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零年末,北非、西亞地區自從突尼斯開始,大約二十個國家,忽然之間就興起了一股民眾反獨裁的大潮。這些獨裁國家的民眾,長期默默的忍受著獨裁者的威壓、欺凌。之前,世界普遍覺得這些國家不可能出現民眾對民主和平等訴求。突尼斯、埃及、也門、利比亞的獨裁政權忽然就這樣子在民眾的聲討中瓦解、或面臨瓦解,讓全世界的政客、權貴們覺得驚訝的同時,也讓其餘的獨裁政權心有戚戚焉 。

中國史上首次花開與不開的革命

據說因為突尼斯的國花是茉莉花,所以這一波民眾運動又被稱為「茉莉花革命」,埃及的國花是睡蓮花,葉門的國花是咖啡花,利比亞的國花是石榴花。總之,這次民眾的革命運動也被稱為是一場花卉革命。看來代表美麗漂亮和不代表力量的花兒們,開始展示她美的力量了。

其實中國歷史上,根據故事流傳,之前真的發生過更早的一場花卉革命。明代文人李汝珍的傳奇小說《鏡花緣》中,就記載了這樣一場波及了天上人間的大事件。話說唐朝,心狠手辣的獨裁者武則天冬日登基,見得雪花飛舞、心情愉快。但是武后的歡樂,一定是要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的,不然便不算快樂,她居然下旨命令百花綻放。眾多花仙不敢違命,大冬天逆時令開花。唯獨牡丹仙子,對武則天的要求完全無視,拒不開放。武則天她一怒之下,滿園的牡丹於是就這樣被焚了。花神豈容人來禍、再牛皮的帝王也只是個小小的凡人而已,後來牡丹仙子懲戒了不知天高、不懂則天順道的武則天。

(pixabay)
(pixabay)

看來,牡丹花不但看起來漂亮、華貴,而且還很有風骨。這很符合歷史上正宗中國人的秉性,於是牡丹花被選作中國的國花,還是挺有道理。

中國會出現牡丹花開嗎?

回想起《鏡花緣》,小時候讀得如癡如醉。這當兒想起來,忽然覺得怎麼說的都是當下的中國面目呢;「兩面國」的人天生兩面臉,對著人一張臉,背著人又是一張臉。即使對著人的那張臉也是變化無常,對「儒巾綢衫」者,便「和顏悅色,滿面謙恭光景」,對破舊衣衫者,冷冷淡淡,話無半句。一旦人們揭開他的浩然巾,就露出一副猙獰的本相。「無腸國」裏富翁刻薄醃咂(北方方言,意同骯髒),用糞做飯供應奴僕。「穿胸國」的人心又歪又漏。「翼民國」的人頭長五尺,都因好聽奉承而致。「結胸國」的人胸前高出一塊,只緣好吃懶做。「犬封國」的人長著狗頭。「豕喙國」的人長著一張豬嘴。

荒誕故事與現實的高度重疊,真是讓人難過。這樣子淪落的國民,如何懂得甚麼叫尊貴、如何願意為尊嚴而戰?

但是現在是老天在催了,冬未去、春已到,全世界的花仙子們就早早發威了。在人們恍然未覺的時候,運轉天象、此消彼長,獨裁的氣運消散、民眾心中的自我尊嚴感、正義感驟然升騰。

傳說,剛剛過去的這個冬天,是被稱作千年極寒的一個冬天。寒冷,可未必就是那麼的極寒,然而人類、從人類的整個歷史中看,人類的確剛剛走過有史以來最嚴酷「寒冬」,真善忍要被趕盡殺絕、光明要被永恆的黑暗淹沒,面對黑暗勢力的威壓,全世界的人幾乎都啞然一片。莫說邪惡勢力之強盛,就只這殘忍的沉默,都足以讓這個世界跌入絕對零度、跌入死亡。

可是人類的春天他又來了。善良和光明、以及人性中花兒般美好的本性似乎又重新在發生。

此花開、彼花落

在突尼斯,是甚麼觸發了這一場花卉革命呢?整起事件起因是發生在該國南部城市西迪布基德,一位二十六歲青年穆罕默德布瓦吉吉,拉著一部攤車在街上販賣蔬菜水果,但因為沒有申請擺攤執照而被警察部門沒收攤車。不久之後,他因為抗議警察執法而於二零一零年十二月十七日自焚,導致一連串反政府的示威抗議正式開始並逐漸擴散至全國。二零一一年一月十四日,獨裁者本阿里出逃。

