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暴警員於記利佐治街設封鎖線,封鎖線內有約50人,包括外籍傭工及中年市民。立法會議員陳志全、譚得志及記者亦被包圍,有防暴警員指「說是記者都不要讓他走,哪知道是否真的。」防暴警員向傳媒聯絡隊表示「有記者證才給他走」,檢查證件後大部份記者獲放行。唯警方突然指封鎖線外的記者「咪再衝擊我們條封鎖線,線快斷,退後去安全距離。」防暴警員情緒亦變得激動,遭傳媒聯絡隊警員阻止:「讓我們FMLC(傳媒聯絡)處理。」

警方將市民分成兩批,其中一批需要搜查隨身物品。 有手持《大紀元》報章的女士遭查問,警員亦抄下她的身份證資料。 封鎖線內有記者未能出示記者證,遭警員質疑「你沒有記者證但就做記者做的事?」有身穿「記者」反光衣的女子亦要等候警員搜查。

接近下午5點,有記者在灣仔被水炮車噴射至導彈數米,其後由急救員抬走!水炮車發射的水柱衝擊力很大,如果直射頭可以射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