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6日,是中國(中共)駐美記者續簽工作簽證的最後期限。最近幾天,中方不斷發出警告說,如果中國(中共)駐美記者拿不到簽證而被迫撤離的話,中方將會對美國實施「猛烈報復」。美國政府出奇冷靜,但並無對中共讓步的跡象。

這場風波起源於被網民稱為「戰狼式」媒體人胡錫進8月3日發出的一條推文。推文說,由於美國至今拒絕向駐美的中國記者續發簽證,中方已做好被迫從美國撤出全部記者的最壞準備,並將「猛烈報復」。

胡錫進是中共宣傳喉舌《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的總編輯。中美關係交惡以來,胡錫進成為輿論場上最活躍的媒體人。

胡錫進在推文中還語帶威脅地提到美國在香港有幾百名記者,暗示他們可能會成為中方報復的對象。

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當天呼應胡錫進的推文說,如果美方「一意孤行」,「中方必將被迫做出必要和正當的反應」。

8月6號:中共駐美記者最後離境日期?

8月6日並非像中國(中共)媒體宣稱的那樣是中國駐美記者最後離境日期,它只是中方為施壓美方進行宣傳而製造的一個時間點。過去,中國記者一旦獲得入境簽證進入美國,他們基本沒有停留期限的限制。但今年5月8日,美方基於對等原則,對中國駐美記者簽證有效期進行了大幅調整,縮短至90天以內,每90天就要重新申請延期。

到了8月6日如果續簽申請沒有得到拒簽通知就意味著還在審理之中,記者在美國的逗留就不算違法,他們最長可以再逗留90天至11月4日。如果此時續簽申請還沒有得到批准,他們就必須離境。但他們還有一個選擇,就是再次提出申請。

因此,至少在11月4日之前,中共記者不會失去合法逗留身份,也不存在所謂所有中共記者都必須全部撤離的危險。

池魚之殃?香港媒體環境今非昔比

在香港方面,由於國安法的推行,香港的新聞環境和政治環境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外國媒體已經受到了明顯的影響。

香港外國記者會(FCC)8月6日發表聲明說,已經了解到有多名外國駐港記者簽證續簽被延誤。該組織表示,「香港長久以來都保護記者權益,延誤(續簽)做法相當不尋常。」他們認為,中美媒體大戰可能會給香港的外國記者帶來更大的壓力。

香港外國記者會呼籲中美兩國政府不要針對香港美國記者和媒體進行報復,否則會損害香港的資訊自由以及其國際地位和聲譽。

《紐約時報》上個月在國安法生效後宣佈,它的數碼新聞業務將撤離香港,遷至南韓的首都首爾。

這家全球知名度很高的媒體說,其部份員工在申請簽證方面遇到了問題。《紐時》長期在中國工作的資深中國事務記者褚百亮(Chris Buckley)遭到北京驅逐後來到香港申請工作簽證,但遭到當局的拒絕。

香港《南華早報》說,有一名美國駐港記者表示,美國記者對自己可能會被迫中斷在香港的生活「感到了巨大的不確定性和擔憂」。

該報引用這名記者的話說:「現在很清楚,駐香港的(外國)記者越來越多地遇到了駐大陸的(外國)記者已經遭遇很長時間的同樣的問題。」

「看起來,在如何處理媒體問題方面,北京的官員開始越來越多地替香港政府作決定。」

沒有硝煙的戰場較量早已開始

此輪中美媒體大戰爆發於今年2月,《華爾街日報》有一篇評論性文章的標題引起中方的不滿,隨即上升到外交層面。中共外交部要求該報向中方作出正式道歉,否則將進行報復。當《華爾街日報》的道歉沒有讓中共滿意後,中國在2月19日驅逐了該報駐北京的三名記者。

也就在幾乎同一時間,美國國務院宣佈認定新華通訊社、中國環球電視網、中國國際廣播電台、《中國日報》發行公司,以及《人民日報》發行商美國海天發展公司等五家官媒為「外交使團」。

3月份,美國國務院要求這五家中國官媒的人數從160人壓縮到100人。中共採取的報復措施是,吊銷了美國三家主要媒體十幾名駐京記者的記者證。

5月份,美國國務院宣佈把中共駐美記者的簽證期限和續簽期限都改為90天。

美國:中共「大外宣」的主戰場

中美媒體大戰雖然只是今年才集中爆發出來,但雙方在新聞領域的矛盾卻由來已久。伴隨著中國(中共)經濟力量的增長,以爭奪全球話語權為目的的大外宣戰役隨之也在全球各地擴展開來。言論和新聞報道最為自由的美國,成為中國大外宣的主戰場。

這些年來,生活在美國的大多人都會注意到中共媒體侵入了美國社會的各個方面,從紐約到華盛頓、從芝加哥到洛杉磯,到處都可以看到中共官媒的宣傳。無論是白宮的記者會,還是華府各個智囊機構的研討會,或者美國各個學府舉行的許多會議都會看到中共官媒記者的身影。

觀察人士指出,在美國向中國媒體敞開大門的同時,中國國內的言論控制和媒體控制卻日趨嚴厲。

美國駐華記者所屬的美國媒體網站幾乎全部遭到中共當局的封殺。美國以及其它西方國家的駐華記者受到各種限制,到處遭到刁難。中共官方通過各種手段對西方記者製造恐懼以影響他們的報道內容,比如縮短簽證有效期、拒絕給他們不喜歡的外國記者發放簽證、甚至直接驅逐記者。

白宮、國會目標日趨一致

觀察人士說,這種嚴重不對等的情況激起了美國新聞界和政界的普遍反感。美國國會議員多次提出中美媒體對等議案,維護美國媒體和記者的正當權益。但在視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為立國之本之一的美國,這種議案卻很難得到通過。

最近兩年,隨著中美關係的急劇惡化,美國國會兩黨在許多中國議題上達成了更多共識。美國的決策者顯然已經下決心要扭轉兩國之間存在的這種互駐記者全面失衡的局面。#

( 轉自美國之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