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應對中共當前危險委員會」(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 China,簡稱CPDC)最近發表了一篇反制中共以確保美國未來競爭力的立場文件(position paper)。該文件指出中共毫不掩飾它取代美國成為全球第一強國的野心,必要時還要摧毀美國。被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稱為「中國夢」的一個關鍵要素就是在商業、技術、戰略和軍事等關鍵領域超過美國的競爭力。

該委員會指出,由於中共長期不懈的努力,以及它在實現其決定性地全面超越美國的目標方面所取得的令人擔憂的進展,使美國朝野上下清楚地看到了一點:為了對抗這種舉措,美國必須緊急採取和實施全方位(舉國體制)的應對措施以確保美國未來在以下三個領域的競爭力:

(1)技術優勢與產業自立

中共決心在全球主導其所謂的「第四次工業革命」。通過掠奪性的貿易行為,它已經掏空了美國的工業基礎。中共正大力追求技術轉型和升級,包括2020年5月通過的一項預算,提供2.2萬億美元的大規模政府補貼。

迄今為止,美國的反應主要限於採取監管措施,拒絕中共獲得關鍵技術,並勸告美國的盟友也這麼做,特別是將中共企業排除在關鍵的電信基礎設施之外。在美國,人們普遍認識到,中國對技術優勢的追求對美國的戰略地位構成了威脅。但美國到現在仍然沒有一個國家級的計劃來重構其工業技術能力,更不用說在5G移動寬頻和其它變革性技術方面與中國進行決定性的競爭。

在高科技投資、研發和教育方面,美國正在失去優勢。美國需要舉國上下的堅定努力,來重新奪回這些的陣地,並對美國當前最危險的敵人中共建立起不可逾越的領先優勢。

美國必須實施一系列國家層面的競爭力政策,以解決美國當下緊迫的國家安全和商業需求。這種政策的關鍵要素列舉如下:

找出關鍵產業和潛在的供應缺口。藉助醫療、電子、電信、汽車、國防和其它行業的專家清點出:美國現在從中國進口的產品,在美國製造的產品,可以安全地從可靠的盟友那裏採購的產品,以及今後需要在美國製造的產品。

通過稅收優惠、監管鬆綁、愛國投資以及必要的補貼,激勵美國企業將高科技製造和研究能力恢復到冷戰時期的水平。

建立一個跨部門的「創業回流工作組」(Re-Shoring Task Force),整合國防部、交通部、能源部和商務部的資源,促進與中國(中共)的全面「脫鉤」,並利用聯邦政府財政購買力、融資、監管鬆綁和稅收政策,促進恢復美國在關鍵行業的製造和研發能力,並使重要的供應鏈回流美國。

將國防高級研究計劃局(Defense 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和其它聯邦基礎研發經費翻倍,從目前佔GDP的0.6%歷史最低水平提高到1.2%。此外,要求這些研究成果的商業化必須在美國國內進行。

責成國家電信管理局(National Telecommunications Authority)協調安全的第五代(5G)寬頻技術的開發和營運,並在美國建設「零信任」(zero-trust)的5G網絡(即在先進電信系統中實現數據安全、數據主權和個人私隱的5G網絡)。

(2)教育

美中教育體系的不對稱也使美國在競爭中處於不利地位,也需要採取糾正措施。

中共把教育作為一種集權統治的手段,既對普通百姓灌輸意識形態從而在精神上控制他們,又培訓和裝備中國的勞動力大軍,以實現中共所追求的全球軍事和經濟主導地位。此外,中共還利用各種手段窺視、偷盜美國高校的學術成果,同時破壞美國的教育體系。

中共還利用其海外統戰組織對美國高等教育系統進行滲透,幾乎所有的美國主要高校都受到了影響。其目的至少是影響那些將成為美國未來領導人的學生。這些滲透和影響通常是通過在美國校園內設立孔子學院、中國學生學者協會(CSSA)、由「千人計劃」招募的教授或師資人員,以及向中共效忠的中國留學生來實現的。他們可能且經常被委以重任,誘使美國學者、研究人員、行政人員和教員提供敏感的研究和專有信息,供中共及其軍隊使用或以其它方式幫助中共。

鑒於這些現實,在美中競爭的教育戰線上,美國應採取以下糾正措施:

建立一個類似於冷戰時期由聯邦政府資助的《國防教育法案》(National Defense Education Act)的速成培訓計劃。當年的《國防教育法案》用來招募和裝備了一代美國人,使他們掌握工程、其它硬科學、俄語和其它與擊敗蘇聯挑戰相關的技能。現在美國需要採取一個類似的或更強大的措施來應對中共帶來的當前和日益增長的危險。

要求美國高校限制外國學生的入學人數,使其學費收入中來自所有國際學生的比例不超過20%,來自任何一個外國的學生學費收入不超過5%。作為接受聯邦資助的一個條件,學術機構應該被要求限制外國人在本科生和研究生中的比例不超過5%,以利於積極地招募和培訓美國人。

為了有資格獲得聯邦政府的資助,美國高校不得開辦孔子學院,不得聘用接受過「千人計劃」或類似的中共間諜組織資助的教授,不得在中國大陸開辦分校,或接受中共政府或其公民提供的任何未披露的資金。

要求提高美國高校的外國贈金透明度。應要求這些機構披露:外國捐贈者的姓名,來自註冊外國代理人(registered foreign agents)的贈金,以及贈金的目的和任何外國合同或協議。國會應該:將披露額門檻降低至5萬美元,規定實物捐贈也必須披露,並要求披露向大學基金會提供的捐贈。

更廣泛地解決並設法扭轉美國學術界文化馬克思主義者(cultural Marxists)在「體制中的長征」累積的效應,這種效應培養了幾代擁護社會主義理念的教授和教師,並向他們的許多學生灌輸了對美國(立國精神)的敵意和對美國進行(文革式的)「根本變革」(fundamental transformation)的接受能力。

(3)全球復甦倡議

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不僅引發了一場橫跨全球的公共衛生危機,而且還引發了一場經濟大疫情。美國可以加快自己國家的經濟復甦,同時幫助推動掙扎中的全球其它經濟,並遏制中共通過其「一帶一路」項目將急需外國投資和關鍵大宗商品(尤其是能源和水)的國家殖民化的努力。

由於美國是世界上最大的天然氣生產國,具有獨特的優勢,可以抓住這一機遇,加快大單的液化天然氣出口。

具體來說,美國應該:宣佈一項全球復甦倡議(Global Recovery Initiative),在全球廣泛配置美國製造的無碼頭近海和近岸液化天然氣再氣化、發電和最先進的海水淡水化系統。

美國可以通過這些平台為全球數億人提供大量低成本、環保的天然氣和清潔水。美國財政部可以以當今極低的利率為這些平台在美國的生產和在世界各地的部署提供資金,並從購買美國天然氣的長期主權合同中逐年收回投資。

這樣的倡議將展示美國的慷慨仁慈,將與已經成為中共重商主義和霸權主義代表的一帶一路項目中展露的惡意和機會主義形成鮮明對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