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份,傳習近平又遭遇政變。太子黨利用軍隊逼宮,習近平大肆報復,緊急調查太子黨、中共海軍原總司令吳勝利,消息尚未經證實。外界注意到七常委行蹤最近甚少露面,消息稱,每月必開的中共政治局常委會議,6月份被罕見取消。

中國問題專家陳破空日前在節目中說,中共高層每個月都會召開一系列高層會議,至少召開兩次政治局常委會會議。月初召開一次政治局常委全會會議,月未召開一次政治局會議。6月份的北京不尋常,七常委行蹤詭異,並未聚齊。

陳破空引述中共體制內的爆料人透露,在6月份,習近平又遭遇一場未遂政變。政變形式是紅二代和太子黨想利用在軍隊中的影響力,以逼宮的方式想逼習近平退位。

由於消息洩露,習近平得到消息後提前下手,對逼宮者大肆報復,並且對江澤民的心腹、中共海軍原總司令吳勝利展開調查。

這次政變傳聞似乎解釋了6月份北京種種詭異的政治異象。首先是北京街頭出現大量武警和便衣,以疫情防控為由對北京實施控制。

陳破空分析,由於疫情影響,北京街頭空無一人,居然出現大量武警和便衣,以疫情防控為由對北京實施控制,這些都不尋常。


由於疫情北京街頭空無一人,居然出現了大量武警和便衣。示意圖(NICOLAS ASFOURI/AFP via Getty Images)
由於疫情北京街頭空無一人,居然出現了大量武警和便衣。示意圖(NICOLAS ASFOURI/AFP via Getty Images)

之後是北京每月的政治局常委會議中斷,到6月29日,只開了一次政治局會議,而且只有習近平一個人的名字出現在報道中,其他六名常委中究竟誰出席誰缺席,外界不得而知,甚至有沒有開這個會都很難說。因為中共的電視台、報紙、網站都沒有影片和圖片,僅僅是主持人讀稿。

消息人士說,習近平躲過這次政變後,開始報復太子黨和軍方,一個動作就是搞審計,倒查軍級以上的官員,以前是倒查一年,現在是倒查14年,首先是從海軍司令員吳勝利查起,吳勝利也是太子黨人物,2017年吳勝利已被習近平逼退,倒查他,說明這次政變或者逼宮有吳勝利的參與,或者是其中一個主角之一。

習近平的第二個動作是對部隊大院進行「保護」和清除,在北京有很多部隊大院也是高幹大院,他們吃住都在那裏。他們突然接到習近平的通知說,他們的住房的要另行安置,而且對他們住房的超標部份要徵收租金。

消息說,之所以對他們重新安置,是要打亂他們之間的人際關係,怕他們互相串聯,因為他們在軍方很有實力。叫他們交租金,向他們收取費用,就是變相的報復。從現在開始,中共對這種退休的軍中高官降低待遇,這是政治上的信號。

這就像以前的常萬泉,他當過國防部長也是政治局委員,待遇本來相當高,後來被退休還降了軍級。因此他從北京大院搬走了,也是受到某種報復。

習近平的第三個動作是從地方政府手裏奪權,奪走預備役的掌控權。爆料人說,中印邊境的衝突是假相,習近平以印度要全面開戰為由,假裝備戰實際上調兵遣將,調集預備役服從中央軍委的命令,以此奪取對預備役的控制權。

習近平的第4個手段,就是在月底6月29號召開政治局會議,不商量國內外形勢與對策,也不關注南方洪災和北京疫情,而只研究「軍隊黨建條例」和「基層組織選舉條例」,反覆強調軍委主席負責制,對習近平個人的效忠。

有爆料人稱,6月份,習近平又遭遇了一場政變。示意圖(Jason Lee-Pool/Getty Images)
有爆料人稱,6月份,習近平又遭遇了一場政變。示意圖(Jason Lee-Pool/Getty Images)

而且強調四個意識、兩個維護,維護習近平核心地位。陳破空分析,習近平之所以對太子黨和紅二代採取這麼大動作,對整個軍隊大清洗,是因為習近平發現太子黨在軍中具有影響力,讓他大吃一驚,實際上在習近平上台前後,太子黨已經佔據中共軍方各處要津。

當時海軍司令員是吳勝利;海軍政委是胡耀邦的女婿劉曉江;空軍司令員是馬曉天,他也是中共大校之後也是紅二代;二炮部隊的指揮員張海陽,是前軍委副主席張震兒子等。都是位高權重,手握重權的軍中要員,中將、少將更不計其數。

習近平上台後,把太子黨紛紛打下去,不斷地提拔自己人,從浙江到福建,還有南京軍區往上提拔人,並不見新提拔的人就效忠於習,習也沒把握,雖太子黨龍頭人物離開了軍隊,但是他們在軍中的盤根錯節和他們的人際關係仍然很廣泛。

在6月份,太子黨紅二代通過軍隊或預備役方面的軍人逼宮,原本要在政治局常委開例會時包圍他們,逼習近平表態退位,讓粟戰書和王滬寧走人,其他人繼續主政。如這次政變成功,一方面是使用一定的軍力,發生一場不流血的政變。但被人提前告密導致失敗。

爆料人說,北京發生的第二波疫情也被習近平方面,用予防範紅二代和太子黨的政變,因為習摸不清他們究竟有多少人,身處何處?乾脆對北京進行全面封小區,特別是對一些重點地區封門封戶。

這樣讓太子黨和他們隱形的人馬無從下手,甚至一些航空航班取消,以及對鐵路公路運輸的限制和取消,表面上針對疫情,背後也都是針對這次政變。

香港時事評論員石山分析認為,這並不意味著習近平能如願以償,軍中的反抗會繼續存在,太子黨和紅二代在軍中佈局幾十年的關係,並不是一下子能斬斷,習近平這樣做可能會招來更大的凶險,或令一些人被逼上梁山不得不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