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6月24日,有報道稱美國已決定將華為等一大批中國知名大企業認定為中國(中共)軍方擁有或控制。如果你對華為與中國軍方的聯繫深信不疑,那麼這份名單中居然有中國電信和中國移動,難道數億中國公眾每天使用的上網和手機服務居然也都是中國軍方提供的?

其實這裏有一個概念誤差。這批企業的名單其實是美國國防部根據1999年的《國防授權法》的要求擬訂的,只是2019年9月才應兩位議員的要求公佈出來。這一法案要求列出的是「由中國解放軍『擁有或控制』,以提供商業服務、製造、生產或出口的公司」,但這個表述仍然不完整,這次反倒是中國《環球時報》在2020年6月25日的報道使用了更準確的「由中國政府、軍方或國防工業擁有、控制或存在關聯的實體」的概念。這樣,才能解釋為何中國電信這種顯然不可能屬於中國軍方或軍工行業的企業榜上有名。

構成這份名單主體的當然是一批央企軍工巨頭。由於這些企業極為複雜的歷史沿革和組織架構,目前網上流傳的名單其實頗為混亂。比如,除中國航空工業集團、中國航空發動機集團、中國航天科技集團、中國航天科工集團之外,中國船舶集團實際上就是2019年才將90年代由中國船舶工業總公司分拆而成的中國船舶重工和中國船舶工業兩家重新合併而成,而中國北方工業集團、中國南方工業集團其實就是原兵器工業總公司分拆的兵器工業集團和兵器裝備集團的別稱而已,而且據說仍然要合二為一。另外,用於核發電的中廣核集團則與中國核工業集團不同,嚴格說並不屬於軍工企業。

這份名單中的中國中車和中國鐵建則是原鐵道部的工業和建設隊伍,軍用通訊和雷達製造商南京熊貓電子是原電子工業部發展而成的中國電子信息產業集團的子公司,海康威視是以原郵電部-信息產業部班底設立的中國電子科技集團(中電科)的上市公司,中國移動和中國電信嚴格說也是郵電部基因的產物,以電腦設備為主業的浪潮集團的前身也是地方國企山東電子設備廠,中科曙光是中國科學院背景。至於華為,雖然名為民企,其實與其創始人的軍旅生涯、高幹親屬背景、軍方業務往來和軍事化管理風格都官不可分。

軍工企業借軍民合作吸納民間資金

最說明問題的是,這些企業即使在作為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中,也越來越對自身的軍工背景和歷史沿革諱莫如深。如果只憑藉軍品業務,即使將中國軍火出口市場也算進來,它們也很難養活如此龐大的規模。事實上,直到近年,在它們分分合合的反覆體制「改革」(折騰)中,仍頻繁出現「瘦身健體」、「降本增效」、「壓減法人單位」、「化解落後產能」、「處僵治困」,以及「廠辦大集體改革」和「市政社會分離移交」等詞彙,可見其弊端之積重難返。

而最新的「混合所有制改革」,美其名曰吸收民間和外國投資,「發展生產力」,其實最根本的好處仍是為中共養活這些完全靠體量混進「世界500強」企業行列,資本和生產效率,自我發展和創新能力長期乏善可陳的巨獸,從而既有助於「公有制的主體地位」,「體現社會主義優越性」,又使中共壟斷全部武器及工業基礎,掌握巨大戰爭潛力和鎮壓手段,求得政權的心理安全感。

「軍民融合」戰略則一開始還美其名曰推廣軍民兩用技術的和平利用,到後來越來越演變為充份利用中國民用工業在全球化過程中引進吸收的大量國外先進技術反哺僵化落後的軍工。

利用強烈行政主導和畸形優先國企的證券市場,中國軍工隨便把一些最好聽的產能和概念拿出來加以包裝和炒作,就能在中國股民手中募集到百億資本,為國企和強軍輸血,而這些武器裝備和高技術到底水平和實力如何,股民們根本一竅不通,任其吹得天花亂墜。比如航天科技旗下就有13家上市公司,而它靠17萬員工完成的主要成就,美國SpaceX一家真正的民企僅僅用6000人就完成了。

中國軍工企業與民企關係千絲萬縷

其實,美國國防部的這個名單仍有所忽略。海康威視一類企業雖屬於軍工企業,但其產品其實真地與解放軍關係不大,而是專門服務於已在全國布設了2億個監視器/錄像頭的公安部或其更高級的幕後掌舵者——中央政法委。而中國情治部門旗下的企業更是神通廣大,業務無法無天。還有為轉移特殊資金和獲取西方技術而設立的多如牛毛,變幻莫測的白手套或皮包公司,更是根本無法用一個清單準確掌握。

這個名單雖不直接導致美國制裁,但總統在國家緊急狀態時可以採取凍結其在美財產等措施。對此中國政府和人民當然又是義憤填膺,因為實在想不通美國有甚麼權力可以這樣。其實這不過是特朗普的「現實主義」外交風格的表現,其實與中共的叢林法則挺合拍。這種國際關係理論認為國家間就是講利益,沒那麼多冠冕堂皇可講,美國認為中國是個不遵守國際規則和秩序,不擇手段不公平競爭的國家,特別是在將民用經貿往來中獲得的技術用於加強軍力,同時以軍力增長不斷挑戰美國主導的國際規則體繫上,中國搞得風生水起,不亦樂乎,當然美國就有權阻止這樣的中國企業從美國獲取資本、技術、市場等一切助力發展的資源。

這的確很不大氣,很不友好,但我們可以看一下中國有人今天剛剛對將於7月23日生效的中國外商投資負面清單2020版的梳理(當天就已消失),就能明白美國之舉的必要性了。

中國誓死抗拒沾手敏感行業

中國對外商投資仍然非常歡迎,而且特意放開了不少原來由中共親兒子們直接壟斷的領域,但仍然例外的業務包括:出版物印刷必須由中方控股;禁止投資衛星電視廣播地面接收設施生產;禁止投資互聯網新聞、網絡出版、網絡視聽節目和互聯網文化經營;禁止投資新聞機構;禁止投資書報音像和電子出版物的編輯、出版、製造業務;禁止投資廣播電台、電視台、電視頻道、傳輸設備;禁止投資廣電節目製作引進、電影製作發行放映和引進業務。

這還真不是怕這些市場的利潤滾入外國人腰包(中共在購買石油時可以給俄羅斯冤枉輸送數百億美元的暴利),而是必須控制大陸公眾能夠看到聽到甚麼,因為那可能意味著他們不再被愚弄。

另外,中共還禁止外商投資中國法律事務、社會調查和人文社會科學研究機構。這三條中,最後一條可能使大陸公眾得到思想啟蒙,但第一條其實根本不用擔心,對在中國採訪的外國記者,中國執法部門照打不誤,外國律師在已無法無天的中國法院面前又能如何?不過第二條除了可能使公眾了解到更多社會黑暗現實,還可能通過外國信用評級機構了解到中國政府和企業真實的信用,通過民意調查機構了解到民心民意。在流通領域僅剩的限制,禁止投資郵政和快遞業務也當然是因為中國政府不相信外企會嚴格查禁他們禁止中國公眾接觸的讀物。

對事實和真相如此恐懼的政府,你相信他們會遵守國際規則?所以,美國的這些制裁不是多了,而是少了,只怕執行不力。至於北京要反制高通、思科、蘋果和波音,那就讓他們甚麼都用國產的好了,從斷掉高級幹部的進口藥開始吧。#

(轉載:自由亞洲電台/原標題:朱兆基:美國制裁清單上的中國軍方企業都是些甚麼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