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防止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從國外輸入,中國民航自3月26日開始實施「一司一國一線一周一班」(五個一)政策,即一家航空公司在一個國家只能保留一條航線,而且一周只有一個航班。對很多海外留學生來說,現在回中國實實在在是「一票難求」。

時事評論人長平5月30日在《德國之聲》發表的一篇文章中寫道:

「社交媒體上隨處可見留學生們在訴苦。學校停課,或者已經畢業,房租到期,有家難回。機票漲成天價。吳京曾在愛國電影《戰狼》中宣稱『中國的護照能把你從任何一個地方接回家』,讓無數人激動得熱淚盈眶。很多留學生都在問:『吳京你在哪裏?』」(編註:吳京是《戰狼》的導演兼男主角)

這讓我想到我妹妹的孩子。

妹妹的孩子在美國名校上大學。學校所在州3月中旬實施居家防疫、遠程上課後,妹妹就想讓孩子回國,但因「五個一」政策機票被取消。後來她又接著訂票,希望能讓孩子學期結束後趕緊回家。試了好幾次,都是先訂上票了,但幾天後又都被取消。

眼看學期就要結束了,票還是不斷被取消。妹妹只好亮出丈夫的高官「金牌」。終於,機票沒有再被取消。女兒得以在5月底坐上飛機回國,然後選了一家高級賓館隔離。她說,隔離費用自付,賓館等級自己選。

我想,沒有高官父母或沒有特殊關係的,面臨訂不上票,或者雖然訂了票,但隨後被取消的機率就大得多了。回國隔離的,如果選個普通賓館,經歷可能也與高級賓館不一樣吧。

這又讓我想起,當華為公主孟晚舟被加拿大拘留引渡美國的過程中,很多五毛和粉紅們喊出「我們都是孟晚舟!」而遭到嘲笑:「夢碗粥保衛孟晚舟」。有人更直白:「你不是孟晚舟, 而是韭菜!」

當初武漢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爆發時,各國在斷航時,都包機從武漢「重災區」撤僑,美國包機後來還允許一些綠卡持有者上飛機。這些撤僑都有可能是病毒攜帶者,不過,各國國家還是冒著風險為他們提供回國的包機。

雖然沒有看到媒體報道,但我估計,美國包機從國外載回公民的行動,在疫情期間可能都一直在發生。

我的一位印度人同事,是歸化的美國公民。3月份她和家人從美國回印度後,正趕上印度封城,國內和國際航班都停運。結果4月初她和家人乘坐美國包機回美。

看到《紐約時報》6月24日的一篇文章裏,記者採訪了幾位因買不到回中國的機票而被困在海外的中國留學生。他們曾是捍衛共產主義政權的「小粉紅」。但他們發現:「我愛的國家不想讓我回來。」

《紐約時報》的報道說,一位名為詹姆斯‧劉的學生,一直認為自己是個愛國者。他和眾多中國留學生一樣,把互聯網當作愛國戰場,與那些針砭中國/中共時弊的人戰鬥,「捍衛國家」。比如,「他譴責香港的民主抗議,認為那是分裂中國的企圖。」

但是,在5月中旬的一個社交媒體貼文裏,詹姆斯‧劉寫道:「我的心情越來越複雜,」「我愛的國家不想讓我回來。」

再回頭來說我的妹妹。一天前,我跟她說,妳現在安心了,孩子平安回家了。但是很多留學生現在都還回不去,他們的父母估計都望眼欲穿了。其它國家都包機接自己的公民回國,而這麼多留學生卻沒有包機也等不到航班回不了國,妳怎麼想這件事?

她說,聽說美聯航和達美的航班7月份就開始往返中美了,那時機票應該好買一些了。

中國留學生回國的機票寄希望於美國航空公司的航班?是,飛機多了,座位多了,尤其是老美的航班,對那些沒錢沒權的,希望是增大了。只是,就這點想法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