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今天要談一個國家——巴西。大約一個月前,我們談過一次巴西的情況,當時是把巴西和澳洲進行對比。因為這兩個國家都被中共嚴重滲透,而且最初的疫情也差不多。但是後來因為各自對中共的態度不同,兩國疫情的表現是涇渭分明。

特別是最近,巴西的中共病毒疫情似乎在加速嚴重,連續幾天確診病毒都超過了3萬宗。而且巴西的流行病學專家宣佈,又發現了一種起源於非洲的新型寨卡病毒。同時,蝗蟲也極有可能攻入巴西。

發現新型寨卡病毒 蝗蟲可能侵入

25日,阿根廷動植物衛生檢疫局表示,蝗蟲已經入侵了阿根廷的科連特斯省。這個省向東100公里就是巴西邊境,就當地目前的天氣條件來看,蝗蟲群將會在短時間內入侵巴西。

巴西農業部門已經發出預警,宣佈巴西西南地區的兩個州進入植物檢疫緊急狀態,啟動更多措施和資金應對蝗蟲。

此外,巴西流行病學專家近日宣佈,他們發現了一種起源於非洲的新型寨卡病毒。

寨卡病毒是通過蚊子傳播的病毒,早在2015年,巴西就發現寨卡病毒流行,當時這種病毒蔓延到了全球四十多個國家和地區。但是最近發現的寨卡病毒,有別於以往的病毒類型,目前也沒有特效治療方法。

巴西中共病毒疫情日趨嚴重

如果除去中國和伊朗,巴西的疫情已經竄升到了全球第二位。截止到27日早上6時,《大紀元》調查統計的數字顯示,巴西確診感染中共病毒的總人數已經突破了128萬。死亡總數是5萬6,109人,死亡率是4.38%。

聯合國在發佈的新聞中表示,「巴西疫情之嚴峻直追美國」。同一時間,美國的數據是有255萬2,956人確診感染,死亡是12萬7,640人,死亡率是5%。但巴西人口比美國少了大約三分之一,而且當前的病毒檢測率還很低。

4月中下旬以後,巴西的疫情明顯加快傳播速率,像是坐上了火箭一樣。特別是6月4日,巴西一天內死亡接近1,500人,創下了單日死亡人數的紀錄。

巴西疫情的急遽發展,重創了醫療系統。聯合國統計數字顯示,巴西醫護人員,有1萬5,000名醫生感染了中共病毒,有將近1萬9,000名護士和在醫院工作的技術人員感染。總體而言,醫務工作者感染人數超過了4萬人,佔去了全巴西病例總數的12%以上。

最早接受孔子學院 聖保羅疫情嚴重

巴西疫情最嚴重的地區是集中在大城市,比如聖保羅和里約熱內盧。聖保羅累計確診病例是25萬,死亡超過了1.3萬。里約累計確診超過了10萬。

聖保羅州州長在3月下旬就實施了嚴格的「全面封鎖」,但是到了4月初,卻成了整個巴西疫情的「震中」。而且感染率和死亡率都是巴西最高的,這個現象很值得深思。

深挖發現,早在2008年,聖保羅州立大學就與湖北大學有了合作,在7月24日開設了巴西第一家孔子學院。而聖保羅是巴西最早接受孔子學院的,中共通過孔子學院,在這裏散播紅色意識形態的病毒已經有12年了。可見聖保羅中毒之深。

我們在以前的節目中曾說過,中共在海外開設孔子學院,它是以傳播推廣中文為幌子,實際是中共的大外宣機構。說白了,中共打著孔子的名義,向國外宣傳中共的紅色意識形態,增強中共在海外的影響力。

