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1、12日香港舉行的民間自發初選投票,計有61萬人參與。同時,北京再次訓斥港府謊報軍情、錯失良機,令民主派更進一步有望在9月的立法會換屆選舉中取得勝利。香港的立法會類似西方的國會,具有傳遞民意、制定法律的重要作用。特別是中共人大強行制定「港版國安法」之後,具體條款還將由立法會決定。如何讓民主派獲得立法會70個席位中一半以上的席位,成了香港民眾的普遍心聲。

初選體現香港智慧的民主政治意識

去年11月香港區議會選舉,支持香港民主、反對中共暴政的泛民陣營取得壓倒性勝利,香港18個區中,17個區都是民主派當選,只有一個外島區依舊是親共的建制派把持。這令中共非常氣惱,香港原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在區議會選舉結束後變相下台。

區議員主要負責社區服務等基層事務,對於香港整體大方向的決策還沒發言權。為了切實維護香港的一國兩制,民主派還需要在立法會佔據一半以上的席位,從而真正控制立法會下屬的司法及法律事務委員會、工商、政制、發展、經濟發展、教育、環境、食品安全及環境衛生等18個事務委員會,切實參與到香港重大事件的決策中。

立法會70個議席的來源比較複雜,分5個部分,一是從香港島、九龍西、九龍東、新界西、新界東選出35個地方選區的議員;二是從23個界別以多數票制各選出一個議席;三是勞工功能界別以全票制選出3個議席;四是鄉議局、漁農界、保險界、航運交通界4個「特別功能界別」按選擇次序淘汰投票制,選出4個議席,五是區議會(第二)功能界別選出5席。

由於新當選的區議員很多都願意參與立法會選舉,在比例代表制下,就會出現民主派內部互相競爭、導致票源分散等混亂局面。

「三投三不投」初選聯署 類似請願簽名

於是,民主陣營參選者普通認為,需要一個良好的初選/協調機制,民主派才有希望奪取所需直選議席。

曾領導和平佔領中環而被判監16個月的港大法律學院副教授戴耀廷、立法會前議員區諾軒,以及各區有意參選人士達成協議,將在全港直選選區及超區舉行選民自願投票初選,選出的候選人才能去參加立法會選舉。

他們成立了「三投三不投」立會初選聯署(The Legco Petition say No to Primary dodgers),其實就是民間請願,籲香港選民2020年立法會選舉時,不投票給以下三種參選人:(1)反對舉行初選/協調的;(2)有初選/協調機制但不參與的;(3)初選落選後不肯退選或協調組隊的。

「三投三不投」 立會初選聯署 (網絡截圖)
「三投三不投」 立會初選聯署 (網絡截圖)

12日晚媒體公佈說,近61萬人參與這場無法律約束力、憑道義良知的全港首次初選。外國民眾讚嘆說,香港民間自發的初選非常理智,民眾配合得也非常好,這說明香港人很有智慧,也很得民主政治的精髓。

這次在夏天投票,民眾是很辛苦的,要帶証明文件去,票站點很少,主要是靠議員辦公室和黃店,手續又不方便,以及宣傳不足,仍然有61萬人參與,很了不起。

警方騷擾 無阻61萬民眾投票

為阻止初選,7月10日晚,警方突然持搜查令,到協助研發投票系統的香港民意研究中心位於黃竹坑南匯廣場的辦公室,指控有人涉及不誠實使用電腦,最終檢走數十部恆常用作調查的電腦。

民主動力其後在社交網站表示,鑑於警方突然到研究所進行調查以致打亂工作日程,為以防萬一,技術團隊因系統安全考慮,正為系統重設加密匙。因此11日所有服務站的開放時間須延後至中午12時正,結束時間維持晚上9時。

11日晚上22:15,民協何啟明表示,大批警員突然到蘇屋邨櫻桃樓互助委員會,聲稱有人投訴街站噪音問題,又指展板上一張揮春上的一小角落有細字標語涉嫌違反「國安法」。警員要求互委會成員遮蔽口號後,未拘捕任何人就離開。

