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維權運動「南方街頭運動」活動家楊崇,2019年被營救到加拿大,目前定居在首都渥太華,9月14日接受了記者的採訪。

楊崇在接受採訪時,盛讚《大紀元》的《九評》系列文章,揭示了真實的中共歷史。他並表示,「三退(退黨、退團、退隊)」大潮將不斷削弱中共的力量。美國禁止中共黨員入境將引發更大的三退浪潮。

記者:簡單說一下在中國的經歷和觀察到的中國人權情況?

楊崇:我是覺醒得比較早的,我從96年就開始「偷聽敵台」。我發現在中國的新聞,像報紙電台,全都是一些假大空的東西,我就想了解外部的信息,感覺那是真實的。

在很早的時候,我就上網翻牆,用的是自由門。自由門有《九評共產黨》,我就把《九評共產黨》的音頻下載到手機,然後播放給身邊的人聽。

我第一次看《九評共產黨》的時候,我都很害怕,不能接受。因為我們從小的教育就是共產黨像自己的母親一樣的,來揭露這樣的一個邪惡的共產黨,一下子不能接受的。

2011年,我在廣州認識了有人權理念的一些人,每周末在公園、在黃花崗有集會,這就是最初的南方街頭運動。

最初關注的是烏坎的維權事件,當時我就在中國的QQ上發了一個信息,號召大家去廣州的一個商場門口一起去聲援烏坎。我發了這個消息之後,馬上就刪掉了這個信息,這個QQ我也只用過一次。

發完消息第二天,國保就找到我住的地方去了,當時我感到很害怕。他們敲我房門,我躲在裏面,沒開門。他們叫了房東來,房東還算可以,她說,沒人的話,她不能開門,她說她沒帶鑰匙。就沒進去,也就沒找到我。

第二天,去那個發佈的地點,在那裏,國保打電話給我,叫我別去。但是我還是去了。去了沒多久,就被他們給抓住了。那個是第一次為了人權的事情。抓去之後,做個筆錄,第二天就放出來了。

記者:您怎麼看《九評》?

楊崇:我覺得《九評》是第一次把中共的歷史很真實地寫出來了。因為我們所學的歷史都是假的東西。四九年以前,共產黨沒有執政,可能普通老百姓就不是很了解。但是四九年以後,中國老百姓包括我的家人、我的父母那一輩的人,都是很清楚的。他們會說一些東西,跟《九評》說的就對上了。這個就是真實的歷史。

記者:看了《九評》以後,您對中共的認識有甚麼轉變?

楊崇:也不算轉變吧,我從小的時候也是因為看到共產黨,特別是小時候看到計劃生育,很邪惡的嘛,把人不當人。

對我觸動最大的就是,我哥哥當時有個未婚妻,未婚先孕。就被我家的一個親戚,他是一個村幹部,給舉報了。然後強行就把小孩子打掉了。我嫂子的媽媽去那個親戚家門口,罵了一天。這個事情對我的印象非常深刻。

我那個嫂子的媽媽,在外人看來,她就是一個瘋子。我發現在中國這個社會,像她們這種有正義感的人,敢站出來抗爭的人,反而被別人說成是瘋子。他們所謂的正常人,就屈服於中共。包括那些上訪的人,在外人看來,就是一些不正常的人,但是他們卻有這種不屈服的精神,在我們看來,他們才是最正常的一個人。

記者:後來您為了維權又被綁架過,請繼續講一下經歷。

楊崇:2012年初,有一次搞了個活動,要求政治改革,官員公開財產。過了幾天,公安就騙我叫我去聊一下。因為他們之前找過我,談了一下就回來了,我也沒害怕,就去了。去了派出所,他們就不讓我走,把我拘留了一年。

我在中國的公民圈還是很活躍的,我也去了很多的地方。首先是合肥的張林女兒求學的抗爭,我們去聲援。

記者:從一開始走出來維權,一直到出國之前,中國的人權狀況是怎麼樣的狀態?

