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庚子年,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爆發並肆虐全球,在半年多的時間裏感染了數千萬的人,並奪走了超過一百萬人的生命(不考慮獨裁政權的瞞報),在重創各國經濟的同時,重新調整了世界的秩序。

從目前全球疫情的走勢來看,中共病毒不僅沒有減緩的跡象,反而加快了肆虐的步伐。從世衛(WHO)官網公開的疫情數據可以看出,全球感染曲線呈上拋物線狀(圖一,左),八、九月份的切線斜率明顯高於四、五月份的切線斜率,表明中共病毒在加速擴散。

感染人數到達第一個一千萬用了五個多月的時間,而第二個與第三個一千萬之間只用了一個多月的時間。

圖一:全球感染中共病毒的人數曲線(左)以及死於中共病毒的人數曲線(右)(數據來源:WHO官網)
圖一:全球感染中共病毒的人數曲線(左)以及死於中共病毒的人數曲線(右)(數據來源:WHO官網)

同時,中共病毒死亡曲線呈現不斷上升的趨勢,斜率基本穩定(圖一,右),說明死亡率並沒有明顯提升。相對較低的死亡率不會引起更多的戒備,使得病毒在人們疏忽防範的情況下能夠迅速蔓延。

更大一波瘟疫會不會到來?

很有可能。我們可以從以下幾個角度來觀察一下。

1.從歷史經驗看,曾經席捲全球的瘟疫往往都不止一波,而且第一波也經常不是最嚴重的。

1918年春至1919年春的西班牙大流感,在一年內感染了全球三分之一的人口(約5億),最終導致了將近5,000萬人死亡。就在這短短一年內,西班牙大流感經歷了三次流行波峰,其中,發生在1918年年底的第二次疫情最為兇猛,死亡人數也最多。

再往前推,從1348年開始席捲歐洲的黑死病,也是在第一次肆虐後暫時告一段落,然後捲土重來,並在之後多次復發。

2.從現代科學的最新研究來看,中共病毒已經發生了變異,傳染力大大提高。

7月2日,著名期刊《細胞》發表的最新研究表明,中共病毒已經變種,出現了D614G變異的病毒感染力提升了3到6倍。這項發現與圖一(左)中曲線拐點出現的時間正好相吻合。

8月中旬,馬來西亞也傳出發現了中共病毒的變種,其傳染力較之前暴增了10倍!

9月23日,一項新的研究揭示了中共病毒新毒株D614G在德薩斯州侯斯頓地區疫情波峰中佔99.9%。《華盛頓郵報》報道,中共病毒的傳染力大大增加,更能輕鬆自如地在人群中傳播。

3.從預言角度來看,有幾個公認的較精準的預言也都不約而同地談到了接下來還會有更大的災難。

大家可能還記得印度男孩阿南德,他曾經於2019年在YouTube上傳了一個影片,預言出從2019年年底到2020年會有一場大劫難,從經濟蔓延到航空服務,讓世界遭受種種苦難。當時沒有多少人在意他的預言,但中共病毒開始在全球肆虐後,人們才意識到阿南德預言的神奇。

2020年4月,阿南德又釋出一段短片,預言2020年12月將發生另一場更大的災難,並持續到2021年。

而中國幾千年來廣為流傳的《地母經》也預示,2020庚子年的災難不會在年底結束,並特別指出,「更看三冬裏,山頭起墓田」,這意味著在今年冬天,或將有很多人在災難中死去。

此外,還有精準預言出第一波中共病毒爆發時間和地點的《陝西太白山劉伯溫碑記》也指出,「九愁屍體無人撿,十愁難過豬鼠年。」或意味著今年年末有更大一波瘟疫。

雖然預言可能會隨著人心的改變存在著一些變數,時間上或許有會有推移,但是,人們在這種持續的疫情中真的不應掉以輕心。

瘟疫爆發的原因何在?

在人類歷史上,曾多次爆發過瘟疫。對瘟疫產生的原因,及其從何處而來,東西方都有著相似的描述。

在中國古代,人們認為瘟疫的產生是邪氣入侵造成的。東漢著名經學家何休曾說:「民疾疫也,邪亂之氣所生。」那麼,這邪亂之氣從何而來呢?

道教陳摶老祖在《心相篇》講:「瘟亡不由運數,罵地咒天。」也就是說,人們褻瀆天地神靈,罵地咒天,是導致瘟疫流行的根本原因。

而在西方社會,瘟疫普遍地被說成是神對人的懲罰。《聖經》六十多處提到瘟疫,明確指出:瘟疫是上帝的懲罰,懲罰那些背棄神、忤逆天意之人,沒有偶然發生的瘟疫。

秘魯作家和詩人、2010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略薩(MarioVargasLlosa)在中共病毒爆發後,發表題為〈回到中世紀〉的文章表示,瘟疫是魔鬼的傑作,也是來自上帝的懲罰。他認為,面對瘟疫,人們除了祈禱與認罪悔改,別無他法。

