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死神不期而至時,姐姐做出了讓自己得以新生的選擇。

2007年初,姐姐總是乾咳不止。我帶她到市級醫院檢查,主任醫生看了片子後說,肺部已像棉花絮一樣了。我又拿著片子給另一位專家醫生看,專家醫生問 :「這個人已經不在了吧?」市級醫院讓我們趕快到天津去治。

我陪姐姐坐飛機到天津總醫院,院長說這個病只有激素治療,但是副作用很大,而且成功率只有50%。我想既然來了,只好在這治。姐姐非常鬱悶。

因為藥量太大,激素的副作用馬上在我姐姐身上出現:娃娃臉、水牛背,胃口大增。體重從108斤迅速增到160斤,整個人都變了樣。每天打吊瓶太多,水排不出去,就從大腿滲水。副作用對她的心臟刺激很大,心跳過快,姐姐痛苦不堪。我的心也被折磨得碎了。

醫院連續下了9張病危通知單。主任說,辦法都用盡了。

姐姐的病情越來越重,心跳加快、全身腫、不能吃飯。全家都在痛苦中煎熬,真是生不如死、度日如年。在醫院拖了半年,沒錢了,我們只好回家。

2007年6月初,我正在做飯,只聽姐姐「啊」的一聲,我趕緊跑到裏屋,只見姐姐雙眼緊閉,口吐白沫,還帶有血,不省人事。我大聲喊她,她也不醒,只好撥打120,由於道路塞車,司機說要半個小時才能到。

情急之中,我大聲唸「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過了一會兒,姐姐好像得到了感應,睜開了眼睛。在醫院裏,又做了一遍各種檢查,醫生說著與以往一樣的話。我和姐姐都明白,醫院治不了姐姐的病。實在沒有辦法了,我和姐姐心一橫:回家修煉法輪功吧!

我和姐姐每天看《轉法輪》,煉法輪功的五套功法,按「真、善、忍」 的要求去做。姐姐從臥床到能站立,到獨立走路 。她的脾氣變好了,臉上有了笑容,也學會了寬容尊重別人。

姐姐從身體到精神整個像變了個人似的。來我家的人都說 :「法輪功厲害,你姐姐能活到今天,簡直就是醫學上的奇蹟。」

曾經被醫院連續下了9張病危

通知單的姐姐,康復了!她每天都沉浸在修煉法輪大法的幸福和快樂之中,逢人就說自己的經歷和法輪功真相。我們全家從心底感恩李洪

志師父和法輪大法。(文/洪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