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括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淑莊、民主黨主席立法會議員胡志偉和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黃碧雲、立法會議員毛孟靜、教育界立法會議員葉建源、社福界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在內的民主派議員,今日(6月26日)就早前披露的關於「港版國安法」草案說明予以回應。

他們共同的聲音是全力反對「港版國安法」在港實施,同時認為,「港版國安法」包含「666」邪惡至極,它將香港普通法打開缺口,並嚴重影響司法獨立,亦將所有香港人陷入萬劫不復的危險境地,因此,香港人一定要反抗到底。

黃碧雲:「國安法」「666」邪惡至極  一定要反抗到底

身為基督徒的黃碧雲表示,目前「港版國安法」草案有6章,「總共66條,加起來就是666,是不是很邪惡呢?邪惡到極,邪惡到三扒兩撥(隨隨便便)就在北京搞掂(完成)了,邪惡到不用諮詢香港人,邪惡到中共可以串通保皇黨和立法會的主席(梁君彥),不准我們提任何緊急口頭問題,不批准我們有休會的辯論,然後說不知道甚麼時候,不是很緊急,那邊說不是很緊急,這邊又說在這個月內,可能這一、兩天就會拍板通過,一條影響香港7百萬人,影響我們的行政、立法、司法,但是竟然可以完全奪去立法會討論的機會,奪去立法權。」

按照「港版國安法」草案的說明,必須由行政長官指定法官審理與國家安全相關的案件,黃碧雲認為,林鄭月娥這位由小圈子產出出來的特首其姿態完全是傾斜的。「無論怎樣掩飾都好,講到會由特首,我們的行政長官,成立國家安全委員會,擺放『三司』下去,擺放局長下去,擺放紀律部隊的署長下去,但大家都見到,林鄭,作為行政長官,她是小圈子選舉產生,她不是普選出來的特首,在『反送中』和她就任以來,大家見她根本上完全是傾斜,是向著中共,完全沒有站在香港人的角度、維護過我們香港的這個制度和我們的權利,所以你靠這個特首領導的這個『國家安全委員會』,肯定都是作廢的了。」

黃碧雲還指,「中央還要安插,指定一個顧問,盯著這個『國安委員會』,還要再加一個『國安公署』,要監督指導,所以明擺著就是中共是要直接介入香港的內部事務,由行政、立法到司法,都要干預,所以這個是非常邪惡的一條惡法。」

黃碧雲重申民主黨的立場,「在沒有落實《基本法》所承諾的雙普選,令到我們有全面普選產生的立法機關和行政長官之前,我們是不贊成,要訂立『國安法』或者將就23條立法的,很清楚的原因,特首不是普選產生,她是保護不了我們的權益,現在已經明擺著很清楚了,北京直插一刀,插進香港的心臟裏。」

黃碧雲認為,「港版國安法」不公佈的原因,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委員梁愛詩的說辭透露了秘密。「為甚麼整條條文到現在,都差不多通過之前,竟然不公佈出來呢?梁愛詩就把這個秘密告訴我們了,因為不想公佈了之後香港有激烈的反抗,反對『國安法』,不公佈是因為害怕我們香港人出來反抗,這個是不是很大很大的謊言呢?因為政府竟然在這些條文沒有公佈之前,已經大賣廣告,說大多數香港人支持『國安法』,『國安法』不會影響香港人的權利,只是會影響一小撮人,沒事的沒事的,如果香港人那麼歡迎這個『國安法』,為甚麼又害怕披露細節,害怕很多人會走上街頭抗議呢?這個根本上,你用遮羞布掩蓋,都掩蓋不了這個666邪惡的『國安法』本質,所以我呼籲市民,一定要反抗到底。」

張超雄:讓所有香港人陷入危險境地

張超雄表示,香港人是在任人宰割,「雖然沒有辦法知道這條惡法的內容,但我們知道這條法例很兇,我們沒有辦法,連具體內容去理解一下都不可以,不要說表達意見,裏面牽涉到這個法律的凌駕性,要建立一個中央的機制在香港,作為一個太上皇,它們可以在香港執法,可以『送中』。」

他質疑,這條法律是否「包括了佩槍、包括了竊聽、包括了收集很多私隱(隱私)的資料,以國家安全之名,去操控一切。」

張超雄進一步揭開中國大陸的法律問題,有可能會在香港出現:「我們之所以有『一國兩制』,就是因為它們大陸的法律、它們的系統,最大的問題就是一個隨意性,即是任它亂來,以『國安法』之名,去拘捕一些環保人士、宗教人士、一些維權人士、一些推動民主的人士、一些推動學術自由或者維護一些少數族裔的基本權益、保留一些少數族裔文化的人士,這些已經發生了,正在發生,這些會不會在香港出現呢?」

更令他感到荒謬的是,「連這個法例甚麼時候通過香港人都不可以知道,然後似乎就要馬上執行。」

這完全違背香港的做法:「在機制上,這條法例就算放在附件3(基本法附件3),都要特首刊憲,宣佈它的實施日期,才正式生效,如果林鄭還有一點點心,是為香港的話,她至少不要立刻宣佈即時生效。」

他認為很多問題是應該通過討論去澄清。例如:「『香港獨立』是不是違反『國安法』?在街頭喊『結束一黨專政』,是不是違反『國安法』?很多無論在學術、宗教或者其他的機構,一些非政府組織的立場,一些跟國內的交流,跟海外機構的聯繫,這些會不會踩到地雷?」

張超雄敦促特首林鄭月娥給出討論空間:「如果她完全不給時間,我們很清楚看到,這個特區政府完全是出賣香港,也都會把所有人,我是講所有的香港人,不是一小撮人,陷於一個極危險的境地。」

