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有美國退休軍官提醒,中共可能趁美國大選之際,對台灣動武,從軍事角度來說,好像是一個相對好的時機。特朗普中招入院後,可能性似乎更大了。

中共軍隊喉舌也在湊熱鬧。10 月5 日,還在長假期間,中共軍網卻連續發出5 篇軍事報道,4篇關於火箭軍,1篇關於海軍陸戰隊。

其中一篇火箭軍的新聞圖片上寫著:我們時刻準備著。中共軍隊只是在高調宣傳,還是真的準備動手,或者釋放某種信號試探美軍?

武力攻台是否真在中共軍隊的時間表裏

軍事行動的時機選擇固然很重要,但最終是否採取行動,先要看是否已經確立了某個明確的目標,以及是否進行過戰事的全面評估。假如中共確定了武力攻台的目標,也屢次評估可以獲勝,剩下的僅是時機選擇問題。

如果中共並未確立目標,也沒有得到正面的評估,再好的時機也不會輕舉妄動。目前的台海形勢,實際是後者。

習近平儘管喊出了強國、強軍的口號,實際並無真正的規劃,中共軍隊實際缺乏現代戰爭的理念,靠貪腐得到軍銜、軍職的中共軍官們,並不情願繪製戰爭藍圖,更沒有軍事擴張的時間表。

中共軍隊當然知道,突破第一島鏈才能真正進入太平洋,但如何才能突破第一島鏈,實際並無真正可行的計劃。假如真的突破了第一島鏈,下一步如何佔住第一島鏈,再擴大第一島鏈缺口,中共軍隊同樣沒有可行的計劃和能力。

中國近代史中,中國軍隊還沒有遠離大陸作戰的正面經驗;中國歷史上,1405 年至1433 年,明朝的鄭和七次下西洋,當時算是先進的,但主要是通商、交流、探索,並非軍事遠征。

中共軍隊缺乏出海作戰的經歷和概念,要制定突破第一島鏈或攻佔台灣的可行計劃,實在勉為其難。

中共軍隊的實戰經歷

中共軍隊並未真正參加太平洋戰爭,抗戰時期的中國戰區總司令是蔣介石,中共軍隊的番號只是國軍的一支部隊,也很少接觸正面戰場。與美軍合作的,主要是國軍,中共各級軍官對太平洋戰爭實際知之甚少。中共軍隊的經驗主要來自內戰、韓戰、中蘇衝突、中印戰爭、中越戰爭,全部是陸戰。中共海軍的最近1 次實戰在1988 年,3 艘1,150 至1,674 噸的護衛艦,擊沉了越南的1,651 噸登陸艦1 艘、368 噸的武裝運輸船2 艘。

1974 年,中共4 艘320 至375 噸護衛艦、2 艘570 噸掃雷艦,與越南的2 艘巡防艦、1 艘驅逐艦、1 艘掃雷艦交火。越南1 艘掃雷艦沉沒,中共4 艘艦艇受損。

1954 年至1965 年期間,中共海軍小型艦艇與國軍在台海也發生過小規模戰鬥。

這就是中共海軍的實戰紀錄,目前中共海軍艦艇噸位不斷加大,數量不斷增多,但因沒有實戰經驗,訓練主要靠部份模仿美軍、俄軍,裝備性能、質量未經實戰檢驗,艦隊聯合作戰戰術無實戰驗證。

中共空軍曾參加韓戰,很快就損失殆盡,之後也在台海與國軍交戰過,很快也讓出了制空權。中共空軍的實戰經歷也少,軍機以模仿前蘇聯、俄羅斯為主,第四代戰機數量有限,為延長飛機壽命,訓練實際不足,缺乏現代空戰經驗。

中共軍隊的大規模登陸作戰,1949 年曾試圖用民船登陸金門,結果九千餘人全軍覆沒;1950 年使用民船偷襲海南島是唯一的成功經驗,實際國軍從海南島撤退至台灣。

中共軍隊整體缺乏實戰經驗,訓練以表演、應付上級、宣傳為主,難以勝任現代戰爭,此外中共還有致命的軍事顧忌,不敢輕易發動戰事。

中共的對內軍事顧忌

中共軍隊的主要戰事,都發生在中共第一代領導人期間。毛澤東和鄧小平,憑藉對軍隊的絕對控制權和內戰經歷,發動了幾乎全部的大小戰事。

1996 年,江澤民曾試圖製造台海導彈危機,但面對美軍2 支航母艦隊,最後認慫。江自知實力不濟,更癡迷於悶聲發大財;江為了拉攏軍隊,也默認各級軍官大規模貪腐。

1999 年5 月,中共駐南斯拉夫大使館被美軍空襲,江澤民隨後壓制了國內抗議示威;6 月10 日成立了迫害法輪功的「610」組織,7 月20 日發動了大規模迫害法輪功運動,轉移了視線。

