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作為中共防疫的「重中之重」,早就頒佈各種禁令,嚴禁武漢人或海外歸國華人進入北京。不過5月21日到28日在北京召開的中共兩會算是一個例外。來自全國的一千多名人大代表、兩千多名政協委員,還有記者等近4000人彙集北京。大陸最新報道稱,目前爆發的北京疫情,外界質疑是中共這些忠誠的黨徒們充當了「毒王」,從而引爆中共病毒(新冠病毒)在北京的新一輪疫情。

北京防疫之嚴全球之冠 防不勝防

早在1月武漢爆發疫情後,中共就嚴格控制湖北人入京,武漢人可以坐飛機飛往世界各地,但即使在北京工作的人,一旦去過武漢就不准返京工作了;海外歸國的留學生們和華人返京,飛機也不能直接降落北京,而是先降落在天津、內蒙、河北等地進行病毒核酸檢測,合格的才能再坐飛機進入北京。

即使採取了全球最嚴格防疫措施,2月北京還是爆發了疫情,其中首批疫情最重的地方就包括距離中南海10多分鐘車程的復興醫院,中共首領們居住的中南海,就在天安門旁邊。

據來自北京的消息稱,是住在那裏老幹部們傳染出來的,很多醫生和護士都感染了,直到今天,復興醫院也一直對外封閉,住院部的人,只能讓住在醫院的人出院,而不能讓新的病人住院,「已經關4個多月了,沒想到6月又有新增病例了,搞不清楚病毒從哪來的」。

北京病毒比武漢病毒傳染力更強

據中共衛生應急辦公室公佈的疫情數據,北京在6月10日還在零增長,但到6月17日已經累積有158例確診數字。然而民間傳出的數據比這大很多。一位北京居民說,光他們小區就出現了400例,官方數據至少隱瞞了10倍,否則北京也不會進入「戰時狀態」、「非常時期」。

時間      新增

6月10日           0

6月11日           1

6月12日           6

6月13日           36

6月14日           36

6月15日           27

6月16日           31

6月17日           21

到了6月17日,農貿市場關閉、小區關閉、長安街、天安門廣場空空盪盪的,然而各核酸檢測點卻擠滿了人,像要打仗似的。專家質問,怎麼「大國防疫經驗」怎麼不好使了?北京完全亂了陣腳!這麼擁擠,沒感染的,擠在一起也給感染了。

(影片截圖)
(影片截圖)

武漢大學醫學部病毒研究所楊佔秋教授6月15日接受陸媒採訪表示,北京的病毒比當初在武漢出現的病毒具有更強的傳染性。

他分析說,北京新發地在疫情爆發後的兩天內就檢出超過70例病例。相比較而言,武漢華南海鮮市場疫情在去年年底發生後,直到今年1月17日官方報告的確診病例累計才62例,說明這次在北京發現的病毒致病性和傳播力強於武漢。

他又解釋說,判斷病毒的致病性和傳染性的強弱,要看暴露在某一環境下的發病人數和時長。病毒在進化中傳染力有時會增強,有時也會變弱。武漢疫情爆發時正處於冬季低溫期,有利於病毒傳播;而眼下的北京正處於夏季高溫,並不利於病毒擴散。但北京確診病例增長速度,明顯比武漢初期更快,也說明病毒現在的傳染性比當初更強了。

三文魚被冤枉 病毒是歐洲毒株

據陸媒報道,新發地市場至少在6月3日就有病毒流傳。全基因測序顯示,新發地病毒是歐洲系毒株。這可能有不明境外輸入者活動,也可能是4~5月東北系列感染鏈的後續隱秘傳播。

新發地市場是全國最大的農副產品批發市場,是北京人流最密集的地方之一,外地進京供應的蔬菜果品一般都在這裏交易,然後轉運到北京各區的二級分銷批發市場,再層層轉運到終端商業網點。

「海鮮帶毒」已被官方闢謠,案板相關、貨源相關接觸者的檢測結果全部為陰性。最初官方通報40個環境樣本都檢出新冠病毒,只有三文魚被拿出來說事。

6月14日,北京一天連開兩場發佈會,顯示首都疫情防控已進入非常時期。

北京疫情5月底出現的?

中國疾控中心流行病學首席專家吳尊友6月15日晚接受央視節目專訪時則說:「從目前發現的病例來看,他們(指確診患者)暴露的時間、出現感染的時間最早應該在5月底前後。」

病毒開始傳播的5月底,正是中共兩會代表從外地來到北京的時間。

2019年3月12日中共軍方代表進入兩會會場資料照。(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2019年3月12日中共軍方代表進入兩會會場資料照。(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不過6月16日,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在上海出席一場有關重大疫情防控機制的專題調研會議時表示:「北京這場疫情很可能不是6月初、5月底才出現的,很可能要提前推一個月,這裏面已經有好多無症狀感染或輕型病人,才使得環境裏能有這麼多的病毒。這是我們現在的推測,還需要進一步驗證。」

高福說的要提前推一個月,估計是說5月中旬北京就出現病毒:「新冠病毒會在一些陰暗潮濕、比較污染、不好的環境裏潛伏下來,這是大家沒有想到的。潛伏下來以後,它在一定的時間內再突然暴露給好多人。」

中共病毒喜歡陰暗潮濕而去雜亂骯髒的地方,這個特性倒是中國科學家的最新發現。

至於這波疫情最早發生的時間,到底是首席專家吳尊友分析得更準些,還是從牛津大學歸國的高福主任說得在理,目前外界還不得而知。不過他們的分析,都把北京疫情再爆發與北京召開兩會聯繫起來了,因為很多外地的兩會代表會提前到北京,去拜訪各自有關係的中央領導,去拉關係、「進貢、拜把子」,這是中共官場的潛規則慣例。

