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據大紀元獲悉資料顯示,北京密雲區驚現布魯氏菌病(簡稱「布病」) 高危人群病例。「布病」是由布魯氏桿菌屬引致的傳染病。這些細菌主要感染動物,如各種家畜,也是人畜共染的傳染病,直接或間接通過接觸被感染動物及其製品導致傳播。

在中共病毒(武漢肺炎)蔓延全球,世界各國遭受嚴重瘟疫重創之際,中國專家又發現新型G4豬流感病毒具有高度傳染人類的可能性;內蒙古鼠疫確診病例再現;如今,「布病」在北京密雲出現無疑是雪上加霜。

北京密雲出現布魯氏菌病感染者

北京密雲區河南寨鎮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的三份《關於布病高危人群血清學監測陽性結果的調查報告》。在6月5日和6月11日期間,有3名「布病」患者是陽性無症狀者。該調查報告顯示,2020年密雲區按照北京市疾控中心傳地所工作要求,對轄區內與牲畜及畜產品有接觸的重點人群開展「布病」血清學調查,調查中發現河南寨鎮監測點的石某某、李某某和劉某某,「布病」試管凝集試驗呈陽性。

根據調查報告中李某某的聯絡方式,7月4日,大紀元記者撥通電話問詢,對方說打錯電話,當問及當地說有人罹患「布病」時,對方稱「我們這裏沒有」,其他兩人電話均為佔線中。

北京密雲區河南寨鎮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在6月5日和6月11日的《關於布病高危人群血清學監測陽性結果的調查報告》(大紀元合成)
北京密雲區河南寨鎮社區衛生服務中心,在6月5日和6月11日的《關於布病高危人群血清學監測陽性結果的調查報告》(大紀元合成)

記者又致電北京密雲區河南寨鎮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的「好大夫在線」,一名男士接通電話。記者詢問「布病」情況時,該男士稱自己僅是服務中心「好大夫在線」辦公室人員,不是醫生。記者要求轉接醫生諮詢時,他說:「我們沒有電話問診,只能帶病人過來;你過來,到門診找大夫醫生。他們都在坐診,沒辦法到辦公室接電話。」

針對「布病」病人如何防控,本地是否有防護措施,社區衛生服務中心辦公人員回答:「有。」當問及具體措施時,他迴避說:「諮詢防控、防疫問題,每個區有每個區工作方式、具體要求,要到屬地社區衛生服務中心諮詢。」並一再強調該衛生服務中心「電話諮詢不了,沒有電話問診」。

7月8日,大紀元記者致電北京密雲區疾控中心主管負責人,和密雲區疾控中心辦公室負責人,就北京密雲地區有「布病」無症狀病例,調查「布病」在當地感染的具體情況和涉及範圍時,他們的回答一致為:「看衛建委官方網站,以官方發佈為準。當地具體病情,不清楚。」

7月9日,大紀元記者再次致電密雲區疾控中心辦公室負責人,問詢那裏出現「布病」無感染者病例,在防控「布病」傳染方面具體採取哪些防控措施,對方依然拒絕回答,並掛斷電話。

人畜共患病 沒有特定病徵

布魯氏菌病又稱波狀熱、地中海熱或馬耳他熱,是一種人獸共患傳染病,所有人均可被感染,無年齡、性別差異,通過直接或間接接觸被感染動物或其製品傳播。特別是許多疫源地仍存在畜間的持續傳播,從而頻繁傳播給人類。

2015年12月,據世界衛生組織、世界動物衛生組織、聯合國糧農組織聯合編寫的《人獸布魯氏菌病》書中介紹,布魯氏菌病可以隱性感染,也可以非典型發病。許多患者因症狀溫和而被誤診,即使嚴重感染仍很難進行鑑別診斷。

書中還提到,布魯氏菌病是公認的人獸共患病,既影響人的身體健康,又影響畜牧業發展,並可危及食品 安全,造成嚴重的社會和經濟損失。

布魯氏菌病的易感性取決於多種因素,包括免疫狀態、感染途徑、染菌數量,某種程度上也取決於布魯氏菌的「種」。儘管嚴重的併發症可出現在任何布魯氏菌種的感染中, 但是一般來說,羊種和豬種比牛種和犬種對人毒力更強。

常見感染途徑包括經皮膚切口或擦傷直接感染、經眼結膜感染、吸入有傳染性的氣溶膠、 食用未經消毒的奶及奶製品。輸血、器官移植和性傳播是罕見的傳播途徑。

布魯氏菌病在世界上許多地區是重要的人間傳染病,但因該病鮮為人知,所以很少被媒體報道。

大陸「布病」發病率   逐年攀升

2000年以來中國布魯氏菌病疫情持續上升,2014年全國共報告病例57,222例,報告發病率4.22/10 萬,在法定傳染病排名中從2000 年的第十六位上升至2014年的第六位。目前中國的布魯氏菌病疫情處於歷史上最嚴重時期,疫情分佈在全國 31 個省(區、直轄市) 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內蒙古、吉林和黑龍江等北方省(區)出現暴發和流行。