2001 年,中美撞機事件,中共一面高調宣傳失蹤飛行員、一面低調與美國處理了事。

胡錦濤在位時,未能掌握軍權,不但沒有發動戰事的機會,還曾遭軍方暗殺。習近平上任時,藉反腐打掉了原來的軍中派系,2017 年才艱難推進軍改,重新扶植自己的人馬。

但習近平對軍隊並不放心,一直擔心發生政變,今年8 月北戴河會議期間,黨媒還在不斷強調軍隊絕對忠誠。

中共軍隊存在的最大目的,本來是為了保政權,或保個人權位,但毛和鄧之後的中共黨魁,都沒有掌握軍隊的絕對控制權,反倒擔心軍隊對己不利。

即使軍隊大清洗後,習近平也經常令各地方主官對調、輪換,防止形成地方山頭、派系。北京衛戍區的主官,至今也沒有真正可靠的人選。

同樣的理由,導致中共軍隊指揮權無法下移,也杜絕軍隊跨區調動,更不可能輕易發動戰事。一旦開戰,軍隊就需要異地集結,軍事指揮權需要集中到前線指揮官手中,一旦發生倒戈、政變,必然形成對中央軍委、中共高層的最大威脅。

中共高層對內的軍事顧忌,決定了很難輕易開戰。此外,中共高層和軍隊高層還有外部顧忌。

中共的對外軍事顧忌

以最可能發生的台海戰事為例,若中共軍隊真準備攻台,約四萬人的海軍陸戰隊首當其衝,但顯然不夠。面對台灣16 萬守軍和數十萬預備役,中共陸軍至少需要集結50 萬人,約佔中共陸軍的一半。

中共現有13 個集團軍,東部戰區3 個,還需要從其它4 個戰區各抽調1 個集團軍,總計7 個集團軍,才有可能戰勝台灣守軍,實施真正的佔領和管制。

50 萬陸軍應該是至少的需求。

太平洋戰爭中最大的兩棲登陸戰,是沖繩島戰役。面對12 萬日本守軍,美軍先期動用18 萬部隊進行登陸作戰,後續又運送30 萬部隊增援,經歷82 天,才打下面積僅台灣1/30 的沖繩島。

陸軍調動外,海軍、空軍、火箭軍、戰略支援和後勤保障都需要大規模調動、集結,根本無法保密。中共軍隊的指揮、通訊中心無疑會過早暴露,中共的中遠程導彈部隊調動、部署,同樣是美軍偵察的關鍵,大型艦艇更是行蹤全露,至少航母艦隊需要部署到台灣東部。

這些關鍵部位的暴露,隨時可能成為美軍的打擊目標,如果美軍先發制人,中共軍隊就會立刻崩潰。特朗普很可能直接向印太司令部授權,B-1、B-2 轟炸機將立即出動,神盾艦、潛艇的戰斧巡航導彈馬上就會發起攻擊,F-35 與第四代戰機組合隨後也會發起攻擊,航母艦載機將伺機而動。

這顯然是中共最大的外部軍事顧忌。即使美軍先按兵不動,等到中共軍隊開始登陸作戰時,才突然半渡而擊,中共軍隊的傷亡會更大。台海戰敗,軍隊消亡,中共政權會迅速崩塌。

中共軍隊沒有採取軍事行動的意願,也沒有真正的規劃,還沒有實戰經驗,更有內外顧忌,根本不敢輕易開戰,這與時機好壞並無多大關係。

特朗普住院,美國大選,應該不會成為中共的甚麼機會,卻只能令中共更緊張,但中共的宣傳卻從來不會停止。◇

2020年10月1日,美國海軍基地關島,停泊著美利堅號兩棲攻擊艦(LHA 6),新奧爾良號兩棲登陸艦(LPD 18)和德國城號兩棲登陸艦(LSD 42),保持最高水準的戰備狀態,以支持美國第七艦隊在印度太平洋的安全與穩定使命。(Mass Communication Specialist 2nd Class Nick Bauer/美國海軍)
2020年10月1日,美國海軍基地關島,停泊著美利堅號兩棲攻擊艦(LHA 6),新奧爾良號兩棲登陸艦(LPD 18)和德國城號兩棲登陸艦(LSD 42),保持最高水準的戰備狀態,以支持美國第七艦隊在印度太平洋的安全與穩定使命。(Mass Communication Specialist 2nd Class Nick Bauer/美國海軍)

2020 年 9 月 29 日,菲律賓海域,列根號航母(CVN 76)進行空中力量演示,同時展示了艦隊海上火力和機動性。(Mass Communication Specialist 3rd Class Jason Tarleton/美國海軍)
2020 年 9 月 29 日,菲律賓海域,列根號航母(CVN 76)進行空中力量演示,同時展示了艦隊海上火力和機動性。(Mass Communication Specialist 3rd Class Jason Tarleton/美國海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