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延燒,南方暴雨不停,中共監控和迫害民眾,引發天怒人怨。

北京疫情詭異

6月24日陸媒消息,6月11日0時至6月24日24時,北京累計報告本地確診病例269宗,在院269宗。6月21日,北京市委書記蔡奇稱,當前「疫情形勢嚴峻複雜」。

目前,武漢、江蘇、浙江、山東、河南等省已派出醫護人員援助北京,其中武漢醫療隊由6家大型三甲醫院70餘人組成,多名檢驗科的專家攜帶檢測儀器進京,專門支援北京醫院。

這條新聞引人質疑。今年1月底,北京派遣醫療隊援助武漢,按理說,相關人員已取得了實戰經驗,為何此番反倒要武漢增援?難道北京連檢測儀器都不夠嗎?

大陸網絡活躍人士王愛忠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北京是中國醫療水平最發達、資源最豐富的城市,「如果按照官方報道的感染數量,按理說是不應該需要外地醫護人員去支援的。從種種跡象來看,第二波北京疫情確實可能比官方報道的嚴重的多。」

大紀元日前獲得多份《北京平谷區防控會議紀要》,其中6月20日的一份文件顯示,北京政府同意平谷區區醫院和中醫院建立方艙,要求岳協醫院必須建立實驗室方艙。這顯然是為了進行大規模核酸檢測和收治輕症患者,說明官方公佈的確診數字及北京疫情「得到控制」並不可信。

日前,網上流出照片,北京海澱永定路70號院520號樓被封門,樓內染疫者被禁止外出。網民諷刺,這是「抄武漢工作」,恐導致人道災難。如果發生火災,該樓居民逃生無門。

另據網民拍攝的北京街道和地鐵車廂內的景象,京城多地空蕩蕩,人流稀少。第二波疫情再度衝擊北京的經濟民生。

暴雨成災 損失慘重

6月以來,江南、華南、西南多省經歷了數輪強降雨,大陸氣象局連發23天暴雨預警。據陸媒報道,截至6月16日10時,浙江、福建、江西、湖南等8省(區、市)有614萬人受災,88人死亡、17人失蹤,17.3萬人需緊急生活救助;1.7萬間房屋倒塌,428.7千公頃農作物受災,其中絕收59.1千公頃,直接經濟損失201.3億元。

6月20日開始,貴州至長江中下游一帶又遭遇暴雨、大暴雨,持續5天,遵義、銅仁、黔東南3市(自治州)9個縣(區)7.4萬人受災。

6月22日,重慶出現80年來最大洪水,綦江多處沿江公路被淹,部份地方發生小型山泥傾瀉。據網民透露,官方媒體低調報道水災,而重慶市公安機構發出緊急通知,對於網上或公開場合發佈對汛情「不負責任」的消息,一經查實,立即逮捕法辦。

中共掩蓋洪災,與隱瞞疫情如出一轍。各級當局習慣性的封鎖信息,延誤救災和民眾自救,導致天災一次次地演變為人禍。與此同時,喉舌媒體不停地為黨貼金,試圖支撐「大好」形勢。近期豪雨不斷,使得受疫情重創的經濟雪上加霜,「脫貧攻堅」更顯尷尬。

中共加劇侵害人權

疫情未止,洪水氾濫,中共卻依舊投入大量人力和物力,侵犯人權,製造更多冤案。

6月19日,中國公民記者張展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批捕。據悉,張展拒絕認罪。今年2月,張展從上海前往武漢了解當地疫情,走訪了醫院急症室、火車站和工廠,將採訪內容發佈到微信、推特、YouTube等社交媒體,因此被拘捕。她是繼陳秋實、方斌和李澤華之後,第4名被因在武漢報道疫情被抓的公民記者。

6月17日,北京維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豔接到通知,余文生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4年,剝奪政治權利3年。許豔批評當局,開庭和宣判都沒有通知家屬和律師,依法治國何在?

近日,河北省蔚縣律師武全被中共法院以「敲詐勒索」罪判處14年半重刑。家屬和律師都認為,武全因為兩年半前實名舉報地方貪官而遭到打擊報復。該案沒有基本的犯罪事實,司法機關竟先抓捕,後搜羅證據,最後非法宣判。

6月22日,大批武警手持盾牌和警棒,企圖衝入北京昌平郊外的「普瑞斯堡」小區,要強拆別墅,業主們設置關卡,誓死抵擋,數百人聚集對峙,警察未能進入。

據大紀元記者跟蹤報道,北京昌平區強拆事件涉及區政府審批建設的「小產權房」,業主都是中產階層。當初村委會、開發商與業主簽署三方合同,但是後來此類住宅卻被中共當局認定為違章建築,一批批下令拆除。

大陸網民評議說:「中共真是個流氓政府。哄騙著老百姓把祖孫三代的積蓄拿出來買房,然後再想辦法收走,血本無歸不說,貼上『違章建築』的標籤,就不用任何的賠償了」。

有人呼呼大陸同胞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中共沒有不迫害的,就是只想平平安安過日子的普通民眾,說不定甚麼時候,中共的迫害就輪到自己頭上了。」

結語

71年來,天下苦中共久矣。2020年,災害加劇。儘管黨媒天天倒打一耙,天天宣傳「造福人民」、「人民至上」,它的謊言還是撐不住——被疫情燒漏了,被洪水衝垮了,被迫害慘劇揭穿了。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中共怎能躲得過?它的官場和謊言製造場就是最大的風險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