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談談與台海有關的兩條新聞,討論一下最近磨刀霍霍的習近平究竟想要幹甚麼。

「戰狼外交」轉為「瘋狗外交」

19日一條有關中台雙方人員爆發衝突的新聞引起了普遍的關注。這個事件發生在10月8日,直到現在才被媒體報道出來,足見此事的敏感性。

這個事件發生在南太平洋島國斐濟的首都蘇瓦。台灣駐斐濟台北商務辦事處於10月8日,租用了一家飯店,舉行中華民國的國慶節酒會,只有得到邀請函的人員才可以參加。

酒會地點設置了兩道安全門,而中共的兩名外交官在沒有邀請函的情況下,居然要強行闖入酒會現場拍照,這當然受到了台方人員的阻攔。中共人員雖然一度離開,但很快又二次折返,隨後與台方人員爆發了語言及肢體上的衝突,結果是雙方都有人輕微受傷,台方有人被推倒在地,導致輕微腦震盪。

事件發生後中華民國外交部通過新聞稿,對中共駐斐濟大使館人員「嚴重違反法治與文明規範的行為,予以強烈譴責」。

而中共一方則反咬一口,說台灣舉行國慶酒會違反一中原則,中方外交人員是因為「執行正常公務」受傷。

這個事件之所以引起廣泛關注,當然是因為中方人員出現了罕見的動武行為。儘管近兩年,中共「戰狼外交」大行其道,但就這麼公然要強行闖入酒會、並出手傷人的行為,還是有點超出了正常人的認知範疇。

這個事件引發台灣朝野震動,畢竟外交無小事,何況這還不算小事,事關中華民國的國家尊嚴。很多人都覺得中方人員的行為匪夷所思、不可理喻,有人甚至認為中共的「戰狼外交」已經開始向「瘋狗外交」轉變。

10月8日,中共兩名外交官,強行闖入台灣在斐濟舉辦的國慶酒會,現場拍照並打人。外界稱中共的「戰狼外交」轉為「瘋狗外交」。圖為示意圖。(影片截圖)
10月8日,中共兩名外交官,強行闖入台灣在斐濟舉辦的國慶酒會,現場拍照並打人。外界稱中共的「戰狼外交」轉為「瘋狗外交」。圖為示意圖。(影片截圖)

中共體制內「戰狼」成群 寧左勿右

「瘋狗外交」的說法的確有些道理,我們看到現在中共高層的很多政策,都開始出現類似的特徵,就是上行下效,寧左勿右。從決策層到執行層,層層都會自動加碼,結果到了最低端的人員,就只能表現出遠超正常人思維的、非理性的認知狀態,也就是看起來像瘋狗一樣逮誰咬誰。

這背後實際上反映出一個問題,就是身在大陸的人,或中共體制內的人,並沒有明確地意識到,中共實際上已經發起了一場緩慢漸進的、柔性的、低烈度的文革運動。

這場運動應該說從19大就開始了。與當年毛澤東那場疾風暴雨式的、暴烈的文革相比,習近平式的文革除了在經濟領域保留了一定程度的市場化,沒有大割資本主義尾巴外,其它方面大體上都對毛澤東亦步亦趨,只不過換了一些新名詞和新說法而已。

比如把「大海航行靠舵手」換成了「習主席為人類社會未來指明方向」;把「紅旗插遍全球」換成了「人類命運共同體」;把「以階級鬥爭為綱」換成了「要敢於鬥爭」;把「輸出革命」換成了「要大有作為」等等。

但凡中共發動的運動,從來都脫離不了一個非常重要的特徵,就是運動目標的模糊性和隨意性。由於極權體制的先天痼疾,就是一切政策的最終解釋權都屬於黨魁一個人,但實際上黨魁又不可能對每項政策都給出非常具體的條條框框,一般都是只給出一個模糊的指示或「精神」,所以各級人員在傳達、學習、領會精神的時候,只能靠自動層層加碼來保證自己絕對安全,這就是寧左勿右現象氾濫的由來,由此,中共幾乎每次運動都會出現「擴大化」。

