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60萬港人參與香港立法會選舉民主派初選後,7月18日至31日為立法會換屆選舉提名期。

報名競逐連任港島議席的現任民主黨立法會議員許智峰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表示,此次選舉民主派候選人將面臨港府與北京「無所不用其極地全面打壓」:威嚇、檢控、抓捕、坐牢、DQ(取消資格)等等手段。然而港人「反抗意志與清醒的程度處於歷史高位,民心向背清晰,人心未死」,民主派有望奪得過半數席次,主導議會。

7月21日白衣人襲擊市民事件一週年,眾多民眾上街抗議,遭到港警以胡椒噴霧驅散,多人被捕,其中包括許智峰。他被控阻差辦公,又被票控違反「限聚令」。「做議員面對的風險變得更加大,(港府)跟全世界的專制獨裁的政權都看齊了,他們把反對派送入監獄,經常在警署法庭出入都成為我們的日常事。」許智峰說,近一年來記者與議員成了高危險行業。

從政近十年,許智峰見證香港自由法治的沉淪。他說,當港人用盡所有溫和對話的談判路線後,卻全然徒然無功,於是出現了「佔中」和「雨傘運動」。去年6月12日,市民在街上以身體阻擋了惡法,港人再也別無選擇,只能以抗爭方式回應政府,主流民眾也從此認清,「跟共產黨對話是沒有意義的」。同時也讓他見證了巨大的人民力量。

接下來一場場街頭抗爭,市民被暴打、被虐打,被捉、被監禁。去年11月港警圍攻香港理工大學,許智峰與數千名學生堅守理大校園裏,校外的學生家長透過他協尋校園內的子女。

「他們說,你不用找他,不用叫他聽電話,你告訴我,他還平安。」有的父母請他轉告抗爭學生:「爸爸媽媽不想你太激動,不是不支持你,只是想你平安回來;我不會怪你做任何事,爸爸媽媽只是想你保住條命,想讓你知道以後都會那麼愛你。」

「那種生離死別是令人很傷感。」這是許智峰至今難忘的一幕。而他的妻子也時刻擔心丈夫能否在每回的抗爭中全身而退,「會不會隨時沒有了一隻眼,或者有一刻無端端被他們捉去之後就『送中』了。」

國安法通過後,香港社會大為恐慌,走資、移民,人人自危。他說,「香港真的變成了另一個世界。在法制上全面轉變成了專制獨裁去統治。」「有人如果選擇離開,我會很尊重。但我也希望有更多市民一起留守在香港,一起打贏這場仗。不到最後我們都不知道誰輸誰贏。」

家人希望他與妻小移民國外。「這裏是我們的家,如果我們的家被一個專制獨裁的政權破壞,我們有責任奮戰到最後一刻,就算這一場仗我們未必一定贏,甚至有可能會輸,守到最後一刻是我們的責任。同時看見這麼多年輕人用自己的青春和生命去繼續堅守,我們作為代議士也很有責任繼續留在這裏。所以我沒想過要走,我打算留在這裏跟他們抗爭到最後。」許智峰說。

民主派立法會選舉初選,由本土抗爭派候選人贏得多數選票,身為傳統民主派的許智峰認為,「大家都是爭取民主自由的陣營。大家有不同的方法,或者有不同的終點,但我們有共同的敵人,有共同的價值,所以我不會那樣去區分。」

「如果我們要整體民主陣營一起贏,光譜就要足夠寬。(抗爭)前線我們也說『和理非』和『勇武派』要一起合作,我想在政圈裏道理也是一樣的。我們不會輕易扔下『和理非』,在政圈裏也一樣。」許智峰說。

國安法通過後,香港的法制急速跌入專制獨裁,許智峰卻感到「市民的決心、反抗的意志與清醒的程度處在歷史高位」,於是他對未來抱以樂觀,「有希望是因為民心向背清晰,人心未死,無論制度跌得怎樣快,只會是專制獨裁的政權攬炒(同歸於盡)自己,令自己更加快地倒台。」

「所以我對香港人有信心,雖然未來很多很艱難的日子,很多很悲痛的時刻,很多手足被捕、去世或者流亡,但是我認為這場仗我們是會越打越好。」他說,「(立法會)選舉民主派取35個議席以上,35+,主導議會我是樂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