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國安惡法實施的嚴峻形勢下,無畏的香港人仍然堅持走上街頭進行抗爭。今日(7月6日),數十位抗爭者來到IFC(國際金融中心)進行「國安法」後的首次「和你Lunch」。智慧的香港人這次則用數字、用無字天書(白紙)、用異體字等另類方式表達訴求,仍然可唱《願榮光歸香港》,而抗爭的訴求仍然圍繞「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另類方式並無損他們爭取民主自由的決心。當日有警方截查抗爭者,但並未提及是否涉及「國安法」。

政府不讓提「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字眼,抗爭者就用數字來表達,一聲「唱數字歌」,眾人跟著合應:「05432680,04640242,09820,25374,5201314... ...」

政府不讓提「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字眼,抗爭者就用數字來表達,一聲「唱數字歌」,眾人跟著齊唱:「05432680,04640242,09820,25374,5201314... ...」(宋碧龍 / 大紀元)
政府不讓提「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字眼,抗爭者就用數字來表達,一聲「唱數字歌」,眾人跟著齊唱:「05432680,04640242,09820,25374,5201314... ...」(宋碧龍 / 大紀元)

政府不讓提「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字眼,抗爭者就用數字來表達,一聲「唱數字歌」,眾人跟著齊唱:「05432680,04640242,09820,25374,5201314... ...」(宋碧龍 / 大紀元)
政府不讓提「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字眼,抗爭者就用數字來表達,一聲「唱數字歌」,眾人跟著齊唱:「05432680,04640242,09820,25374,5201314... ...」(宋碧龍 / 大紀元)

而《願榮光歸香港》中爭取民主及自由的內涵早已深入人心,何需用文字表達,體現「音樂無國界」。

政府還不讓提「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字眼,抗爭者就換個說法,同樣意味深長。

政府不讓提「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字眼,抗爭者就換個說法,同樣意味深長。(宋碧龍 / 大紀元)
政府不讓提「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字眼,抗爭者就換個說法,同樣意味深長。(宋碧龍 / 大紀元)

政府不讓提「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字眼,抗爭者就換個說法,同樣意味深長。(宋碧龍 / 大紀元)
政府不讓提「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字眼,抗爭者就換個說法,同樣意味深長。(宋碧龍 / 大紀元)

「我們非常鍾意(喜歡)香港!」、「我們非常鍾意(喜歡)香港!」... ...,呼聲高昂。

「榮光香港」、「時代革新」、「自由香港」、「民主香港」... ...

「撐手足,撐到底」、「不自由,毋寧死」、「撐自由,撐到底」、「林鄭惡法,自由被厄(欺騙)」、「釋放抗爭義士」... ...

政府再不讓提「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字眼,抗爭者就手舉無字天書,此時無聲勝有聲。

政府不讓提「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字眼,抗爭者就手舉無字天書,此時無聲勝有聲。(宋碧龍 / 大紀元)
政府不讓提「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字眼,抗爭者就手舉無字天書,此時無聲勝有聲。(宋碧龍 / 大紀元)
政府不讓提「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字眼,抗爭者就手舉無字天書,此時無聲勝有聲。(宋碧龍 / 大紀元)
政府不讓提「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字眼,抗爭者就手舉無字天書,此時無聲勝有聲。(宋碧龍 / 大紀元)

不過,香港警方並未放過截查的任何機會。一名手持異體字「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標語的男士遭到盤查並被攝錄,並反覆將異體的「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進行攝錄。不久,該名抗爭者即獲得釋放,而他手持的異體「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標語則退還給他。

該名抗爭者在接受記者訪問時表示,警方稱將就標語諮詢上司後再做定奪,對於抗爭者是否涉「國安法」,警方尚不知所措。@

有手持異體字的「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標語遭到盤查並被攝錄,並反覆將異體的「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進行攝錄。(宋碧龍 / 大紀元)
有手持異體字的「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標語遭到盤查並被攝錄,並反覆將異體的「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進行攝錄。(宋碧龍 / 大紀元)

該名抗爭者在接受記者訪問時表示,警方稱將諮詢上司後再做定奪,但並未向該名抗爭人士提及是否他涉及「國安法」。(Bill / 大紀元)
該名抗爭者在接受記者訪問時表示,警方稱將諮詢上司後再做定奪,但並未向該名抗爭人士提及是否他涉及「國安法」。(Bill /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