第一天投票後,戴耀廷在社交網站表示,首日有近23萬人投票,遠超他們預期兩日投票數字的17萬人;到了第二天,共有近61萬人投票,晚上大紀元在眾多投票點做了直播,很多義工從早上9點忙到晚上9點。很多民眾表示,無論再熱,也要出來投票,表達對民主的支持。

戴耀廷14日表示,今次初選可令民主派在9月立會地區直選配票工作更順暢,令達到「35+」目標進一步提高。他提出「乘勝追擊」新目標,表示建制選民對「港版國安法」亦感不滿,如成功把他們「由藍轉黃」,可形成一股「政治旋風」,可令民主派取得議席增加至「40+」,甚至最新預測可能達到「45+」。

中聯辦氣急敗壞 要DQ候選人

有香港親共陣營內部爆料,12日晚60萬人投票初選消息傳到中南海,北京高層十分震怒害怕,罵中聯辦怎麼沒能及時阻止初選。

13日晚,中聯辦發表聲明,指責香港泛民「非法初選」,指責反對派簽署「共同綱領」,揚言協調參選立法會的目標就是要控制立法會、否決財政預算案、癱瘓特區政府、全面「攬炒」香港等,已經涉嫌觸犯「港版國安法」第22條以及本地選舉法律。

不過懂點法律的人都知道,這次名義上叫初選,實質只是民間請願,只不過請願書是以選票的方式進行,這根本不涉及法律。這種內部投票方式談不上非法初選。

14日中聯辦喉舌《大公報》直接說,要DQ(disqualify,取消資格)所有參加初選的人、DQ所有簽署共同綱領的人。

外界評論,這次初選等於是60萬人聯合起來公開對抗北京,給新頒布的「國安法」一個下馬威,同時給國際社會傳遞了港人不屈服的強烈信息。誰賦予了共港政府隨意DQ別人的權力?港府若真的把民主派候選人都DQ了,全世界都看得見,美國會坐視不管嗎?

北京越做出離譜的事 美國制裁越升級

時事評論員蕭若元日前在台灣製作節目表示,「61萬人投了票,又是令到北京非常頭痛的一件事,即是在接下來的選舉入面,比起區議會選舉,是否會再多數十萬人投票呢?然後因為『國安法』,是否又會有二三十萬人由藍絲轉為黃絲呢?因投票是暗票來的,你始終捉他不到的。」

「我們就等北京做些很離譜事去應對。」蕭若元說,「我覺得北京一定會想辧法DQ黃之鋒,但可否DQ全部本土派和抗爭派呢?」

「天滅中共」正在進行時

香港《新紀元周刊》7月號刊文《為推國安法 中共或在立法會選舉五方面造假》,文中指出,這5方面包括:1,修改選舉條例,讓建制派有更多機會勝出;2,選票上造假;3,取消泛民參選人資格;4,引入電子投票機造假;5,暗殺、褫奪當選議員或候選人。

不過,正如「被嫖娼」的大陸法學家許章潤所說,「人間不是匪幫」,「憤怒的人民不再恐懼」。現在港府稱「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或「榮光歸香港」都違背「國安法」,而如今香港很多地方都出現了「天滅中共」的張貼或標語,卻沒有警察敢說這是違背了「國安法」。

大紀元派發義工阿娟在給《新紀元》「讓世界聽到香港聲音」國語英語視頻大賽投稿中,講述了7月1日她因散發「天滅中共」的張貼而被警方關押在北角警署一天一夜。

阿娟透露,「警察說送我回大陸活摘器官,我的眼淚馬上落下來,太心痛了!」她表示自己沒有做錯任何事,一直拒絕穿囚服。阿娟認為,「天滅中共」是老百姓的願望和期待,談不上犯法。

「警察說我違背了『國安法』、勾結外國勢力顛覆中共政權。我這個單張寫的是『天滅中共』,我問他,『這個天是屬於哪個國家?』 他答不出來,最後他也沒有告訴我我到底犯了哪條法。」

有評論指,「天滅中共」其實是一個驅邪護身符,中共就是人間最大的邪魔。當越來越多的人認同這點,就會形成一股強大民意,出現水能覆舟、雞蛋撞倒高牆的神奇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