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六四天網公民記者王晶,日前求助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讓她能和日籍女兒團聚。王晶因遭中共政治迫害入獄近5年,去年出獄,日籍丈夫早已將女兒帶回日本,並拒絕與之通話和見面。

6月18日,王晶得知去日本的簽證已經有結果,但是簽證官說已經郵寄給了她丈夫,簽證官不肯告訴她結果,只說讓她和丈夫聯繫;橫濱入國管理局也給了她同樣的答覆。她說,「我給丈夫打電話,他還是不接電話,已經半年多不接我電話了。他這樣故意躲著,就是想讓我放棄孩子。」

給安倍發求助推文

已經多年未見女兒,思女心切的王晶表示,「我已經沒有辦法了。上周四我聯繫了瀋陽日本領事館,希望日本政府出於人道主義,給我簽證去日本和老公把婚姻問題解決了,並和分別了近六年的女兒團聚。於是,我向安倍夫婦發了求幫助的推文。」

王晶給安倍夫婦的推文:「請求安倍首相讓我去日本尋找女兒,女兒是我生的,是我身上掉下的肉,是我一個人精心呵護帶大的,不能說搶走就搶走。我是人,是一個女人、一個媽媽,我無法忍受這樣的事情。我有甚麼錯?我自始至終就是一個受害人,為甚麼我要受到這樣殘忍的待遇?為甚麼善良、正直、誠實的人總是被人欺負?」

6月23日她再給安倍發推文:「安倍首相,這是我日本丈夫在今年的1月10日,給我向橫濱市入國管理局遞交的日本人配偶簽證的受付票。他在給我發來這個之後,就再也不接我電話了。他說我的簽證一定會拒簽的,因為我在中國坐了牢,說我這輩子也去不了日本了。他遞這個簽證是想讓我死了回日本的心,同時他也剝奪了我探視女兒的權利。」

王晶日籍丈夫發送的日本人配偶簽證的受付票。(受訪者提供)
王晶日籍丈夫發送的日本人配偶簽證的受付票。(受訪者提供)

王晶給安倍的求助文。(受訪者提供)
王晶給安倍的求助文。(受訪者提供)

6月25日,她又給首相官邸發推文:「求關注,求幫助!冷漠是製造人間所有悲劇的根源。一個來自中共恐怖統治下的中國母親的血淚控訴:我因遭政治迫害,幾次在中共監獄裏死裏逃生,沒想到出獄後卻又遭日本丈夫(村上猛)殘忍傷害。丈夫背叛和誘拐我親生女兒(村上未步)失聯,請求日安倍政府出於人道主義給我簽證去日本與骨肉團聚!」

6月17日,王晶給女兒就讀的學校打了電話,學校老師跟她約了這22日給她安排一個會講中國話的老師溝通。「我22日按約定打去了,學校卻告訴我那位講中國話的老師回家了,並且說學校不能夠幫助我,如果我問孩子學習的事可以。」

她表示,「我想通過學校和女兒取得直接聯繫,但學校老師說要孩子在日本的監護人同意,其實學校這樣對我,讓我覺得是對我的傷害。」

一個母親的血淚控訴

王晶,1976年出生,吉林省吉林市船營區人,公民記者,人權捍衛者。

2005年10月,王晶和日籍丈夫村上猛在中國登記結婚,婚後育有一女(今年14歲)。村上未步從出生到6歲,一直和母親王晶住在中國。女兒6歲之後,村上猛才來中國和她們一起生活。

但是在孩子8歲時,也就是2014年底,王晶因為維權而在中國遭到政治迫害,入獄4年10個月。

她說,「入獄時,我拜託丈夫將女兒帶去日本生活,並給他拿去450萬日圓,作為女兒的生活費。我在監獄每月都給他們父女寫信,但我丈夫只給我回過一封信,從來也沒帶女兒來會見過我,我刑滿出獄他也沒帶孩子來接我。」

「出獄後,沒幾天我和丈夫視頻時,就發現他總是故意找茬和我吵架,並總是找各種理由不給我和女兒接觸。當他一個個藉口和謊言被我識破後,他於2019年底無緣無故就開始不和我視頻,後來乾脆連電話也不接了。直到今天已經有六個半月沒有怎麼聯繫了,對我採取家庭冷暴力行為。

「我認為他這是在鑽法律空子。他掌握著我去日本簽證的生殺大權,以此來欺負我,傷害我,侵犯我作為合法妻子和母親的權利。」

王晶表示,「我在中共的監獄裏受盡酷刑和虐待,出獄後不但沒得到家人的關心和溫暖,又毫無準備地被老公搶去孩子。我已經有6年沒有和孩子團聚了,只好請求安倍首相幫幫我和孩子,請他理解我這個做母親的心情。」#

王晶(中國政治犯關注網截圖)
王晶(中國政治犯關注網截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