聖保羅州長親共

聖保羅州州長若昂多里亞(Joao Doria)是一位富有的商人。因為生意上的關係,使他與中共的關係拉得比較近。

2019年8月,多里亞訪問了中國。事後他形容那次中國之行「富有顯著成果」,他還表示,聖保羅州有義務和責任在各層級上繼續保持與中國良好的夥伴關係。

今年4月6日,聖保羅與上海舉行了影片交流會。這是中共舉辦的所謂抗擊肺炎疫情的經驗交流。

中共抗擊疫情的經驗就是野蠻的強制性封鎖。封住戶、封樓棟、封小區、封城市,一直到封省、封全國。直到現在,它還限制海外的華人回國。

中共把這些傳授給聖保羅。這次所謂的經驗交流,成了聖保羅的轉捩點,聖保羅的疫情馬上出現了持續竄升。4月底聖保羅確診病例數佔全國三分之一,死亡超過全國四成。

5月23日有媒體報道,通過空拍,看到當地公墓已挖掘數不清的墓穴,工人仍持續動工。家屬們只能在墓地哀悼幾分鐘,便會有人來催促他們離開,接著另一批家屬帶著遺體進入墓園。

還有一點,多里亞是巴西總統博爾索納羅(Jair Messias Bolsonaro)的最主要反對者之一。博爾索納羅的很多政見,多里亞都持反對態度。

博爾索納羅在競選的時候曾經指出,中共雖然是巴西最大的貿易夥伴,但中共是有野心的,「想要主宰巴西經濟關鍵部門」,是一個對巴西的「掠奪者」。博爾索納羅當時還表示,在外交政策中趨於拉近與美國的關係,遠離中共,增強與其它國家的聯繫。他也是第一位訪問台灣的巴西總統候選人。

因為他在競選中有大量對中共的強硬言詞,當時被很多人稱為「巴西特朗普」。意思是說他可能像特朗普一樣,當選之後對中共持強硬態度。

但是他就任後,並沒有出現人們所期盼的對中共像特朗普一樣的強硬。原因可能是他有像多里亞一樣的眾多反對者,對他的施政形成了牽絆。

2020年3月20日,巴西總統博爾索納羅(Jair Bolsonaro)向媒體發表講話。(Getty Images)
2020年3月20日,巴西總統博爾索納羅(Jair Bolsonaro)向媒體發表講話。(Getty Images)

巴西政界與總統父子唱反調

2019年元旦,博爾索納羅就任巴西總統,上任僅一年,中共病毒就來了。博爾索納羅的觀點是不能因為疫情而使經濟停頓,不贊同鎖國戒嚴。他認為這對防疫控疫沒有多大的幫助,所以倡導復工。但是很多人反對他的主張,使他的政令無法推行,其中就有多里亞和巴西副總統咸美頓莫里奧(Hamilton Mourao)。

莫里奧是親共左翼聯盟的代表人物,有著巴西的軍方背景。據澳洲民族台SBS報道,莫里奧在去年曾經宣佈,巴西正在建設的5G網絡不會封禁華為。同時還強調不會與中共「降級」關係,巴西應該選擇「靈活和務實」的立場。

莫里奧直接與博爾索納羅唱反調,相比較博爾索納羅,莫里奧們在巴西政界可謂是樹大根深。

在今年3月19日,博爾索納羅之子、現任參議員愛德華多(Eduardo Bolsonaro)曾發推文,斥責中共隱匿事實,使無數生命死去。推文中說「中國(中共)應該被譴責,民主才是解決方案。」「全球大流行的中共病毒(新冠病毒)帶著一個名字:中國共產黨。」

巴西的現任參議長、眾議長先後對愛德華多進行批評,並且向中共政府道歉,說愛德華多的言詞與中巴戰略夥伴關係的重要性相悖等等。同時還列舉了兩位前總統、擁有二百多名成員的巴西眾議院巴中議員陣線和三百多名成員的農貿業議員陣線,以及參議院中巴友好小組、巴西主要政黨領袖、十多名州長、工商界代表、知名學者、資深評論員、智囊和大量網民等紛紛以公告、信函、發帖等形式,譴責愛德華多的「荒謬」言辭,聲援中方立場。強調中共抗擊疫情舉措有力、成效顯著,是巴西和國際社會學習的榜樣……

