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水淹沒範圍。(維基百科)
洪水淹沒範圍。(維基百科)
駐馬店地區受災。(公有領域)
駐馬店地區受災。(公有領域)

2020年6月,中國南方11省暴雨引發洪水災難,令人們回想起人類歷史上第三大洪災,1975年8月發生在河南駐馬店地區的板橋水庫潰壩慘案:8月8日當天,有10萬人被洪水淹死,隨後二十多天,因救援無力,數十萬人被水圍困,多種流行病爆發,再死去13萬人。這場導致23萬人死亡、被評為全球最大人為災難的慘案,與鄧小平懈怠相關。

河南板橋水庫潰壩 鄧小平在通宵打麻將

西祠胡同網2011年8月26日刊登了《紀登奎兒子紀坡民揭秘:板橋水庫決堤內幕》一文,揭露當時擔任中共國務院第一副總理、軍委副主席並兼任解放軍總參謀長的鄧小平,是導致1975年8月8日河南板橋水庫決堤的關鍵性人物。

文章主要內容如下:

「世界上最慘絕人寰的人為災難竟在中國」,指的是河南「75・8」潰壩事件。1975年8月8日清晨,颶風引發的幾場特大暴雨導致河南泌陽縣境內汝河上游的板橋水庫水位暴漲並潰壩,隨即如多米諾骨牌一般,引發了豫南地區60座水庫接連潰壩,釀成了人類歷史上最為慘重的潰壩災難。

1975年8月7日19時30分,板橋水庫管理部門通發出加急電稱:「板橋水庫水位急遽上升,情況十分危急,水面離壩頂只有1.3米,再下300毫米雨量,水庫就有潰壩危險!」

(中共)河南省委第一書記劉建勛接到急電後,立即向國務院副總理紀登奎報告險情。紀登奎立即趕往副總理李先念辦公室。兩人短暫商討決定,只有動用部隊才能化險為夷。他們決定向第一副總理鄧小平匯報他們的想法,請求具體指示,因為鄧小平當時除了是國務院第一副總理主持國務院日常工作外,還擔任軍委副主席和解放軍總參謀長,有權利和能力調集各兵種參與搶險工作,而無需驚動毛澤東和周恩來。

8月7日22時45分左右,李先念給鄧小平家裏打電話。鄧小平的女兒鄧榕接到電話後說鄧小平不舒服,已經入睡。李先念說發生了非常危急情況,必須叫醒鄧小平。鄧榕堅持說鄧小平已入睡,身體不好,不能叫醒,有事天亮再說,並掛斷了電話。

8日零時20分,駐馬店第二次向河南省委發出特級急電,請求動用轟炸機炸掉副溢洪道,確保大壩安全。劉建勛接到急電後,直接向李先念打電話,要求上級動用空軍。李先念在紀登奎催促之下,再次給鄧小平家裏打電話,要求動用空軍,電話再次被鄧榕掛斷。

後來據紀登奎和李先念後來了解,當晚鄧小平並沒生病,也沒入睡,而是在萬里家打麻將,一直打到8日清晨5點左右。那時板橋水庫已經潰壩3個多小時。

8月8日凌晨1時30分,洪水像脫韁的野馬,衝出板橋水庫的決口,以每秒6米的速度鋪天蓋地向下游衝去。僅僅6個小時,板橋水庫就向下游傾洩7億立方米洪水。至遂平縣境內時,水面寬10公里,水頭高3~7米。昔日人歡馬叫的遂平縣城,頃刻之間一片汪洋。沉睡在夢鄉中的人們,在渾然不覺中變成沉溺水底的冤魂。

洪水呼嘯著向下游奔去,所到之處,水庫潰壩,堤塘決口。決口的洪水與上游來水合二為一,匯合成更大更猛的洪水一路狂奔,鋪天蓋地的淹沒了下游的城鎮和鄉村。

被洪水衝毀的京廣鐵路(維基百科)
被洪水衝毀的京廣鐵路(維基百科)

幾天之內,河南省駐馬店等地區、1萬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共計60多個水庫相繼發生潰壩潰決,近60億立方米的洪水肆意橫流,9縣1鎮東西150公里,南北75公里範圍內一片汪洋。1,015萬人受災,倒塌房屋524萬間,沖走耕畜30萬頭,洪水直接致10多萬群眾死亡。縱貫中國南北的京廣線被沖毀102公里,中斷行車16天,影響運輸46天,直接經濟損失近百億元,成為世界最大最慘烈的水庫潰壩慘劇。

