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製藥公司康希諾正在與幾個國家談判,尋求緊急批准使用該公司研發的實驗性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疫苗。

由於該疫苗尚未完成大規模安全性和有效性試驗,該公司的舉措引發公共衛生安全擔憂。

公共衛生安全專家說,疫苗的實驗和試用過程必須透明,康希諾必須公開該疫苗在中共軍隊中試用的數據。

《華爾街日報》8月28日星期五獨家報道說,康希諾生物股份公司(CanSino Biologics Inc.)的一位高管透露,該公司正在與好幾個國家談判,尋求獲得緊急批准在未完成第三期試驗之前,使用該公司研發的實驗性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疫苗。

據稱,如果獲得緊急批准,康希諾的早期疫苗配發將會成為其疫苗首次在國際上公開使用;不過最先使用的人群將會是醫務人員和一些提供基本服務的人員,如軍事人員和警察等。

康希諾公司的舉動使得全球中共病毒疫苗研發競賽再次升溫。公共衛生專家擔心,儘管康希諾研發的疫苗的確出現新的有效性和安全性證據,但在大規模試驗完成之前廣泛為人們接種實驗性疫苗,可能會帶來嚴重的公共衛生安全風險。

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衛生安全中心資深學者阿梅什阿達利亞醫生(Dr. Amesh A. Adalja)對美國之音表示,康希諾研發的疫苗的確顯現出一些新的和有前途的證據。這種疫苗已經在中共軍隊中使用過,並且有一些數據來支持其有效性和安全性。

「然而,將第三期臨床試驗數據用於指導使用疫苗是十分重要的;因為有效性確實只能在許多人暴露在病毒中那樣的環境中才能測試。而安全性測試也需要對更多人口比例的人群進行研究。」阿達利亞醫生說。

阿達利亞醫生對美國之音說,在沒有完成第三期大規模試驗之前,如果廣泛推出實驗性疫苗,「可能會出現安全或療效信號的風險,並可能污染其它研發中的疫苗」,「因為第三期臨床試驗能夠提供重要的信息,這也是必須進行第三期測試的原因。如果只在少數人身上測試疫苗,很難確切地知道疫苗的工作效果情況。」

康希諾負責國際業務的高級副總裁皮埃爾莫貢(Pierre Morgon)表示,在臨床試驗完成之前,現在將疫苗接種擴大到數百萬人,將有助於擴大有關該藥物安全性和有效性的知識基礎。而相比之下,最後階段的實驗通常只涉及幾千名參與者。康希諾的早期配發是要求相關國家批准該藥物用於緊急使用。

莫貢以涉及商業機密為由,沒有對《華爾街日報》透露其公司正在和哪些國家接觸和談判,只是說包括巴基斯坦、拉美國家和一些發達國家。不過,莫貢說,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任何國家同意在緊急情況下批准使用這種疫苗。

霍普金斯大學的阿達利亞醫生對美國之音表示,儘管康希諾研發生產的疫苗已經在中共軍隊中試用,並且獲得了支持其有效性和安全性的數據;但是要消除公眾和國際社會對公共衛生隱患的擔憂,並增強對疫苗的信心,疫苗研發和生產者必須對疫苗的研發和試驗過程公開和透明化。

中共媒體的公開報道顯示,康希諾生物股份公司早在6月29日宣佈,該公司與中共軍事科學院聯合開發的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疫苗獲批成為軍隊特需藥品。據康希諾稱,當時該疫苗的第一期和第二期臨床試驗結果表明,該疫苗有望能夠預防病毒。

康希諾的莫貢日前對《華爾街日報》表示,該疫苗如果被批准緊急使用,將「有助於建立安全數據庫,肯定也有助於建立對疫苗是安全的這一事實的信心。如果同時證明在第三階段的試驗中是有效的,那麼緊急使用可能成為未來疫苗供應合同的加速器」。

然而,鑑於疫苗必須在大量沒有感染病毒的健康人群中使用的特殊性,作為國際慣例,在完成大規模試驗之前,幾乎從未被批准廣泛使用於公眾。公共衛生法規專家認為,康希諾的做法打破了科學和道德的國際規範。

喬治城大學全球衛生法教授勞倫斯戈斯汀(Lawrence Gostin)表示,康希諾的行為「打破了圍繞科學和道德的所有全球慣例,是一場巨大的賭博」。

大約兩周前,俄羅斯批准使用一種沒有經過第三期試驗的疫苗,被國際醫學和衛生安全專家比作是在田徑比賽中「搶跑」,是疫苗研發的作弊行為。醫學專家擔心,一旦類似「作弊」疫苗被廣泛使用,很有可能會加重病情,甚至比不接種疫苗更糟糕。

康希諾的做法被認為是新一起「搶跑」和作弊行為,該公司試圖與其它國家談判尋求批准緊急使用授權協議,使得康希諾在全球疫苗研發和生產競賽中超越其它公司。

本周早些時候,加拿大國家研究委員會(NRC)宣佈,因康希諾提供的第一期試驗疫苗已經延遲交貨數月,加拿大已經終止了與康希諾公司的合作。不過,康希諾否認了這種說法。

今年5月,加拿大總理特魯多宣佈,加拿大達爾豪西大學(Dalhousie University)將與中國康希諾公司合作,進行疫苗的第一期臨床試驗,目前看來,雙方合作項目才三個月就流產了。(轉自美國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