在埃及,二零一一年埃及革命是指從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五日開始的,這天即是廣為所知的「憤怒之日」,由埃及民眾策動進行的一系列街頭示威、遊行、集會、罷工等反獨裁政府活動。超過一百萬人參與了此次抗議,他們要求埃及總統胡斯尼穆巴拉克下台。獨裁者穆巴拉克暴力鎮壓。警察、軍隊陸續停止執行鎮壓命令。 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一日,貪婪冷血的穆巴拉克被迫宣佈下台走人。

在葉門,起因於民眾要求政府修改憲法,以改善經濟與失業的問題,但政府回絕了這項建議。於是二零一一年一月中旬開始在葉門爆發一系列的反獨裁政府示威。超過一萬六千名葉門反政府示威者,聚集在沙那街頭,要求已經在位三十二年的總統沙雷(Ali Abdullah Saleh)下台。不過在隨時間增加的民眾壓力下,二零一一年二月二日,執政三十二年的獨裁者、總統沙雷宣佈不會尋求新的任期,也不會傳位給他的兒子。

利比亞,從二零一一年二月起,示威抗議從利比亞第二大城市班加西開始,並逐漸向全國蔓延,民眾要求從一九六九年就已經上台統治至今長達四十二年的領導人穆阿邁爾卡扎菲下台。卡扎菲精神錯亂、亢奮並且嗜殺,用導彈、戰鬥機攻擊自己的民眾,跟中共如出一轍的殘忍瘋狂。雖然他不乏死忠擁護者的暴力支持,他的下台幾乎是看得見的。就算他能成功保權,也絕對是元氣大傷、邪氣大消。要被淘汰的人,就是這樣。從法國等國家已經開始跟反對派的過渡政府建立外交關係上看,卡扎菲能像以往那樣掌握政權應該是不會再發生的事情了。

運乾坤、天地開

在獨裁國家,一個小販自焚,在執政者和民眾眼裏,實在是不足為奇、雞蛋碰石頭一樣的找死。政府要抓你就乖乖的被抓,反抗是不識時務的傻子。在獨裁國家,小老百姓敢撲上去跟政府要人權、要公平,在執政者和民眾眼裏,實在是蠢透了的瘋子,你有本事也當官去貪污、有本事也結交權貴去掠奪啊!在獨裁國家,抓你們殺你們還敢不害怕,屁民們居然敢抄起武器來跟政府對著幹,居然不要命,嘖嘖,天底下還有這樣的白癡,你人都死了甚麼都沒有了,要人權要公平有甚麼用啊!不能吃也不能喝的騙人的東西,都是美國人騙你們的謊話,美國人也沒有人權、沒有公平!

上面的邏輯,在中國非常的吃香,非常非常的吃香,雖然正常人看起來臭不可聞,但是在目前的中國某些人眼裏,的確是精神臭豆腐。是的,很多人就是精神上喜歡享用糞便,如同林之洋撞見的無腸國國民。

變態的邏輯,為甚麼就有人會覺得理所當然呢?為甚麼在中東一帶的獨裁政權下的民眾,忽然就覺得理所當不然了呢?當人被邪惡影響、抑制著的時候,人腦袋裏就會覺得變態的邏輯好天經地義、好正常好正常的。這種時候、歪理盛行,正義、光明、真善忍、所有人類中最美好的追求和準則,都被認為是傻的了。當控制人的邪惡勢力被消除掉,人們從它的抑制下被釋放出來,就會重新追求正義、光明、以及相信真、善、忍是不變的永恆標準。

(pixabay)
(pixabay)

你看,一個國度一個花神,全世界許多國家轟轟烈烈的花卉怒放。

而中國,你不知道。自從二零一零年夏天,無聲無形的、不知不覺的,中國人的精神面貌就開始變化了,二零一零年的下半年,這種悄無聲息的變化非常迅速,幾乎是每周都感覺到明顯的不同。過去邪氣高漲的人,漸漸的在褪色、他們作惡的內在膽氣一層一層的在銷蝕。過去很多癡迷於中共的人、一些人呆若木雞、一些人茫然若失。而更多的人們,開始人性復甦、開始理智重現、開始認清中共之面目。讓很多人意想不到的是,斥罵共產黨、反中共態度最堅決的,反而是曾經為共產黨賣命的那些中老年人。

中國的大地上,一股失望和慌亂的氣氛在蔓延,不是人在慌張,是那東西感到末日絕望了,人們,只是在感受這東西的心情而已。慌亂、茫然籠罩下的人們,理智和人性反而都在日益強盛中。

「明朝游上苑,火急報春知。花須連夜發,莫待曉風吹。」不管這句話是不是武則天說的,現在念說起來,真來勁兒。為甚麼?當其時也。

~本文轉自216期【新紀元週刊】「自由評論」欄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