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肺炎疫情在香港第三波爆發以來,健身中心繼3至5月停業後,再次被政府強制停業。8月10日,東區區議員李予信連同體育及舞蹈教育界召開記者會,斥責政府把關不力造成疫情爆發,卻要「一刀切」將沒有爆發群組感染的健身行業停業。

調查指四分之三受訪者只能撐三個月

健身搏擊運動業界大聯盟問卷調查顯示,收到的900份回應中,超過七成受訪者表示業主沒有因停業令而減租,要在沒有收入的情況下照常付租金。七成五受訪者表示,如此下去,只夠支撐三個月就將結業(歇業)。業界要求政府安排第三輪防疫抗疫基金,發給受第三波疫情影響,特別是遭到強制停業的行業。

雖然在第二輪防疫抗疫基金中,政府向健身中心派發10萬元。但是,業界近一半受訪者表示尚未收到。經營拳館的泰拳教練柯尊鼎指,統一派發10萬元沒有考慮到鋪位面積與租金差異。調查顯示,有三分之一的拳館表示租金在10萬到30萬之間。政府發給的10萬賠償金尚不足以支付1個月租金。第二輪防疫基金也對小部份教練發放7,500元。但是柯尊鼎指六成教練都不符合這項卑微的受惠標準,拿不到一點補助。

教練指疫情爆發因政府失職 要求政府賠償

另一名經營拳館的泰拳教練鄧俊敏指,3月因為疫情停業42日,可以說是天災。7月疫情爆發則是人禍,比3月份更加嚴重。

他表示,自己的家庭還在供樓(還房貸),3月份時妻子有工作,還能勉強支持(支撐),可是近日妻子也被公司裁員。如果拳館繼續停業,3個月後就會破產。他表示,這並非自己經營不善所致,完全是因為政府抗疫不力致使疫情爆發,要求政府應給予賠償。

場地長期關閉 運動員被迫公園練習

李予信表示,過去的確診個案中,只有極少數個案與健身中心有關,沒有出現過群組感染,健身中心可以在做足防疫措施的前提下安全重開。

去年在馬來西亞檳城獲得金牌的拳擊運動員袁文俊表示:「荒謬的是,前一陣食肆(餐廳)就一刀切全部取消堂食,見到很心酸的場面,大家在街上吃飯。對於運動員也是一樣,為甚麼一個很好的室內環境,做好防疫措施、消毒、體溫檢測,不能做運動?要在街上做?」他表示,做搏擊運動很多時候都要接觸地面,在街上怎麼保證地面是乾淨的呢?

袁文俊說,自己練了十幾年才取得一點成績,如果半年不做運動,體能就跟不上。「是不是大家覺得,做運動不是必需的?返工才是必需的?從來都沒有停工,而工作環境感染的風險也是很高的。對於我們職業運動員來講,練習就是工作。」

W.M.F世界拳王吳景聰表示,在疫情下無法比賽,也無法教學、訓練,只能去公園進行運動員生涯。長此下去體能會下降,希望能在充足防疫措施下重開健身中心。

舞蹈教室一直注重防疫 若長期關閉將流失人才

經營舞蹈教室的韓錦濤也表示,舞蹈教室一直遵從防疫指令。甚至在政府要求戴口罩之前,就要求學員戴口罩跳舞,並且做好場地消毒工作。

她表示,停業除了損失金錢,更重要的是對本地的舞蹈演藝發展打擊沉重。她說,舞蹈教室並不只是一個娛樂場所,舞者都是經過多年訓練,也需要持續訓練才能保持專業水平。這些舞者曾代表香港,去北京、台灣等地參與「香港節」表演。並且在中、小學進行舞蹈教育,栽培下一代。如果幾個月不開,香港的舞蹈行業就無法延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