那麼中共外交人員在斐濟撒野的例子,實際上就是習近平親自部署的「戰狼外交」擴大化的必然結果。

一旦這個極權體制開始對黨魁造神,所有人都必然把向黨魁表示效忠放在第一位,尤其體制內人士更是如此,所以這些外交人員的行為,並不是表現給國際社會看的,他們實際上是表現給體制內的上級,以及上級的上級,直到最高位置的黨魁看的。也就是說,他們現在思考問題的第一基點,是如何討得自家最高領導人的歡心才是最重要,是否得罪國際社會並不重要。

這也是一種自動層層加碼,寧左勿右的思維。而當這種現象普遍存在的時候,恰恰反過來說明習近平的外交政策具有很大模糊性和隨意性。就是說,習並不清楚現在中共的外交要怎麼走,怎麼去應對這個日益孤立、日益險惡的外交環境。上面一模糊,下面就不知道該如何辦,那麼最好的辦法就是儘量往左的方向去辦。

針對美軍 中共提升導彈部署

既然習近平的對外政策、對台政策都沒有定準,在這樣的一個背景下,說他會對台灣發起武力入侵,我覺得可能性很低。

10月18日,《南華早報》報道,共軍在東南沿海配備了新款「東風-17」高超音速導彈,取代已經在此部署幾十年的「東風-11」和「東風-15」導彈。

根據公開的資料,「東風-17」導彈是中共開發第一款陸軍戰術高超音速彈道導彈,曾經在去年「十一」閱兵式上首次向公眾展示,號稱是一種全天候、強突防的、可對中近程目標實施精確打擊的武器。

這款未經實戰檢驗的導彈為甚麼引起輿論關注呢?當然是因為其技術指標上看起來比較先進,據說可以達到10馬赫的飛行速度,也就是超音速10倍,同時具有飛行變軌的能力,所以反導系統很難防禦等等。

儘管很多人都認為部署這款導彈是針對台灣,包括一些台灣媒體也有這樣的擔心,但這款導彈屬於中程導彈,其射程最大可達2,500公里,所以如果用來對付台灣實際上可以說是一種浪費。

其實這款導彈開發的初衷,原本就是針對美日反導系統來的,包括針對美軍的海外基地。《南華早報》的報道就毫不隱諱地說導彈可以打擊美軍在日本橫須賀的基地。也就是說,部署這款導彈,主要是在台海爆發衝突時執行「反介入」作戰,意思就是防止美日軍事力量的介入,要通過這款導彈來警告美日軍隊,你們如果要參與台海戰爭,就要準備付出代價。

所以說,部署這款導彈主要目的是威懾美軍。既然是威懾,那就是展示政治籌碼的成份多,軍事實施的成份少了。

兩個因素制約習 武統台灣時間點

關於台海會否爆發戰爭,我在「遠見快評」節目中已經有過分析了,這裏我想再從另外一個角度討論一下。

10月底中共要舉行五中全會。這次全會可能涉及到習的兩大目的:

1.從黨內法規上解決他終身掌權的合法性。

2.在經濟上通過他的十四五經濟規劃。

習近平如果在五中全會搞定了這兩件事,接下來他首先要確保自己從現在開始到2022年舉行20大的過渡期,不能出現任何問題;同時,他才去深圳親自部署推動的「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即深圳這個樣板戲不能被唱走調。

要達成這兩個目標,就要保證整個政局達到超穩定狀態,而對台灣武力入侵,就有可能打亂了他自己的部署。

我們看到,習近平在最近的深圳講話中,依然重複了去年推出的意見稿中,「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豐富『一國兩制』事業發展新實踐,率先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這樣的表述。

很顯然,習仍然是把「一國兩制」當成他未來吞併台灣的招牌,因為一旦丟了這個招牌,他至少就喪失了進攻台灣的立足點。

深圳示範區的建成是有時間表的,即從現在開始到2025年,至少在這5年之內,習近平在正常情況下不太可能會有入侵台灣的舉動。當然,這不代表他不會有相關準備和籌劃。此外,從軍事上說,中共雖然中程導彈一枝獨秀,但其在兩棲登陸作戰與裝備運輸能力上,一直存在重大缺陷,所以習近平同樣需要相當的時間來補齊短板。

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說,中共在10年內不具備攻佔台灣的能力,基本上是一個客觀中肯的判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