從中西方文化中可以看出,瘟疫的產生源於一定範圍內的人,人心敗壞,逆天叛道,招來上天的懲罰與警示。我們不妨回頭看看人類歷史上的幾次大瘟疫。

兩千年前,古羅馬帝國曾經橫跨歐、亞、非三大洲,無比強大。然而,皇帝尼祿發起了對基督徒的殘酷迫害,結果天降四次大瘟疫,氣勢恢宏的古羅馬帝國走向滅亡。

到了中世紀,歐洲的宗教走入敗壞,人們不再虔誠信神,整個社會道德急速下滑,結果黑死病肆虐,奪走了幾千萬人的生命,其中就包括大量的神職人員。

中國大明時期,崇禎皇帝製造了明朝最大的冤案,活剮了兵家大道修行者、集道德和智慧於一身的名將袁崇煥,結果招致了天滅大明的大瘟疫。

到了近代,西班牙大流感爆發前後,正是共產主義全面入侵人類之時。1917年10月,俄國爆發社會主義革命,建立了共產主義第一個紅色基地;1919年,美國成立了聽命於共產國際的美國共產黨……

而今天,爆發於武漢並蔓延全球的中共病毒,正是由於中共在篡權幾十年中,戰天鬥地、不敬神佛,殺害了八千多萬中國人,特別是迫害法輪功,大規模活摘大法弟子的器官,犯下「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惡」,並用利益和謊言迷惑世界在這滔天罪惡中隨聲附和、推波助瀾。

值得注意的是,當年在全面迫害前,江澤民集團暗中唆使武漢電視台台長趙致真拍攝了一步栽贓法輪功的電視片,於迫害發起後在全國滾動播放,煽起仇恨。而且活摘器官的滔天罪惡,最早從武漢的同濟醫院發源。那麼,今天中共病毒同樣起源於武漢,究竟是巧合呢?還是一種慈悲的警示和提醒呢?

避疫良方在哪裏?

正如前文提到的,中共病毒極為「狡猾善變」,不斷地發生變異,而這種變異很可能會讓人類自身產生的舊抗體失效,也同樣會讓疫苗的研發跟不上其變異的步伐。而且,實證科學的發展還是很受侷限的,無法將精神和物質統一起來研究,只能侷限在物質層面上。

人們只有真正明白了瘟疫的起因,並從根源上去找答案,才能治本。我們還是先從歷史中,看看當時人們是怎樣躲過瘟疫劫難的。

當年古羅馬的大瘟疫,據史書記載,基督徒不染疫,而且那些相信基督徒並向上帝祈禱的民眾也出現了治癒的奇蹟。

德國巴伐利亞的歐伯阿梅高是一座位於阿爾卑斯山腳下的小村莊,人口大約五千。近四百年來,這個小村每隔十年就要一整年上演百場《耶穌受難劇》。當年,黑死病肆虐之際,全村人跪下來向神祈禱,承諾如能倖免於難,他們將以上演舞劇的形式予以回報和感恩,隨即,黑死病銷聲匿跡。

明末的烈性鼠疫頗有目標性,劍指大明、卻不染闖王的五十萬義軍。當時的道家修煉人、神醫吳又可,以道家真言和達原飲治癒了一方百姓,那些民眾都是在服藥前誠心念誦「口訣」才得以康復的。隨著清軍統一天下,鼠疫也奇蹟般的消失。

今天,中共病毒也同樣是長眼睛的。在國際上,與親共的歐美國家受疫情重創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反共的台灣雖為大陸近鄰並與之往來頻繁,其疫情卻一直控制在很低的水平上,至今累計死於中共病毒的人數仍為個位數,成為世界抗疫的典範。

在大陸,一份中共某單位內部統計的2月份死亡名單顯示:該單位中共病毒死者當中,中共黨員的比例竟高達88%(圖二,左)。而且死者中,20-49歲的中青年佔了總人數的將近一半(圖二,中)。3月份,網絡上廣傳的另一份死於中共病毒的317人死亡名單顯示:死者當中,黨員高達200多人,也是佔了大多數。

圖二:大陸某單位內部統計的2月份死亡名單洩露出「天滅中共」的天機。
圖二:大陸某單位內部統計的2月份死亡名單洩露出「天滅中共」的天機。

而在中國,黨員在人群中所佔比例僅有大約6.4%(圖二,右)。綜合看來,中共病毒瞄準中共黨員的精準率是不是極高呢?

上述兩份資料清楚地傳達出這樣一個信息:中共病毒直奔中共黨員而來,無論老幼;「天滅中共」絕非一句口號,是實實在在的天意正在兌現。

可見,若想躲過中共病毒,首先應該做到的就是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也就是十幾年來法輪功學員到處傳播的「三退保平安」。

對於不幸感染了中共病毒的民眾來說,也無需悲觀失落,在三退後,可以誠心念誦「九字真言」。

來自瑞士的高級醫學專家董宇紅博士對來自世界各地的36例中共病毒患者做了分析研究。這些患者分別來自中國、法國、美國、加拿大、丹麥和日本,年輕人和老年人都有,而且大陸以外的患者大多提供了真實姓名。

董博士發現,這些人在念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後,總體症狀改善率達到100%,其中26例(72%)完全康復,10例(28%)症狀改善。而且,從誠念九字真言開始到症狀改善的中位時間僅為1天,到症狀痊癒的中位時間僅為3天。

當年古羅馬大帝國迫害基督徒,而在瘟疫中救人的卻是基督徒;明朝皇帝迫害死修道名將袁崇煥,而在鼠疫中救人的又恰好是修道人吳又可;今天,中共活摘大法弟子器官,而在難中勸人「三退」,傳遞救人「九字真言」的又恰恰是大法弟子。

歷史在重演,機緣稍縱即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