楊崇:從習近平上台以後,中國的人權狀況就不斷地在惡化,現在根本就是半個空間都沒有了,很簡單的一句話,就會拘留、抓起來判刑。像最近的任志強等人被抓,就這完全沒有言論的空間了。

記者:您怎麼看現在中共在國際上的處境?

楊崇:現在在國家層面它已經很孤立了,美國、日本、東盟,把中共已經形成一個包圍圈。中共一跟美國有甚麼摩擦,它就去歐洲。我們看到現在歐洲也發生變化了。中共以經濟利益為條件,使很多國家對中國的人權不敢談。

自從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爆發以後,形勢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沒有國家願意跟中共接觸了。歐洲現在也發生改變了,前一段時間歐洲還說支持華為,現在都發生變化了。

記者:有沒有聽說過三退?

楊崇:我2005年翻牆上網,上面就有三退,當時我就三退了。當時在國內,不敢用真名。

記者:怎麼看待三退的影響力?

楊崇:三退跟《九評》是相輔相成的,人家看到《九評》以後,認識到中共的邪惡,就想退出中共的各個組織。是思想上的一個轉化,來消除共產黨的影響。

海外的很多人在三退,當然隨著中共的經濟不斷地弱化,在海外的影響也在不斷地弱化,包括對政府的影響,包括對在海外的親共團體的影響。我看到報道,在加拿大的一些親共團體,許多人都退出了,看到大使館的人都躲著走。

過去有人說跟中共的某某官員關係很好,還有個炫耀的資本。現在你有關係都不敢說了,趕快撇清了。

記者:現在美國禁止中共黨員入境,怎麼看待這個問題?

楊崇:有些想來美國的人,大多數都是為了經濟的考慮、利益的考慮,他想離開中國,想來西方國家,想有身份的話,如果退黨聲明能得到美國的承認,你拿著《大紀元》的退黨中心的證明,美國政府承認,你現在不是黨員了,我不把你當中共黨員了,你可以來美國了。這個可能會推動更大的一個退黨潮。

記者:中共病毒已經影響了全球人,怎麼看中共的謊言和對全球的威脅?

楊崇:我認為是中共的P4實驗室製造出來的。它傳播到全世界,是不是故意的,我還是相信,它是有70%~80%的可能性。所以我覺得,這個就是中共給世界打了一個生化戰爭。

我相信,如果今年美國大選特朗普當選的話,他會出重手的。

記者:有一種宣傳,一直把中國和中共不區分,只要批評共產黨,就說你反華,或者不愛國。現在國際社會也在區別中國和中共,怎麼看中國和中共分開,對海外的華人有甚麼忠告?

楊崇:這個肯定要分開的,分開以後,讓中國老百姓有個清楚的認識,中共不等於中國。

記者:怎麼看待法輪功這麼多年的抗爭?

楊崇:法輪功這種抗爭的精神我當然是佩服的,包括我當初翻牆也是得益於法輪功學員做的翻牆軟件。我在廣州就認識法輪功學員,他們都在給常人講真相。

記者:國內對信仰的迫害是怎麼樣的狀況?

楊崇:自從習近平上台以後,對各種信仰都在迫害,基督教啊,法輪功啊,之類的,反正不臣服於它,它就要迫害。

記者:我們現在渥太華有個汽車遊行,在汽車上有牌子,告訴大家天滅中共,讓大家三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等傳遞出去,您有甚麼看法?

楊崇:我覺得很好。對西方的老百姓和政府都是有影響的。我也很想參加這樣的活動。

記者:還有甚麼想跟海外華人說的嗎?

楊崇:有良知、有正義感的其實只是一部份人,大多數人還是從自己的利益出發的。現在國際上的形勢都在反共。以前幫中共做事的僑民都是躲著中共的官員,都形成這種形勢了,每個國家都不歡迎中共黨員了。所以退黨,也是對自己的一個保護吧,對自己利益的一個考慮。為了自己,早點三退。

記者:對香港的《國安法》,您怎麼看香港的局勢?

楊崇:中共做事沒有底限的,它會分化,一步步折磨你。中共不滅亡的話,它也會一步步來蠶食掉香港。中共的存在對全世界都是一個威脅,不僅威脅人的道德,現在還威脅到全世界人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