對中共的擴張 照單全收

2012年,巴西成了第一個與中共建立全面戰略夥伴關係的拉美國家。

這幾年全球經濟都面臨下行的壓力,但中巴雙邊貿易額卻在持續攀升。2018年達到上千億美元,創下歷史新高。中共不僅成了巴西最大的貿易夥伴,也是巴西最主要的投資國。

在與中共這種複雜勾連的背景下,博爾索納羅想按照自己的想法施政,難度非常大。可以想見,往屆巴西政府對中共的要求是不敢拒絕的。

早在2016年,華為就和巴西教育部,簽署了深化合作協議,把合作的項目範圍擴大到了巴西全國最頂尖的ICT大學,雙方還簽訂戰略合作協議。

在博爾索納羅就任前,中共已經參與了一系列巴西大型的基建項目。可以說,在左翼聯盟的控制下,巴西對中共的要求是來者不拒。無論是孔子學院、華為還是一帶一路,巴西是照單全收。

總統博爾索納羅似對中共軟化

事實證明,巴西被瘟疫重創,與左翼聯盟的罪過有直接的關係。但如果當朝執政者博爾索納羅能夠不受左翼的牽絆,按照競選時的主張去施政,可能也會有所改觀。

就像澳洲一樣,往屆澳洲政府也是比較親共,被中共滲透得很厲害。但是當朝執政者莫里森(Scott Morrison)對中共表現得相當強硬,甚至可以用「亮眼」來形容他的強硬態度。

澳洲的疫情最初也是比較嚴重的,但是在4月19日,澳洲外長佩恩(Marise Payne)公開喊話,北京應該配合國際調查,查清病毒來源。2天後,澳洲總理莫里森力挺佩恩,並且主動與美國等聯繫,推動國際調查。

莫里森因為對中共強硬,現在是人氣飆漲,而且也改變了澳洲疫情。從4月中下旬開始,澳洲疫情幾乎停滯了。總新增確診患者一直停留在7,000多人,變化非常小。截止到5月中旬,在護理病房躺著的還不到10個人。27日上午6時《大紀元》統計的數字顯示,澳洲總感染人數仍然是7,600多人,死亡104人。

舉澳洲的例子,說明了博爾索納羅在對待中共的態度上,可能出了問題。博爾索納羅競選時,曾直擊中共,批評它要買下整個巴西。但是他上台後,漸漸改變了對中共的態度,甚至期盼與中國做生意。

去年10月,博爾索納羅訪問中國,與中方共同發表聯合聲明,說要「加強和深化中巴全面戰略夥伴關係」。

訪問期間,他與中共簽訂了10份合作諒解備忘錄、議定書、協議、許可、安排等,涉及外交、礦產能源、農業、稅務海關、高等教育、孔子學院等多個方面。博爾索納羅還宣佈,將給中國遊客免簽待遇。

去年10月,中美貿易戰火力正猛的時候。博爾索納羅卻表示願意向中共出售大豆、肉類、石油和鐵礦石等等,他相當於是在表明,願意幫助中共跟美國打貿易戰。

到了去年11月,博爾索納羅又邀請了習近平到巴西參加「金磚」會議。他在與習近平共同參加的活動中又一次說:「我們(巴西)希望的不僅是擴大貿易關係,還想要多元化。」

在這次會面當中,巴西又與中共簽了9項條約、計劃、議定書和備忘錄,涉及投資、商業、醫學、基礎設施、中共廣電總台等領域和部門。

巴西如何走向 生死攸關

事實表明,博爾索納羅並沒有沿著他競選時的道路走下去,而是出現了軟化,甚至是有所轉向,變得有些親共了。他與中共簽下這麼多的合作協議,無異於進一步向中共敞開大門,也意味著中共將更多地向巴西滲透。

我們屢次強調,現在是天滅中共的時候。大量的事實都指向了這個天象。特別是香港民眾,已經把天滅中共製作成了展板和標語。

如今,巴西遇到了嚴峻的歷史抉擇。面前只有兩條路:親近中共和遠離中共。事實證明,親近中共可能將繼續遭受瘟疫創痛,遠離中共可能會出現轉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