遲到低效的救援 101萬人在水裏泡10天

8月8日,鄧小平知道決堤慘案後,並沒立刻下令軍隊救災,而是派出中央慰問團到河南。同時按程序由中央軍委逐級上報給毛澤東。當時正值文革末期、林彪出逃2年後,據說82歲的毛澤東知道此事後,想了半天才同意軍隊參與救災。

水庫潰壩後的第5天,8月12日,以國務院副總理紀登奎為團長的中央慰問團,抵達駐馬店災區。紀登奎換乘米-8直升機作空中視察,只見汝南、平輿、新蔡、上蔡和西平縣幾乎是一片汪洋,5座縣城和條條塊塊分佈的高地如同散佈在海中的島嶼。直升機飛行的高度僅50米,能清楚地看到每座「島」上都密集著災民。一些「島」人多面積小,大量災民不得不站在水裏和爬在樹上。

8月13日晚9時,河南省委書記劉建勛緊急通知水利專家陳惺,陪同慰問團成員、農林部部長沙楓速回北京向國務院匯報。

14日凌晨,國務院開會後決定,需要爆破一些水庫才能讓水流走。水利部長錢正英起草好聯合命令,李先念看後即和鄧小平通話,在得到鄧小平同意後,由武漢軍區和南京軍區開始執行爆破任務。

14日上午10時,對班台水庫的閘門施行爆破,全部爆破工作進行了整整兩天。河南境內的洪水朝開始向下游傾洩。據維基百科資料:

8月13日,汝南縣有10萬人被淹,一直漂浮在水中,還有6萬人困在樹上,要求急救;全縣20萬人臉浮腫;新蔡縣有30萬人尚在堤上、房上、筏上,20個公社全被水圍住,許多群眾5晝夜沒有飯吃;上蔡縣有60萬人被水包圍;華陂公社劉連玉大隊4,000人把樹葉吃光;黃鋪公社張橋大隊水閘上有 300人6天7夜沒有吃飯,仍在吃死豬死畜。平輿縣有40萬人在水裏,腸炎、腦炎流行。醫療隊下去了,但沒藥物,很多地方出現了災民有病哭,醫生看了病沒藥也哭的情況。新蔡、平輿東部水仍上漲,全區200萬人在水中。

汝南民眾在遷移,以躲避洪水。(維基百科)
汝南民眾在遷移,以躲避洪水。(維基百科)

8月14日,駐馬店全地區尚有177.3萬人泡在水裏。其中上蔡64萬,新蔡45萬,汝南25萬,平輿40萬。

8月15日,班台閘被炸開後,水開始下流。全地區尚有140餘萬人浸泡在水中。

8月16日,全地區120萬人還在水裏,上蔡52萬,新蔡20萬,汝南4萬,平輿23萬。平輿縣射橋大隊有3名老人因沒吃又無救而上吊自殺。

8月17日,全地區尚有101萬人泡在水中。上蔡50萬人,其中黨店公社堤上7,000人,公路上4,500人,樹上、筏上31,000人。洪水沖走了人們身上的衣服,吳宋大隊會計宋三意(已死)剩下妻子和6個孩子,3個孩子仍光身,3個只有褲頭。新蔡用大鍋煮紅芋片救濟群眾。汝南1人1天只有3兩麵,7兩紅芋乾。全地區發病率迅速上升,據不完全統計,共有病人113.3萬,醫務人員盡最大力量,一天僅治800人,死7人。

8月18日,平輿、上蔡、新蔡尚有88萬人被水圍。汝南50萬人中32萬人發病:其中痢疾3.3萬,傷寒892人,肝炎223人,感冒2.4萬,瘧疾 3,072人,腸炎8.1萬,高燒1.8萬,外傷5.5萬,中毒160人,紅眼病7.5萬,其它2.7萬。

8月19日,全地區尚有44.8萬人在水中。到了8月21日,駐馬店地區仍然有37萬人泡在水中。汝南32萬人患病,新蔡22.8萬人發病,佔41%。由於熟食不足,災民11天沒吃鹽。

直到8月底,洪水才全部散去。8月30日,遂平縣革命委員會恢復運轉,並發出「關於當前防病治病的通知」。文件說「由於災後環境污染嚴重,人群抵抗力下降,乙腦、傷寒、瘧疾等傳染病日趨上升」。文件還說,要把各地的野戰醫院建立起來,加強疫情報告,就地隔離治療傳染病。