「布病」危機 中國部份感染病例

2011年東北農業大學曾發生多名學生感染「布病」的案例。據當時多家媒體報道,2010年12月19號,東北農業大學應用技術學院畜禽生產教育801班30名學生,在動物醫學學院實驗室進行「羊活體解剖學實驗」課時,未嚴格按標準實驗規範進行,使用無檢疫山羊,導致2011年3月至5月期間共有27名學生和1名教師陸續感染布魯氏菌病。校方延遲半年多,在9月5日,才首次公佈師生染病信息。這次感染布魯氏菌病事件涉及人數較多,引發社會關注。

2011年6月,浙江寧波市鎮海區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在對轄內兩家奶牛養殖場和一家屠宰場的工作人員進行抽血採樣時,也發現2名屠宰場工作人員感染布魯氏病。

2011年11月,黑龍江省飛鶴甘南歐美養殖有限公司陷入了「布病危機」,幾十名工人、600餘頭奶牛陸續染病。

中國大陸50年老廠黑龍江飛鶴乳業,陷入「布魯氏桿菌」傳染病危機,飛鶴數十名員工、600餘頭乳牛陸續感染傳染病。(網絡圖片)
中國大陸50年老廠黑龍江飛鶴乳業,陷入「布魯氏桿菌」傳染病危機,飛鶴數十名員工、600餘頭乳牛陸續感染傳染病。(網絡圖片)

2019年,中共疾病控制中心傳染病預防控制所研究員崔步雲在《中華流行病學雜誌》發表海南省布魯氏菌病疫情特徵研究,報告表明海南省「布病」疫畜傳染人的疫情嚴重。

2019年12月7日,據中共喉舌央視報道,中國農業科學院蘭州獸醫研究所317名師生進行布魯氏菌檢測,其中96人血清學監測呈陽性,無明顯症狀,被診斷為隱性感染。

蘭州獸醫研究所疑似患病人的檢測單 。(中國之聲 圖)
蘭州獸醫研究所疑似患病人的檢測單 。(中國之聲 圖)

蘭州獸醫研究所發佈。(網絡截圖)
蘭州獸醫研究所發佈。(網絡截圖)

專家:「布病」疫情嚴重 防治緊迫

2019年6月20日,中共農業農村部辦公廳印發《2019年國家動物疫病監測與流行病學調查計劃》通知,要求動物疫情監測站重點監測非洲豬瘟、口蹄疫、禽流感、布魯氏菌病等流行病。

流行病學調查計劃有關布魯氏菌病檢測中明確規定,對未免疫動物,血清學確診為陽性的,為患病;對免疫動物,在免疫抗體消失後,血清學確診為陽性,或病原學檢測方法結果為陽性的,為患病。

據中共原農業部、原國家衛計委印發的《國家布魯氏桿菌病防治計劃(2016年 – 2020年)》,2015年,中國報告人間「布病」病例56,989例,病例處歷史高位;;據對「布病」重點地區22個縣248個定點場群的監測與流行病學調查結果,牛羊的個體陽性率分別達到3.1%和3.3%,群體陽性率分別達到29%和34%。

依據2015年-2019年,中國法定傳染病疫情數據,「布病」發病人數每年平均3萬人以上;在中國26種乙類傳染病裏,「布病」發病人數排前十位。

該《2019年國家動物疫病監測與流行病學調查計劃》中顯示,「布魯氏菌病」防控一類重點地區,人間報告發病率超過1/10萬或畜間疫情未控制縣數佔總縣數30%以上的省份,包括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內蒙古、遼寧、吉林、黑龍江、山東、河南、陝西、甘肅、青海、寧夏、新疆等15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

中共疾病控制中心傳染病預防控制所研究員崔步雲認為,「這種狀況在所有法定報告傳染病中是極為罕見的,進一步說明了當前『布病』疫情的嚴重性,防治的緊迫性。」

人獸「布病」 傳染途徑及發病症狀

據《人獸布魯氏菌病》書中介紹,布魯氏菌是一種胞內寄生菌,感染的靶細胞主要是巨噬細胞與胎盤滋養層細胞也可在樹突狀細胞中生長繁殖,它的致病機制以胞內生存為主要特徵。

1985年,世界衛生組織布魯氏菌病專家委員會,將「布病」屬分成6個種,20種生物型,其中引起人類疾病的有羊、牛、豬和狗布魯菌,病原菌主要是接觸病畜或污染物,通過呼吸、口腔感染,引起急性或慢性傳染病。

人感染布魯氏菌後在臨床表現為病情輕重不一的數日乃至數周發熱(包括低熱)、多汗、乏力、肌肉和關節疼痛等症狀表現,多數患者出現淋巴結、肝、脾和睪丸腫大等可疑症狀及體徵 , 嚴重的可能導致中樞神經損傷,引起腦膜炎等併發症。此病發病早期不易與其他發熱性疾病相鑑別。如在急性期治療不徹底, 病情極易轉為慢性, 相當一部份患者病程可達數年甚至幾十年, 嚴重者常年臥床不起, 喪失勞動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