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澳洲政府正在對擬訂的《外交關係法》進行議會聽證。著名中國問題學者、查理斯特大學教授咸美頓(Clive Hamilton)向聽證會遞交了提案,並在10月12日作證聽證會時表示,中國(中共)對澳洲的滲透「比比皆是」,其中,澳洲的各級政府和大學成為中共滲透的目標。

咸美頓表示,由於中國的監督、司法和金融體系不透明,加上(中共)對媒體的嚴格控制,以及(中共)政府的刻意混淆視聽,澳洲的各級政府及大學不具備盡職調查中共滲透的能力。因此,澳洲出台《外交關係法》「十分必要」。

8月底,澳洲政府宣佈推出了一項前所未有的國家安全法案——《外交關係法》(Foreign Relations bill),該法案將賦予澳洲外交部長對與外國政府或機構簽署的不符合澳洲外交政策和國家利益的協議行使否決權。

《外交關係法》確保澳洲地方政府避免推動中共議程

咸美頓在作證時表示,中共滲透澳洲地方政府、公立機構、大學,希望以此來影響或干預澳洲的外交政策,塑造話語權。因此,澳洲出台《外交關係法》可避免地方政府推動中共議程,有利於澳洲的國家安全與利益。

他說,近年來,不同的學者和專家揭露中國(中共)政府一直在針對澳洲的州、市級政府下手,與地方政府建立關係,以影響中央政府。

他表示,在過去的幾年裏,隨著坎培拉對北京干涉活動的了解和反干涉措施的不斷加深,中共的滲透策略演變成了被稱為「農村包圍城市」的策略。他解釋說:「這是毛澤東在20世紀30年代與民族主義者鬥爭中制定的一種策略,被稱為『利用地方包圍中央』,也就是利用與地方政府的良好關係向國家級政府施壓。」

根據他的觀察,他發現自從中共對坎培拉加強滲透後,中共也在其它州和領地推進其影響。他認為維州政府決定與北京簽署「一帶一路」的協議,就是中共利用「農村包圍城市」的典型例子。

此外,他揭示「姐妹城市協議」一直是中共獲得影響力的有效途徑。他指出,「姐妹城市協議」並不單純是兩個城市之間文化和經濟交流的協議。

「在西方,締結姐妹城市關係的決定是由議會或市政府決定;而在中國,通常是由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協調決定的,該組織是一個偽裝成非政府組織的官方組織。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是中共海外統一戰線的一個組成部份。其任務是打著中共所謂的『人民外交』的旗號來爭取朋友。大多數市政府對中共姊妹城市協議的政治目的缺乏最基本的了解。」他說。

他表示,當澳洲市議員與中國姐妹城市的同行會面時,「他們實際上是在會見中共官員,與中共的官員們建立了個人關係。當海外城市開展中共不喜歡的活動時,這些關係就可以當作武器,用來向這些地方政府或州政府官員施壓,甚至在某些情況下,批評聯邦政府的政策」。

他認為《外交關係法》將確保國家以下的各級政府不會將自己暴露在外國滲透的風險之下。

《外交關係法》確保澳洲大學不被中共利用

咸美頓在作證時表示,現在有大量的證據表明,澳洲的大學一直是中共及其各機構持續和有效滲透的目標。中共的目的是利用它們對澳洲政策施加政治壓力,並掠奪先進的科學和技術知識。

他在提案中表示,美國的大學也有許多同樣的問題,但美國卻更加重視這些問題。全美各地的孔子學院都被關閉了;中共軍方科學家和「千人計劃」招募的科學家被開除,甚至被起訴,言論自由章程被更加嚴格地執行。

針對擬議的立法,澳洲各大學一再辯稱這些措施會侵犯學術自由,咸美頓則認為,大學反對該法案的本身就可以看作是「中共成功地塑造了澳洲大學看待世界的方式」。

他說:「大學行政人員,包括一些副校長,被中共官員有效地培養,以至於他們採用北京的說辭,如『仇視中國』和『麥卡錫主義』,來反對聯邦政府打擊外國干涉和技術盜竊的措施。」

他表示,雖然澳洲一些大學已經開始(在反滲透上)取得了進展,但總體來說,它們在決策中還不會考慮到澳洲的國家安全問題。

他認為《外交關係法》的出台會確保大學不會在不知不覺中與中共的秘密軍事和情報機構聯繫在一起,有效保護大學的知識產權。

 



Prof Clive Hamilton (T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