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秋天首次公開招股勢頭強勁,打破了紀錄,因為投資者看到了難以置信的收益,並預期未來還會有更多。

為甚麼在這個最不尋常,經濟上遭遇最大挑戰的年份會出現這種情況呢?

有幾個原因。美聯儲的巨額注資在很大程度上解釋了為甚麼美國經濟仍在繼續艱難地恢復元氣之際,市場卻能不斷創下歷史新高。通常情況下,牛市會導致IPO(首次公開招股)市場行情火爆。

這可以解釋很多,但不能解釋全部。還有其它一些關鍵因素。

其中之一是被壓抑的需求。IPO市場至少有五年沒有這麼好的表現了。投資者想要,而且幾乎是要求他們曾經從特斯拉那裏獲得的那種收益。從3月到8月,特斯拉的股價上漲了超過500%,而且隨著9月22日發佈新電池,預計股價還會翻一番。

IPO市場資金充沛,渴望著新的機會。事實上,根據復興資本(Renaissance Capital)的數據,2020年已有一百多家公司籌集了近400億美元。相比之下,2014年阿里巴巴上市時,全年融資850億美元。

今年的一些市場表現可以歸因於這一事實:投資界的許多人預計,疫情最嚴重的時期以及由此導致的關閉已經過去。這本身就增加了市場的樂觀情緒。

更重要的是,這種表現甚至比許多人意識到的還要好。這是因為這個非常火爆的IPO市場表現不包括非常活躍的特殊目的收購公司SPAC市場。

SPAC市場是歷史上規模最大的,包括97宗IPO,另有39宗即將申請IPO。總額已經超過380億美元,令2019年創下的136億美元的紀錄相形見絀。

想想看,在過去幾年裏在市場上已經大賺了一筆的股東們是不是也要把錢投到別的地方去呢?

還有甚麼地方比下一個大型科技公司或其它高增長IPO更好呢?

順便說一下,尋找新的著陸地點需要數百億美元。這些巨額資金來自養老基金、對沖基金、私人投資集團、主權財富基金和其它巨額資金來源。

當然,一年中的時間點也很重要。9月和10月通常是IPO最活躍的月份。這一事實的悖論在這裏不應該被忽略,因為正如這兩個月是IPO市場最成功的時期一樣,這兩個月也是市場失敗和經濟急劇下滑的時期。

如今這兩種情況正在同時發生。當然,這似乎有些矛盾,事實也的確如此。例如,考慮一下美國經濟在過去一年縮水了32.9%這一事實,或者失業率比大蕭條時期還要高這一事實。

從這個角度看,市場似乎正日益成為精英階層的領地,不是嗎?

看起來是這樣的,這是有原因的。

銀行業、華爾街和離岸金融精英受到關閉以及由此引發的經濟衰退的影響最小。這不是一種關於政治或者階級鬥爭的爭論,而是對華盛頓和華爾街之間,政治權力和金融權力之間密切而關鍵的關係的承認。

正如我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指出的那樣,這只是凸顯了這樣一個現實:股票市場與其說是市場,不如說是金融政策的工具以及美國國內外投資者的優勢。

但是美國勞動階層也從中受益嗎?

當然,他們也受益,至少是那些在股市有資金的人。

美國經濟的這種盛宴和饑荒的雙重現實將繼續下去,至少目前是這樣。在股市和IPO市場取得的一系列令人矚目的成功只會進一步積聚動力,吸引更多的投資者資本。

CNBC最近的一個簡單的IPO案例講了這樣一組數據:Vroom漲了235%,Zoom漲了83%,火箭公司(Rocket Companies)漲了87%,理想汽車(Li Auto)漲了54%,Jamf漲了47%。與債券和銀行帳戶收益率相比,這些強勁的回報對世界各地的投資者來說太誘人了,不容錯過。

另一方面,值得注意的是,在這一切背後,這些市場成功也是由數萬億美元的債務推動的。此外,儘管瘟疫大流行仍在繼續,新一輪的關閉也在迫近,但是債務的發行絲毫沒有放緩的跡象,尤其是利率(實際上只是資金成本)仍處於歷史低點。

然而,凡事都有個限度。這包括市場的能力,債權人能否情願接受美聯儲歷史上前所未有的發債水平,以及美國政府償還債務的能力。

這一點也值得牢記。

原文IPOs—Pandemic-Proof?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作者簡介:詹姆斯·R·格利(James R. Gorrie)是《中國危機》(The China Crisis)(Wiley出版社 2013年出版)的作者,他在他的網誌TheBananaRepublican.com上發表文章,住在南加州。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