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chael Pompeo)宣佈「清潔網絡」計劃,以應對「中共等獨裁者對自由世界的數據私隱,安全和人權的長期威脅。」英國在7月宣佈計劃在未來7年內從其5G網絡中完全清除中國設備。歐洲其它主要大國如德國、法國和意大利都沒有完全禁止華為進入其網絡,但對其5G網絡施加了更嚴格的限制,已推動國內行業擺脫與中國公司的合作。

在過去一周中,美國國務院宣佈已與斯洛伐克、北馬其頓、科索沃和保加利亞就高速無線網絡技術達成協議。備忘錄沒有點出任何國家的名字,但他們強調,任何新的5G系統都應考慮網絡供應商是否受到「外國政府的控制」。

斯洛伐克外交大臣伊萬科爾科克(Ivan Korcok)說,與美國的新協議並未明確禁止特定公司進入其網絡。但他表示,斯洛伐克已意識到中國和俄羅斯等的外國投資對地緣政治的影響。多年來,中國一直試圖在中歐和東歐國家(所謂的17加1集團)進行投資,這是其雄心勃勃的「一帶一路」倡議的重要組成部份,以期在歐洲市場和全球範圍內獲得更強的立足點,並收穫地緣政治利益。

在10月28日與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的討論會上,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Robert O'Brien)表示,中共通過人工智能在中國國內搞「社會信用分數」。買火車票,找工作或者出國等,都要基於信用分。而信用分的高低取決於中共認為的中國人對它支持的可靠度。他說,他知道中共給美國很多政要建檔案。如果有條件,中共會給全世界的人打「社會信用分」。中共通過華為等公司的技術後門收集人們每個手機的短信、電子郵件、健康紀錄等,甚至現在還提供免費基因檢測來建立基因大數據。

被問及美中是否正處於新冷戰中時,奧布萊恩表示,美中關係與過去的冷戰不同,而且不一定要稱為冷戰。他表明會區別對待中共與中國人民,中國人是很好的人,而且也是美國的長期朋友,二次大戰時曾並肩作戰。他說,中共把觸角伸到全世界,想以控制中國國內人民的方式控制所有人。

奧布萊恩10月21日在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附屬的《外交事務》雜誌上發表題為「中國如何威脅美國民主:北京的意識形態目標已經擴展到全球」的文章。他再次提醒,美國過去的錯誤是忽略了中共馬克思列寧主義意識形態,美國會繼續讓中共就其對美國和盟國的國家利益造成傷害付出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