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0日,美國司法部(DOJ)對谷歌(Google)提出反壟斷訴訟。與此同時,上週因為臉書(Facebook)、推特(Twitter)封鎖《紐約郵報》關於拜登家族醜聞的報道,而被美國會傳喚。這些位於西海岸的科技巨頭們的壟斷地位,甚至壟斷信息傳播通路的問題,越來越引起美國社會的不安和警惕。

美國司法部對谷歌的訴訟已在華盛頓DC聯邦法院提起,稱谷歌(Alphabet Inc.子公司)試圖通過利用諸多連鎖業務封鎖競爭對手,從而保持其作為互聯網守門人的地位,並因此確保自己的壟斷地位。

美國司法部稱,這家硅谷公司使用其自身數十億美元的廣告費來支付運營商、瀏覽器、電話公司和其它實體的費用,以保持谷歌的默認搜索引擎地位。

臉書推特限制拜登 家族貪腐消息傳播

另外,《紐約郵報》10月14日爆出拜登家族貪腐醜聞:根據洩漏的電子郵件,拜登之子亨特(Hunter Biden)將其父親、當時擔任副總統的拜登介紹給烏克蘭一家能源公司的高管,不到一年之後,拜登就向烏克蘭政府官員施壓力,要求其解僱正在調查該公司的檢察官。

但該報道遭到了臉書和推特的刪除和封殺,以便阻止人們傳播此文。臉書對此回應稱,它將依靠其事實核查夥伴來確定這個報道的合法性,但在此之前,它正在採取措施壓制它的傳播。推特一直拒絕解封《紐約郵報》帳戶,除非該報刪除亨特.拜登的6條推文。

很多人的推特帳戶因為轉發《紐約郵報》的報道而被暫停,包括白宮發言人麥肯內尼(Kayleigh McEnany)。

《紐約郵報》專欄編輯蘇赫拉布‧阿馬里(Sohrab Ahmari)在週三的一條推文中也批評了社交媒體巨頭公司的這一舉動,他說:「這是一次科技巨頭的信息政變。這是一場數字領域的內戰。我是美國發行量最大的報紙之一《紐約郵報》(The New York Post)的編輯,卻無法發表我們自己的報道,詳細描述主要政黨總統候選人拜登的腐敗行為。」

國會議員考慮 取消對網絡平台的保護

此前,推特在5月開始給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推文貼上標籤,將其標記為「潛在的誤導性」內容。這種情況最終導致特朗普簽署了一項針對推特和臉書等社交媒體平台的行政命令。根據該命令,美國司法部兩週前公佈了修改第230條的提案,以取消對網絡平台的保護。

1996年通過的《通信規範法》第230條,被認為是保護在線言論的最重要的法律。它防止臉書和推特等社交媒體平台,以及Verizon和Comcast等互聯網供應商因用戶在其服務上發佈的帖子而遭到訴訟。

密蘇里州共和黨參議員喬希‧霍利——一位科技巨頭公司的堅定批評者——週三給臉書發了一封信,詢問該公司對該問題的決策。霍利在信中寫道:「這次公開干預看起來是具有選擇性的,這表明臉書存在偏袒行為。」「你們努力壓制發佈揭露總統候選人的潛在的不道德行為的內容,並引發了一些其它的問題。我希望對此立即得到回應。」

據《華盛頓郵報》報道,美國參議院商務委員會一致投票決定傳喚臉書CEO馬克.扎克伯格、推特CEO傑克.多爾西和谷歌CEO桑達爾.皮查伊,於10月28日在美國國會作證,但這幾位CEO同意在不被傳喚的情況下出庭作證。

這些CEO們將被問及他們公司的內容審查做法,他們的平台如何影響本地新聞業和消費者隱私,以及 「如何最好地維護互聯網作為一個開放的言論論壇」。此次聽證會將對公眾進行直播。

網絡科技巨頭們正控制著人們生活的方方面面。(Shutterstock)
網絡科技巨頭們正控制著人們生活的方方面面。(Shutterstock)

社交媒體平台 審查新聞如何規範

社交媒體以自己的標準不斷審查保守派的言論和阻止相關信息傳播的問題,已經越來越引起社會的關注。這些網絡科技巨頭,某種程度已經替代了傳統媒體的作用,成為信息傳播的重要通路。而且他們的道德判斷就能左右甚麼樣的信息可以傳播,如何傳播,以及多快傳播。

自從2016年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以來,這些社交媒體公司的左傾傾向變得越來越明顯和肆無忌憚。加上左傾的主流媒體,讓輿論審查在美國也堂而皇之地登場,嚴重破壞了言論自由的社會基礎和美國立國之本。

但修改或廢除第230條就可以解決問題了,還不能這樣簡單地理解。

代表臉書、推特和其它公司的組織「互聯網協會」曾在6月稱,在第230條頒佈之前,互聯網平台可能因刪除垃圾郵件或褻瀆內容等而面臨法律追責,第230條若修改或廢除,將令平台的每一個內容調控決定都面臨訴訟威脅,妨礙平台制定和執行社區準則並快速應對挑戰的能力。

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這些龐大的社交媒體平台都會衍生出眾多的社會問題,從臉書、推特,到中國的微信、抖音,利用龐大的用戶數量,壟斷信息傳播通路,既可以發大財,也可以操縱新聞的傳播。因為現在網絡上流傳的數據量已經是天文數字,都要監控將造成難以想像的成本,除非將這些媒體徹底解體分拆,轉換為規模較小或者僅限於局部地區的媒體,更關注地區事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