幾個月了,北京仍然對小區採取封閉管理。(GREG BAKER/AFP via Getty Images)
幾個月了,北京仍然對小區採取封閉管理。(GREG BAKER/AFP via Getty Images)

兩會安保防疫都非常嚴格

中共兩會代表團入駐的酒店都設有核酸檢測點和檢疫人員。(BTV影片截圖)
中共兩會代表團入駐的酒店都設有核酸檢測點和檢疫人員。(BTV影片截圖)

今年的年會因疫情,會期從12天壓縮成7天,除70萬社區人員參與的安保明顯升級外,市中心道路全部封鎖,全市住宅小區封閉管理,5月20日至28還「禁空」,禁所有飛行器飛行和施放氣球活動。所有發往北京的快遞實行「二次安檢」,無安檢標識郵件快件一律退回。

兩會代表在入京之前都做了核酸檢測,合格的才能出發。除武漢、遼寧、吉林這些高中高風險地區,其他地方的人檢查合格後,到北京不進行14天的隔離。

酒店在兩周前就不接受私人預訂。酒店現場還配備了防疫人員和核酸檢測設備。記者會大多通過影片連線進行。酒店餐廳內,每個餐桌均只設有一把椅子,餐廳外放置一次性手套、測溫槍、口罩自封袋等防護用品。

人大各代表團開放日活動,記者都隔得遠遠的。(Andrea Verdelli/Getty Images)
人大各代表團開放日活動,記者都隔得遠遠的。(Andrea Verdelli/Getty Images)

按理說,這麼嚴密的措施,萬無一失了吧?怎麼北京第二波疫情爆發時間,與兩會代表進京時間相吻合呢?

事實證明「病毒針對中共而來」

這次的中共病毒(武漢肺炎、新型冠狀病毒),顯示出以往病毒不具有的特徵,令科學家都難以解釋。

紐約州長曾表示,他們針對一千多名住院的病毒感染者調查發現,66%的都是在家隔離期間被傳染的,那些不遵守禁令、依舊到公共場所的人,卻只佔3%。 也就是說,在家隔離的人,被感染的可能性是不隔離者的33倍,這意味著隔離措施不是外界認為的那樣有效。

針對全球感染人員的統計研究發現,這次由武漢傳出的新冠病毒,其瞄準靶心能力非常強,在大陸,中共黨員和一些積極支持中共的人,其感染率比普通人高很多倍。用中國老人的話講,病毒是瘟神在指引病毒,病毒長了眼睛。

調查統計發現,中共病毒以中共黨員為標靶,某地死者當中,黨員比例竟高達88%!要知道,100個中國人中國中才有5~6個黨員,這說明病毒完全是針對中共而來的。

據明慧網3月27日報道,網上傳出一張中共某單位內部統計的2月份死亡名單顯示,死者當中,中共黨員的比例竟高達88%!而且,死者的年齡分佈,並非官方報道的老年人居多。50歲以下的中青年佔總人數的將近一半!其中30~49歲的佔了39.7%。

中共病毒以中共黨員為標靶。圖為中共某單位內部統計的2月份死亡名單(上圖:按照政治面貌分類;下圖:按照年齡段分類)。(明慧網)
中共病毒以中共黨員為標靶。圖為中共某單位內部統計的2月份死亡名單(上圖:按照政治面貌分類;下圖:按照年齡段分類)。(明慧網)

另一份在網絡廣泛流傳的死於中共病毒的300多人死亡名單顯示,其中黨員有200多人,也是佔了67%以上!

網絡廣泛流傳的另一份截至3月17日的死亡名單截圖。(明慧網)
網絡廣泛流傳的另一份截至3月17日的死亡名單截圖。(明慧網)

從全球來看,疫情嚴重的國家,都是與中共走得近的國家。新紀元5月1日出街銷售的月刊中,就專門統計分析了百萬人口死亡率最高的20個國家,發現它們都有一個共性,就是跟中共走得近,結果引來中共病毒的施虐。(參閱:疫情最嚴重 20 國的共同原因

在爆發了中共肺炎(COVID-19)疫情的新發地市場地區被記錄過汽車牌照的人,於2020年6月17日被集中安排乘巴士到北京的檢測中心去接受中共病毒(新冠狀病毒)的核酸檢測。(GREG BAKER/AFP via Getty Images)
在爆發了中共肺炎(COVID-19)疫情的新發地市場地區被記錄過汽車牌照的人,於2020年6月17日被集中安排乘巴士到北京的檢測中心去接受中共病毒(新冠狀病毒)的核酸檢測。(GREG BAKER/AFP via Getty Images)

兩會代表是「毒王」進京激活了病毒?

按中醫說法,人幹壞事多了,人體正氣就消耗得多,人體的護衛之氣就弱,病毒就容易攻入人體。西醫只能把這歸咎於人體免疫力的差異,對於造成這種差異原因,西醫說不清了。

回頭看北京疫情因為中共開兩會而再次爆發,中共人大代表包括各省市的主要官員,他們是中共各類邪惡政策直接實施者,他們具備中共病毒的特性——狡猾、虛偽、惡毒,同時他們是中共獨裁的最大受益者,因此他們算是最支持中共、離中共病毒最近的人。百姓稱他們為「毒王」,他們不光執行的政策毒,內心也很惡毒,這些都與中共病毒的特性最相近。

中共的政協代表大多是退休的中共官員,以及在中共體制內收益的一些所謂精英階層,他們昧著良心,早已是中共邪惡政策的幫兇。

試想一下,3000多這樣的「毒王」聚集到北京,北京早有的那些潛伏在陰暗骯髒處的病毒,有黑勢力的能量加持,能不復發嗎?

反過來說,北京疫情在兩會後復發,再次印證了這次中共病毒是針對中共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