陳淑莊:「港版國安法」將嚴重影響司法獨立

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陳淑莊表示,公民黨一直認為「港版國安法」的出爐代表「一國兩制」的死亡,她表示,代表公民黨再次重申反對「港版國安法」。

對於由特首指派法官及「法官所謂的雙重效忠的問題」表示擔憂,認為是「史無前例」的,因此無從諮詢。

她說:「就算林鄭月娥說她一定會問這個首席大法官的意見的時候,但是,這一類型的案件,從來都沒有在香港出現過的,究竟又如何諮詢呢?會不會特首反而要諮詢這個公署的這個黨委書記呢?這樣才取得意見的。」

關於「港版國安法」草案說明的部份,陳淑莊表示「相當憂慮」。「說公署要跟委員會有協調機制,公署去監督和去指導特區政府的工作,這個我明白,但是,那當然都不應該了,但是,公署還有責任的,就是公署的工作部門,如果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執法和司法機關,建立協作關係,加強信息共享和行動配合,這個部份我是相當相當擔心的。」

陳淑莊進一步指,「為甚麼要跟司法機關去溝通、去交換信息呢?還有一些所謂的秘密資料如何處理呢?會不會不再公開聆訊等等,甚至是執法的時候,雖然說要遵守法律,究竟是哪裏的法律呢?如果是那些很特別的個案,或者很特別的情況,會不會其實是要遵守的是國家的法律,那國家的法律就是,我有指示就甚麼都可以做,是不是?接著香港就會否出現『行政拘留』還是把你打包拿走,回去『行政拘留』?」

陳淑莊對於「港版國安法」將嚴重影響香港的司法獨立表示了極大擔憂。「絕對司法獨立不單止是管轄權的,不是只講法官可以沒有影響地審理案件,而且最重要的就是,法工委副主任講的話,我不覺得是對的,第一,我估計不到他對這個司法獨立的了解是這麼膚淺,或者這麼不準確,第二,我們是絕對擔心香港的司法獨立,是會因為這條『港版國安法』的種種的處理手法,特別是有公署可以指導或者甚至可以跟司法機關協作,是嚴重影響香港的司法獨立,這個是徹底破壞香港的最重要的一個基石。」

胡志偉:將香港普通法打開缺口

胡志偉表示,「港版國安法」在破壞香港的高度自治,並將完整的普通法司法系統打開缺口,注入大陸的一套東西。

對於今日《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譚惠珠提及「香港人沒有話語權」及「完全是中央政府的權力」的說法,胡志偉質疑, 「這個監核權,只不過就是它(中共)的手指縫隙漏出來的給香港特區政府或香港部門的時候,才把某部份的工作給特區政府去作管理的事宜。」

未來在港設立的「國安公署」和「國安顧問委員會」,胡志偉表示,「這兩者將直接督導在香港的警方內部的特別單位所展開的執法、調查、拘捕等程序。」因此「從這個角度來講,『港版國安法』,無論它的法律條文怎樣寫都好,很明顯已經讓香港原本完整的一個法律體系,出現一個重大的、大開中門的現象。」

「很多的建制派也好,保皇黨也好,那些大陸官員都好,經常叫香港人放心」,胡志偉認為,縱觀中共歷史,這些所謂的放心,「是掩飾不到『港版國安法』,實質上是讓大陸政府可以把全面管治權,直接延伸來到香港,然後按照它的政治需要,去處理甚麼叫國家安全的問題。」

「而國際社會也因此不再將香港視為『高度自治,港人治港』的城市」,胡志偉說,「香港曾經擁有的各種經濟貿易方面的特殊待遇也因此蕩然無存。」

胡志偉最後提醒大家不要忘記,「在大陸國家安全的觀念裏,是包含了文化安全、教育安全、金融系統安全、宗教的安全,其實這些都不是大家眼中所講的,可能挑戰那個國家安全的問題,實質上就是,所有反對政府,對政府提出批評的意見,都可以以涉及顛覆政權,影響國家安全的理由把你治罪。」他認為,這個才是令人不安的問題。

因此「也都確認了『港版國安法』,必然是會破壞香港『高度自治』的基礎,所以民主黨堅決反對『港版國安法』。」胡志偉說。

葉建源:「港版國安法」上 香港人無話語權

葉建源表示,香港人在「港版國安法」問題上沒有「話語權」是最大問題,而作為立法會的議員卻毫無渠道去表達任何意見,「去討論、去質詢有關『國安法』的問題,整個香港的市民,或者民意的代表,民選的代表,都沒有機會去表達意見。」

葉建源同時譴責立法會主席梁君彥,其在會見港澳辦主任夏寶龍之時也僅僅是在表達自己的意見,並未將立法會議員的意見帶到。

對於即將在香港設立的「港版國安法」,香港人到目前還未能看到草案條文,葉建源表示不解。「如果真是不讓香港市民知道,不讓全國人民知道,究竟原因是甚麼?」

另外,葉建源質疑,《基本法》與「港版國安法」兩者都屬於國家性的法律,「到底哪一個更大?」,「如果『國安法』的內容,跟《基本法》所規定的香港市民的權利,有衝突的話,或者有改變的話,究竟我們以哪個為準呢?」他對於「港版國安法」沒有澄清、討論和修改的機會表示失望。

毛孟靜也對「港版國安法」持反對意見認為,「港版國安法」與香港普通法難以相互平衡,她認為推出「港版國安法」的時間點值得質疑,「很顯然是在針對七一(大遊行),因為北京要極力在那一天維護其尊嚴保證不會有任何意外發生」,毛孟靜認為,中共要竭力讓香港人消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