空軍從9月1日至6日連續出動飛機248架次,噴灑可濕性「六六六」粉248噸,覆蓋了宿鴨湖以西250平方公里的地區。

決堤慘案發生後,國務院副總理紀登奎、李先念,包括「四人幫」中的中共中央副主席王洪文都視察了災區,但作為第一副總理的鄧小平,卻一直沒有視察災區。

1981年8月,有一位新華社記者採訪了災區,並寫了一篇內參,指出災區的人民生活仍然非常艱難,要求中共中央直接給予財政支持。鄧小平看到內參後非常憤怒,在內參上批示:「一派胡言,此記者不可重用!」該記者被立即調離記者崗位。從此以後,沒有任何人敢公開提及該決堤慘劇。

中共製造人禍 中共是害死中國人的惡魔

1975年8月20日,河南省委給出初步統計數字,全省死亡85,600多人,連同外地在災區死亡的人數在內,最多不超過10萬人。中央慰問團在給毛澤東、中共中央寫的關於河南、安徽災情報告中,引用了這個數字。當時駐馬店地委的意見是「不主張再逐個核實」。

1987年,《河南日報》記者于為民撰寫《75·8劫難》一書;1995年,《河南日報》打破沉默,用一個整版報道了75·8洪災。而在官方層面,直到1989年7月,由前中國水利部部長錢正英作序的《中國歷史大洪水(上)》內部發行版出版,書中首次披露部份災情。

1989年,第7屆全國政協常委喬培新、孫越崎、林華(後來中國工程院院士)、常委千家駒(身兼中國科學院院士)、王興讓、雷天覺(身兼中國科學院院士)、徐馳和陸欽侃在文章中披露死亡人數為23萬。

2005年5月,美國《探索頻道》節目「The Ultimate 10」評出全球十大頂級人禍災難,板橋水庫潰壩排在第一,超過了蘇聯的切爾諾貝爾核洩漏事故。

時事評論員王華表示,這場人禍完全是可以避免的。

據德國水利專家王維洛介紹,當時中共修建水庫的理念是「以蓄為主」,1975年春天河南旱災,等到第一場下雨時,老百姓還很高興。夏天雨季來臨後,水庫是應該放水的,但為了經濟利益,因為灌溉水能賣錢,而且水庫水位越高,發電才越多,所以為了經濟利益,板橋水庫沒有按規定排水、降低水庫水位,這是第一個人禍。

然後是8月4日的颶風到來,水庫管理人員也匯報給了省委、省委匯報給副總理、副總理也想法去找當時主事的鄧小平。但由於鄧小平去打麻將,沒有領導拍板做決定,誰都不敢洩洪,結果導致水庫潰壩。中共低效的官僚體制是第二個人禍。

儘管後來壓力太大了,副總理紀登奎的兒子紀坡民說他沒有說鄧小平通宵打麻將,但鄧小平的責任是不可推卸的。至少他在8月8日得知潰壩後,完全可以馬上調動空軍去炸壩,但他沒有,一直拖到8月14日才把班台水庫的閘門炸開,洪水才有了流出的出路。

上千萬人受災,200萬人被困在水中,鄧小平只派出了3,000多人去救援。當8月22日鄧小平在中南海歡度他的71歲生日時,他是否會想到,30多萬人還被困在水中苦熬?中共最高決策層的怠政、視百姓生命為草芥,這是第三個人禍。

王華表示,這場人禍的關鍵,是中共根本不把民眾的性命放在心上,中共是害死中國人的兇手,中共是中國人的敵人。史料顯示,從1949年以來,中共害死了至少8,000萬中國人,這筆血債是人們無法忘卻的。

更可怕的是,中共修建的三峽工程,註定將給中國人帶來更大的災難。如今三峽大壩的主體已經開始變形,上游大量出現山泥傾瀉,一旦三峽潰壩,不但附近省份受災,還將直接威脅武漢、南京和上海。

王維洛曾拿三峽潰壩與害死23萬人的1975年板橋水庫做對比,板橋水庫最大潰壩洪水流量是每秒17,500立方米,而三峽工程下洩水量可超過每秒45,000立方米。板橋水庫潰壩洪水的最大流速達每秒30餘公里,可以將火車油罐車沖出幾十公里,而三峽工程下洩洪水流速達每秒60餘公里,其破壞力遠遠大於板橋潰壩洪水。

王華認為,很多預言都談到三峽大壩不久將會出事,一旦出事,必將帶來中國政局的巨變。

「儘快認清中共,想辦法自保,這就是我們今天反思板橋水庫潰壩慘案的意義所在。」王華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