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選民在大選日將面臨一個明確的選擇,即在共和黨現任總統特朗普和民主黨候選人祖拜登之間進行選擇。以下是他們兩人在八個關鍵問題上的立場和政策比較:

如何處理中共病毒大瘟疫

特朗普總統在1月底成立了一個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特別工作小組,目前該小組目前已將工作重點轉移到如何安全的開放國家。總統還優先考慮加快開發有效療程和疫苗,並向此類項目直接撥款100億美元。

拜登希望建立一個全國性的感染追蹤系統,在每個州建立至少10個檢測中心,並為所有人提供免費的病毒檢測。他支持一項議案,要求在全美聯邦政府擁有的地域必須佩戴口罩或面罩。

氣候問題

特朗普總統對氣候變化理論持懷疑態度,並希望擴大非再生能源(如石油、煤炭、天然氣)的生產。他的目標是增加石油和天然氣的開採,並進一步放鬆對企業的環保要求標準。

特朗普承諾退出《巴黎氣候協議》,該協議是應對氣候變暖的國際協議。美國將在今年晚些時候正式退出該協議。

拜登則說,如果他當選,他將立即重新加入《巴黎氣候協議》。拜登希望美國在2050年達到零污染排放,並建議禁止在公共土地上進行新的石油和天然氣開發,以及對綠色能源進行2萬億美元的投資。

經濟政策

特朗普總統承諾在10個月內創造1,000萬個就業機會,同時產生100萬個新的小企業。他希望再一次降低所得稅,並為那些願意將工作崗位留在美國本土的公司提供稅收減免。

拜登則希望提高高收入者的所得稅率,以支付公共基礎建設的投資,但他表示,加稅只會影響那些年收入超過40萬美元的人群。他支持將聯邦最低工資從目前的每小時7.25美元提高到15美元。

健保

特朗普總統希望廢除奧巴馬總統通過的《平價醫療法案》(ACA),該法案增加了聯邦政府對私人醫療保險體系的監管,包括規定拒絕為現有疾病人者提供保險是非法的。他說,他希望改進和取代ACA法案,儘管取代方案的細節還沒有公佈。總統還希望通過允許從國外進口低價藥品來降低藥品價格。

拜登則希望保留並擴展ACA。他希望將為老年人提供的公共醫療福利計劃(Medicare)的資格年齡從65歲降低到60歲。他還希望讓所有美國人有權利自願參加類似於Medicare的公共醫療保險計劃。

外交政策

特朗普總統重申了他的承諾,即在繼續加強軍事力量的同時,減少美國在海外的駐軍。總統表示,他將在國際上繼續調整與各國的外交關係,同時維持對中國的貿易關稅。

拜登則承諾修復與美國盟友的關係。他說,他將取消對中國的單邊關稅,轉而用中國 「無法忽視 」的國際聯盟對其進行問責。

種族問題

特朗普總統說,他不相信種族主義在美國警察內部是系統性的問題。他認為自己是法制社會的堅定擁護者,但他反對扼殺,並願意為改進警察的執法程序提供撥款。

拜登則認為種族主義是一個系統性問題,並希望制定解決司法系統中種族差異的政策,如提供金援幫助各州降低監禁率。他不贊成減少維持執法系統(警察)的預算,他說,可以用額外的資源用於維持適當的標準。

槍枝問題

特朗普總統對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保護美國人的持槍權有一個寬泛的理解。在2019年發生一系列大規模槍擊事件後,他提議加強對槍枝購買者的背景調查,但該計劃沒有得到任何結果,國會也沒有提出相關法案。

拜登則建議禁止攻擊性武器,進行全面背景調查,限制一個人每月可以購買的槍枝數量,並使起訴疏忽的槍枝製造商和銷售商更加容易。他還將支持對如何預防槍枝暴力進行更多的研究。

最高法院空缺

特朗普總統表示,在他第一個任期的剩餘時間內填補最高法院大法官的空缺是憲法賦予他的權利,他推薦了保守派法官艾米∙科尼∙巴雷特作為大法官的候選人——巴雷特已經在10月26日獲得確認。

近期最高法院可能很快對墮胎的合法權利做出裁決,這是總統和巴雷特法官在過去一直反對的。不過巴雷特也表示自己的觀點不會影響自己作為大法官依據法律做出的判決。

拜登則希望在下一任新總統上任後填補這個空缺。他說,如果他當選,並且最高法院作出反對墮胎的裁決,他將會通過立法,保障婦女的墮胎權。在選戰後期,拜登表示自己如果當選將設立一個跨黨派的委員會來討論最高法院的問題,但他一直拒絕表明自己是否會在上任後增加大法官的人數來改變目前最高法院的意識形態傾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