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6月15日)是第一位因反《逃犯條例》修訂而去世的抗爭者梁凌杰逝世一周年紀念,下午陸續有市民來到太古廣場對開悼念。

有市民身著黃色雨衣,手持寫有「永垂不朽」的紙張,緬懷梁凌杰。在梁凌杰墜下的地方,堆滿了鮮花,有市民唱起了《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的詩歌,還有大批市民手持鮮花,排起了長龍等待獻花。現場有防暴到場。

有市民身著黃色雨衣,手持寫有「永垂不朽」的紙張,緬懷梁凌杰。(宋碧龍 / 大紀元)
有市民身著黃色雨衣,手持寫有「永垂不朽」的紙張,緬懷梁凌杰。(宋碧龍 / 大紀元)

今日(6月15日)是第一位因反《逃犯條例》修訂而去世的抗爭者梁凌杰逝世一周年紀念,大批市民來到金鐘太古廣場獻花悼念。(Duff / 大紀元)
今日(6月15日)是第一位因反《逃犯條例》修訂而去世的抗爭者梁凌杰逝世一周年紀念,大批市民來到金鐘太古廣場獻花悼念。(Duff / 大紀元)
在梁凌杰墜下的地方,堆滿了鮮花,有市民唱起了《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的詩歌,還有大批市民手持鮮花,排起了長龍等待獻花。現場有防暴到場。(宋碧龍 / 大紀元)
在梁凌杰墜下的地方,堆滿了鮮花,有市民唱起了《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的詩歌,還有大批市民手持鮮花,排起了長龍等待獻花。現場有防暴到場。(宋碧龍 / 大紀元)
在梁凌杰墜下的地方,堆滿了鮮花,有市民唱起了《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的詩歌,還有大批市民手持鮮花,排起了長龍等待獻花。現場有防暴到場。(宋碧龍 / 大紀元)
在梁凌杰墜下的地方,堆滿了鮮花,有市民唱起了《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的詩歌,還有大批市民手持鮮花,排起了長龍等待獻花。現場有防暴到場。(宋碧龍 / 大紀元)
在梁凌杰墜下的地方,堆滿了鮮花,有市民唱起了《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的詩歌,還有大批市民手持鮮花,排起了長龍等待獻花。現場有防暴到場。(宋碧龍 / 大紀元)
在梁凌杰墜下的地方,堆滿了鮮花,有市民唱起了《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的詩歌,還有大批市民手持鮮花,排起了長龍等待獻花。現場有防暴到場。(宋碧龍 / 大紀元)
在梁凌杰墜下的地方,堆滿了鮮花,有市民唱起了《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的詩歌,還有大批市民手持鮮花,排起了長龍等待獻花。現場有防暴到場。(宋碧龍 / 大紀元)
在梁凌杰墜下的地方,堆滿了鮮花,有市民唱起了《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的詩歌,還有大批市民手持鮮花,排起了長龍等待獻花。現場有防暴到場。(宋碧龍 / 大紀元)
在太古廣場內,有市民揮舞著「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香港獨立」的旗幟,並將「我們不是暴徒」的橫額和一件黃雨衣鋪在地上。

在太古廣場內,有市民揮舞著「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香港獨立」的旗幟,並將「我們不是暴徒」的橫額和一件黃雨衣鋪在地上。(Duff / 大紀元)
在太古廣場內,有市民揮舞著「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香港獨立」的旗幟,並將「我們不是暴徒」的橫額和一件黃雨衣鋪在地上。(Duff / 大紀元)
在太古廣場內,有市民揮舞著「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香港獨立」的旗幟,並將「我們不是暴徒」的橫額和一件黃雨衣鋪在地上。(Duff / 大紀元)
在太古廣場內,有市民揮舞著「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香港獨立」的旗幟,並將「我們不是暴徒」的橫額和一件黃雨衣鋪在地上。(Duff / 大紀元)
2019年6月16日舉行的「譴責鎮壓 撤回惡法」大遊行前夕,義士梁凌杰身著背上寫有「林鄭殺港 黑警冷血」的黃色雨衣在金鐘太古廣場頂端掛起「反送中」標語橫額抗議,提出撤回《逃犯條例》修訂草案、釋放612被捕人士,以及要求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引咎辭職等訴求,後於當晚從高處墮下身亡,成為反修例運動中的首名死者。警方在梁凌杰遺物中發現兩封遺書,其中一封為控訴書,內容闡述尋死原因是與反修例有關。

在梁凌杰危站期間,有在場市民唱起《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的詩歌。

在梁凌杰危站期間,有在場市民唱起《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的詩歌。(宋碧龍 / 大紀元)
在梁凌杰危站期間,有在場市民唱起《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的詩歌。(宋碧龍 / 大紀元)
在梁凌杰危站期間,有在場市民唱起《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的詩歌。(宋碧龍 / 大紀元)
在梁凌杰危站期間,有在場市民唱起《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的詩歌。(宋碧龍 / 大紀元)
在梁凌杰危站期間,有在場市民唱起《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的詩歌。(宋碧龍 / 大紀元)
在梁凌杰危站期間,有在場市民唱起《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的詩歌。(宋碧龍 / 大紀元)
在梁凌杰危站期間,有在場市民唱起《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的詩歌。(宋碧龍 / 大紀元)
在梁凌杰危站期間,有在場市民唱起《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的詩歌。(宋碧龍 / 大紀元)
在梁凌杰危站期間,有在場市民唱起《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的詩歌。(宋碧龍 / 大紀元)
在梁凌杰危站期間,有在場市民唱起《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的詩歌。(宋碧龍 / 大紀元)
今日(6月15日)是第一位因反《逃犯條例》修訂而去世的抗爭者梁凌杰逝世一周年紀念,大批市民來到金鐘太古廣場獻花悼念。(宋碧龍 / 大紀元)
今日(6月15日)是第一位因反《逃犯條例》修訂而去世的抗爭者梁凌杰逝世一周年紀念,大批市民來到金鐘太古廣場獻花悼念。(宋碧龍 / 大紀元)
今日(6月15日)是第一位因反《逃犯條例》修訂而去世的抗爭者梁凌杰逝世一周年紀念,大批市民來到金鐘太古廣場獻花悼念。(宋碧龍 / 大紀元)
今日(6月15日)是第一位因反《逃犯條例》修訂而去世的抗爭者梁凌杰逝世一周年紀念,大批市民來到金鐘太古廣場獻花悼念。(宋碧龍 / 大紀元)
今日(6月15日)是第一位因反《逃犯條例》修訂而去世的抗爭者梁凌杰逝世一周年紀念,大批市民來到金鐘太古廣場獻花悼念。(宋碧龍 / 大紀元)
今日(6月15日)是第一位因反《逃犯條例》修訂而去世的抗爭者梁凌杰逝世一周年紀念,大批市民來到金鐘太古廣場獻花悼念。(宋碧龍 / 大紀元)
今日(6月15日)是第一位因反《逃犯條例》修訂而去世的抗爭者梁凌杰逝世一周年紀念,大批市民來到金鐘太古廣場獻花悼念。(宋碧龍 / 大紀元)
今日(6月15日)是第一位因反《逃犯條例》修訂而去世的抗爭者梁凌杰逝世一周年紀念,大批市民來到金鐘太古廣場獻花悼念。(宋碧龍 / 大紀元)
梁凌杰的父母在接受《蘋果日報》訪問時表示,政府逼到香港人如此無奈,咆哮是對此不仁不義之政府宣示憤怒,「香港病了,是七百萬人之悲哀,亦是下一代之悲哀。」他們希望年輕人不要太衝動,勿要再步其子後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