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社工劉家棟,於去年 7 月 27 日元朗衝突,高舉社工證並呼籲警方給予充份時間,以讓人群散去,在上周被粉嶺裁判法院署理主任裁判官蘇文隆裁定阻差辦公罪成,即時入獄一年,即時申請保釋等候上訴仍遭拒絕。他今早(6 月 23 日)向高等法院聲請保釋等候上訴獲批,經過逾4小時辦理保釋手續,終步出法院停車場,在立法會議員邵家臻陪同下,沿路走向平台與支持者見面。經過無預警下重判一年,他表示對司法制度完全失望。不過縱使如此,「大家只有繼續支持下去,才對得住已犧牲的手足」。

劉家棟指,能夠保釋出來面對各位,是種幸運、福份;同樣作為社工,曾置身牢獄中,與手足心同心,感受絕處傷痛,也是他的福份。(杜夫/大紀元)
劉家棟指,能夠保釋出來面對各位,是種幸運、福份;同樣作為社工,曾置身牢獄中,與手足心同心,感受絕處傷痛,也是他的福份。(杜夫/大紀元)

他傍晚到達平台時,數十名在 30 度高溫下堅持等候多時的同工與市民立即變得雀躍,高叫「撐家棟,撐手足」大力鼓勵。劉家棟一再將雙手合十,首先感謝市民聲援,亦感謝律師團隊以最快的方式在高等法院排期保釋。

牢中牆壁角落 到處留下抗爭者蹤影

他指由於社會運動而被判入獄已非新鮮事。當他看到牢中牆壁角落,到處都被刻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等字句時,「我意識到,這個我停留的地方,也不過是很多抗爭者所走過的路。」

他形容自己入獄一星期可謂是場冤獄,強調社工守護公義、守護生命、進行人道救援工作,從來都是天職,「我對得住天地良心,無論結果如何,也談不上後悔。」

劉家棟指,最近很多人在談論法治是否已死,「從我這宗訴訟,可以清楚見到的正正就是司法制度的瘋狂,司法制度已經崩壞。」他批評裁判官判刑不需根據案例,將阻差辦公罪名大幅拉升至 12 個月刑期,做法前所未有。

對於這種破紀錄的行為,會否再次發生在他身上、上訴過程會否順利,他感嘆道「沒有很大信心,因為我對司法制度完全失望。」他更不敢想像同樣事情會否出現在抗爭者身上,「這是一場赤裸裸的政治打壓,司法制度已經淪為政權清算工具。」

作為社福界首位被正式定罪及判刑的註冊社工,他指至今有超過 50 位社工被捕。「這個龐大數字,對於社福界所面對的壓力非常大。」他也相信,這種清算不會只是發生在社福界,未來將會去到其他專業界別,「只要有任何異見的聲音,都會受到打壓。」

港司法公正 蕩然無存

他嘆了一口氣,慨嘆在港版國安法尚未來臨,香港已經走向極權,「倘若極權香港再加上國安法降臨,將會變成何種面貌?」他指香港人引以為傲的三權分立,司法公正,已經蕩然無存,同意「司法已死」。

對於羈留期間經歷,他最深刻的是獄中一位跟他同齡的抗爭者,「他跟我說,他估計的刑期會是4年......」說到這裏,他忍不住落淚,「他跟我一樣今年只是 24 歲,面對4年刑期,出獄時將是 28 歲。他將失去青春,失去美好年華......」

當提到獄中一位同齡手足須面對至少四年刑罰,失去青春美好年華,劉家棟不禁感觸流下淚。(杜夫/大紀元)
當提到獄中一位同齡手足須面對至少四年刑罰,失去青春美好年華,劉家棟不禁感觸流下淚。(杜夫/大紀元)

他又表示,該抗爭者想在出獄之後紋身,想將香港紋在身上,「我跟他說,是香港欠了您,本應該每一個香港人的心裏都要刻上您的名字......」說到這裏,他忍不住多次飲泣。

抗爭到底 換回港人的香港

稍息片刻,他再指出,「這個香港,為了得到民主、自由,已經付出太沉重的代價。我們只有抗爭到底,堅持到底,繼續撐著,我們才能換回屬於香港人的香港,才對得住已犧牲的手足!」

至於今日終能保釋,劉家棟嘆息指「昨晚一直不敢想像,因為抱有希望,怕會換來很大失望。一年有 52 個星期,而我僅僅是度過了一個星期。」上周突然判處即時監禁,完全出乎意料,「當時我沒來得及向家人留下一句說話,更加錯過了父親節,沒有好好陪伴家人,還令家人擔心。」

他又表示,今日只是保釋,「一年刑期仍跟著我,這個刑期仍然漫長。今次保釋,我要好好面對未來遭遇。」

他最後指,「今日能夠保釋出來,能夠面對各位,終究是種幸運、福份;同時作為一個社工,在牢中能夠與手足們心同心,感受抗爭者絕處的傷痛,也是我的福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