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3日,中共國家衛生健康委辦公廳和教育部辦公廳聯合印發有關高校、中小學和托幼機構秋季復學復課的防疫通知。雖然針對高校的通知中沒有出現「封閉管理」等字眼,但大量學生反映,學校已明確通知封校;他們對此難以接受,更對教職工等其他人員可以自由出入的雙標表示不滿。

這份「高等學校秋冬季新冠肺炎(中共肺炎)疫情防控技術方案」對學校和師生在開學前、返校途中及開學後提出相關行為要求,並列出應急處置。

其中,開學後「學校管理要求」一項內容包括執行進出校登記制度,「把好校門關」,「保證入校人員身體狀況健康」等。

雖然文件中沒有要求封閉式管理,但是8月15日,微博平台出現「拒絕封校」話題。高校在讀生和新生反映,絕大多數學校為「把好校門關」,已經明確通知新學期對學生進行封閉管理。

有學生吐槽說,「從外地回來一人一房隔離才14天,上個學就算家住馬路對面也要擠在萬人堆裏集中隔離半年,這合理嗎? 」

有學生反映「前幾周還是在宿舍上網課,這和在家有啥區別?還不如家裏舒服,不僅封校,學校物價還貴」。

有大四學生表示,大四已經沒有課,被關在學校只能「乾瞪眼」,影響找工作。

有博士生說,「身為博士研究生,家有妻兒老小,也要被一直關在學校裏。不返校耽誤實驗和科研進度,返校了影響家庭和睦,今年可真難。」

還有人認為封校非常不人性化,並舉例說,「比如我每個月得出去打針,本來在本省上大學想著一個月回家一次,去之前檢查的醫院打,現在弄得估計要自己去附近醫院重新抽血做檢查然後再打了。而且還要請假,解釋一堆,真的很麻煩。」

更令學生感到不平的是,封校規定只針對學生群體,教職員工和其他人員不受此限制。有人批評如此封校完是形式主義,也是校方不顧學生想法、推卸責任的懶政做法。

I…:「封閉式管理為啥只封學生,這跟不封有啥區別?」

王…:「封在學校四個月了,老師進進出出的,其他工作人員前段時間早進晚出很自由,不知道意義何在。」

愛…:「學校裏面自由出入的除了老師之外,還有賣商品的工作人員,還有老師的各種親朋好友。我們學校的花園,一堆退休的老教師帶著自己外面的朋友甚麼的進來散步,我們學生看著就超級諷刺。」

C…:「講個笑話,兩個同學出校門,保安問她們是學生還是來游泳的,同學說自己是來游泳的,保安就直接放行了。」

此外,還有學生反映封校只對「普通學生」執行,留學生隨便出入不被管制,和輔導員關係好的學生也只要打聲招呼即可自由進出。

目前,中國各地仍不時爆出疫情。大連市從7月24日宣佈進入「戰時狀態」已20多天,疫情核心區域的大連灣街道仍未完全解封;新疆烏魯木齊市的市民對大紀元表示,全疆疫情嚴峻,但當局嚴重壓制真相,實際嚴重程度和官方公佈的信息出入很大。

8月14日,廣東深圳羅湖區水貝盒馬鮮生超市的一名女員工確診,其3名親屬和2名同事核酸檢測呈陽性。15日,深圳21家盒馬門店暫停營業,她的老家陸豐市的電影院全部暫停營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