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有200億美元資產管理規模的丹麥養老金基金AkademikerPension在9月24日發佈公告表示,將出售其持有的價值4.87億港元的中國政府債券以及中資股票,並將出售所得資金投資到其它地方。此舉出於中共長期侵犯人權的原因,包括迫害異見人士、侵犯維吾爾族人權、強推港版國安法等等。

Akademiker Pension的負責人霍爾斯特(Jens Munch Holst)表示,「我們長期關注中國,有充份證據顯示,中國(中共)系統性地侵犯人權,我們不能再對此視而不見。」他表示,基金除了確保投資者可以有良好的退休回報之外,也要承擔社會責任,所以很難將中國納入投資組合中,在這種情況下必須對中國撤資。

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FTSE Russell在同一天宣佈了與Akademiker Pension完全相反的計劃,表示要把中國政府債券納入「全球政府債券指數」(World Government Bond Index,WGBI)。FTSE Russell在其出具的報告中表示,中國政府債券在近年來有一個不錯的風險調整收益率(risk-adjusted return),同時由於外資佔比較小,使其受全球金融周期的影響較低。WGBI對高達數兆美元投資於各國主權債券的資金配置有較大影響,據FT中文網的報道,此舉會幫助大約1,400億美元資金順利流入中國。

近年來,國際社會對中共迫害人權的譴責之聲越來越響,但金融界似乎還未全面甦醒。目前,全球只有美國聯邦退休儲蓄投資委員會(FRTIB)和Akademiker Pension兩家基金組織宣佈不再投資中國,而其它的金融機構還在被中共國的市場所吸引,希望從中共聲稱的「經濟發展」中分一杯羹。 

選擇人權還是眼前的收益?

其實金融行業很早就開始關注ESG,即環境(Environment)、社會(Social)和公司治理(Governance),這涵蓋了人權、法治、監管質量、腐敗控制等諸多方面。49年前,美國就成立了首支ESG基金,30年前,首個ESG指數成立。近年來,各大銀行和金融機構也越來越關注ESG,並把這包含在自己的投資分析中。

但是,為何由於嚴重的人權問題而被各國政要一直批評的中共以及因人權等問題而被美國政府或組織點名的中資企業,卻能通過大部份金融機構所設的ESG評估,並被納入投資組合中呢?

原因有二,一是在中國ESG問題的成本很低。金融機構大多是從財務影響的角度來分析,以一個公司為例,如果其經營對環境造成了污染、對社會安全、人權等造成了負面影響,這會給企業帶來多大的財務損失?在解決這些問題的時候會花費多少的現金?這會對公司財務指標有多大影響? 

記得一家國有煤炭開採公司兩年前曾發生了礦難,造成了12名礦工死亡。企業管理層在金融機構的調研中聲稱,這礦難事故給公司帶來的財務損失是兩千多萬人民幣而已,佔公司的息稅折舊前利潤(EBITDA)不到1%,影響非常的小。金融機構的分析師也紛紛點頭稱是,在分析報告中以「財務影響有限」而草草帶過,照樣推薦投資者持有該公司發行的金融工具。

金融界常常用「佔比多大」來評估影響,用分析收益的方法來衡量人權等問題。如果佔比不大,財務方面沒有多大問題,那麼大可以放心繼續投資。而在很多國際政要眼中,ESG不是一個大和小的問題,而是一個有和無的問題,比如,他們不會因為維吾爾族佔中國人口比例很小而對維吾爾族人遭到的迫害選擇視而不見。

其二,很多ESG問題根本就沒有被追責。以近期五角大樓點名的「中共軍方企業」中國長江三峽集團為例,旅居德國的著名水利環保生態學專家王維洛博士曾多次指出,三峽對中國是一個巨大的社會災難和生態災難。由於移民安置費不知所向,沒有被妥善安置的三峽庫區移民失去家園和工作,生活在社會貧困線的最底層,他們去上訪卻被鎮壓被投入監獄⋯⋯這些問題根本就沒有被追責,更談不上去量化這會對三峽集團的財務有多大影響了。金融市場看到的是它巨大的發電量以及豐厚的利潤率,所以一如既往的投資三峽集團。而華爾街的投行,摩根大通和摩根士丹利也在今年9月中旬幫助三峽集團營銷其十億美元的債券。

因此,即使良心媒體一直在呼籲中國的環境、社會、人權、治理等諸多問題,但金融界還是置若罔聞,依舊投資中共政府或它所擁有的企業。而這投入的資金,恰恰幫助他們繼續迫害人權,也讓處於崩潰邊緣的中國經濟得以苟延殘喘。

眼前的收益不代表長久的收益。古人言,「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投資一個做盡壞事的經濟體,必將在災禍降臨之時猝不及防。

不過,對於選擇離開的投資者來講,現在正是最好的時候,因為市場還沒有崩塌。正是在還有人決定投資中國的時候的撤資,才可以體面的離開。若市場只有賣方而沒有買方的時候,就來不及離開了。

《禮記・中庸》道「誠之者,擇善而固執之者也。」希望金融界為了長遠利益可以擦亮眼睛,選擇善的去投資,且堅持不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