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6月中旬以來,中國南方地區持續強降雨,貴州、重慶等多地出現洪災。而未來3天內,強降雨將「橫掃」南方十多個省市區。民眾擔心,如此大的降水量將給長江及三峽帶來壓力,而三峽一旦潰壩,下游或變為汪洋。

貴州的鄉鎮被淹 城市現「瀑布」

大陸媒體6月22日報道,長江中下游至貴州一帶已進入「入汛以來最強降雨過程」,預計23日至24日雨勢將達高峰,強降雨將再次橫掃貴州、重慶、湖南、湖北、江西、安徽、江蘇、浙江、上海以及廣西等十餘省市區。

自21日晚間,貴州局部地區再次出現強降雨天氣,遵義及銅仁一帶,10天以來雨勢不斷。22日上午,遵義桐梓縣羊磴鎮、水壩塘鎮、芭蕉鎮、坡渡鎮、獅溪鎮、木瓜鎮6個鄉鎮出現大暴雨,其中木瓜鎮的降雨量達到160.2毫米,道路積水超過4米深,木瓜河出現20年一遇的大洪水。當地已將防汛應急響應提升至Ⅱ級。

桐梓縣城居民周小姐23日對大紀元說,這次暴雨比十天前的更厲害,整個木瓜鎮被淹了,「木瓜鎮下暴雨被洪水淹了,淹得很嚴重,房子基本上都被淹了。有些地方還有山泥傾瀉,把房子都沖走了。現在下面鄉鎮信號都沒有,電話都打不通,比前段時間淹得還嚴重。」

據悉,木瓜鎮曾於12日遭受暴雨襲擊,多條街道的房屋被洪水淹到一層樓高。

「(昨天22日)雨下的很大,農作物粟米、辣椒都沒有了,被水沖走了,現在還在下雨。」另一居民對大紀元說。

與木瓜鎮接壤的松坎鎮居民羅先生對大紀元表示,「22日的雨下得特別大,災情最嚴重的就是木瓜鎮。木瓜鎮的房子被淹到二樓,有的地方還有泥石流,(山洪暴發)有人隨著房子一起被沖走了,坡渡鎮、八角鎮也很嚴重,水電都斷了,現在都在自救。(估計)今年農作物可能都沒甚麼收成了。」

與此同時,大暴雨再次襲擊了貴州銅仁沿河縣,降雨量最大達116.9毫米。強降雨造成山體滑波,縣城湧入山洪出現內澇,水電及道路中斷。和平街道八一農貿市場有五十餘家商舖被淹,積水最深有一米高。

銅仁沿河縣居民顧先生對大紀元表示,由於暴雨時間長,整個城市的排水堵了,「溝水全都冒起來了。下暴雨,下的時間又長,農貿市場都被淹了,水很深,有幾十厘米高,門面都淹了,裏面都是水。都是政府修的無用的工程造成的,亂整,那麼大的水,排水的(下水道)很小(窄),動不動就堵塞。今天預報有雨,但現在還沒下。(如果)還有暴雨就更嚴重了。」

當地 民眾傳上網的影片顯示,街頭洪水洶湧,穿過街道,從堤壩湧入烏江,形成了一條近千米寬的大瀑布。

目前,貴州省內已有4縣發佈暴雨紅色預警。遵義、銅仁等市所轄13縣已發佈山洪災害黃色預警。

綦江縣城泡在水中 民眾:像「水中火鍋」

受強降雨影響,長江上游支流、綦江重慶段6月22日出現「80年來超歷史洪水」。22日12時,重慶市水文監測總站將綦江流域重慶段全線升級為洪水紅色預警。這是重慶市水文監測總站自1940建站以來,首次發佈綦江洪水紅色預警。下午,洪峰從重慶綦江過境,超過保證水位(200.51米)5米多,超過1998年洪水水位,漲幅達10至11米。

綦江縣城居民桂先生對大紀元表示,「(上游)貴州的這條河一直流到綦江、重慶、流到長江裏面,(沿河)很多地方被淹,(水位)比98年洪水還高,水面都在大橋上了。矮的地方停車場全都被淹了,車都浮在河裏。靠近河邊(地勢)矮(低)的鄉鎮都被淹了。因為還在下雨,河裏大水還在漲,目前撤離了很多人。」

現場片段顯示,重慶綦江沿江公路當日全被淹沒,鐵軌被水衝斷。商舖、加油站等全部被淹沒,廣興鎮老街部份房屋已經淹到2樓。

重慶綦江縣居民劉先生對大紀元表示,「各個鄉鎮街道都被淹了,沿著河邊的街道(濱江路)的一層樓被淹沒,房子也被衝倒;鐵路、公路都衝斷了。有影片看到還有一棟房子被衝到河裏漂著,房子質量還不錯,還沒垮掉。(整個縣城)泡在水中,我比喻叫水中火鍋。損失比較嚴重。」

當地也發生小規模的泥石流,劉先生說,有人受傷,死亡人數現在還不清楚,「今天雨下得特別大,真是幾十年來從沒見過的。報道說,是80年來特大暴雨,下雨幾個小時就長成百年不遇的大洪水。」

綦江成為三峽預警 若三峽潰壩下游變汪洋

劉先生表示,不單單是綦江,整個中國南方、半個中國都在下暴雨,「整個西南地區,雲貴川、岷江、烏江、嘉陵江全線暴漲,整個長江壓力很大。最大的威脅就是,整個中國的長江下游比98年的洪水還要嚴重,特別是三峽,之前就說存在質量問題,如果所有的支流都暴漲,三峽的壓力就會特別大。」

「綦江特別嚴重,相當是對整個中國發出一個預警,要重視,不然(潰壩),整個長江下游就要變成汪洋大海了。」他說,「如果三峽出現問題,整個下游6億多人就要受災。」

日前,有推友拍到三峽庫區正在秘密洩洪。21日,官方報道,三峽庫區水位持續上漲已超出防洪水位近2米,水位還在上升中。

就今年長江中上游暴雨頻繁,河水氾濫是否會影響三峽大壩等問題,大紀元23日致電四川地礦局高級工程師範曉,他告訴記者,他被禁止接受外媒的採訪,「我不能接受採訪,現在限制很嚴,今天上午他們(領導)還把我找去說,不能接受所有外媒的採訪。」

範曉曾多次撰文,指出三峽工程的防洪能力極為有限,即在防洪庫容遠小於主汛期的洪水總量時,水庫因來不及洩洪而會導致漫壩甚至潰壩。他曾披露,三峽大壩建成後加劇了長江上游洪災,以及誘發整個庫區及其周邊的滑坡、崩塌及地震災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