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滙豐銀行於6月3日表態支持「港版國安法」後,滙豐沒有換來它所期待的平靜或業務商機,反而讓自己陷入中英間的華為戰爭中。中共以滙豐在中國的業務為由,要挾英國採用華為5G技術。對於中共的脅迫,美國務卿蓬佩奧周二(6月9日)在國務院網站發表強硬聲明,譴責中共霸凌行為,並呼籲各國避免在經濟上過度依賴中共,同時表示願意對英國提供幫助。

滙豐屈從中共要挾

中共於5月28日通過「港版國安法」後,滙豐銀行一直遲未表態支持。隨後中共「以政逼商」向滙豐施壓。中共官媒《北京日報》6月2日在微信發出題為「滙豐終將失去所有客戶」的評論文章;隨後中共官媒《人民日報》也在微信轉貼這篇文章。前香港特首梁振英也點名向滙豐集團施壓。

在沉默一天後,滙豐6月3日表態支持「港版國安法」。滙豐還附上滙豐亞太區行政總裁、同時也是中共政協委員的王冬勝加入支持「港版國安法」立法聯署的照片。

《每日電訊報》引述消息報道,滙豐主席杜嘉祺(Mark Tucker)曾與英國首相約翰遜的代表密談,擔心若英國政府禁止華為參與英國5G建設,滙豐可能會在中國大陸遭到報復。《周日泰晤士報》(Sunday Times)報道,中共駐英大使劉曉明警告英方稱,若封殺華為,恐破壞中企在英國建造核電廠與2號高速鐵路(HS2)的計劃。

蓬佩奧譴責中共霸凌

對於中共霸凌滙豐的行為,蓬佩奧強硬回應,他表示,滙豐亞太區行政總裁王冬勝,上周聯署表態挺「港版國安法」,支持北京毀壞香港自治,是個「災難性的決定」,而中共威嚇滙豐的行徑,更應作為全世界的一個警示。

蓬佩奧表示,王冬勝展現忠誠的舉動,並未幫助滙豐在北京贏得尊重,滙豐在中國大陸事業仍被當成北京對付英國的政治籌碼。

蓬佩奧強調,北京的霸凌行為提醒各國,應避免在經濟上過度依賴中國,且須保護自身重大建設不受中共影響。澳洲、丹麥及其它自由國家近期皆面臨中共利益團體壓力,要它們向中共的政治願望低頭。

蓬佩奧指出,美國已準備好向英國提供協助,不論是建造安全可靠核電廠,或是發展保護人民私隱的5G解決方案。他說:「自由國家交易的是真摯友情,渴望的是共同繁榮,而非政治、商業磕頭。」。

德媒及英美議員譴責滙豐「屈共」

對於滙豐的「屈共」行為,德國《商報》6月4日發文,批評滙豐銀行不應該屈從於中共的壓力,即使牽涉到大筆金錢,也不應該沒有底線,滙豐的屈從只會助長中共當局的得寸進尺。

文章說,在中國經營事業,企業需要有能挺直腰桿的高管,德國企業派往中國的高管都被提前告知,要避談台灣、西藏、天安門等話題,很多人為了利益,接受了這種交易。

如今這種情況已延伸至駐港外企,親共勢力公開對駐港外企施壓,要求外企支持「港版國安法」,梁振英近日對滙豐銀行的施壓,代表中共的施壓上升到了一個新的級別。

英國保守黨下議院領袖李思銘(Jacob Rees-Mogg)表示,滙豐銀行與中共政府的關係,可能比跟英國政府更加密切。英國外交委員會主席董勤達(Tom Tugendhat)質疑,為甚麼滙豐和渣打要支持一個獨裁政權打壓自由和損害法治的行為?這不符合企業的社會責任。

美國參議員斯科特(Rick Scott)表示,滙豐選擇利益,放棄人權,與中共為伍,拒絕香港自治和香港人民的人權,這種行為是危險和可恥的,人們不會忘記。

滙豐與華為的糾葛

其實,滙豐與中共的關係,在華為孟晚舟被捕後曝光在媒體上。在孟晚舟事件上,滙豐與美國司法部合作,進行對華為的調查並導致孟晚舟的被捕。

綜合媒體報道,滙豐銀行從1990年代中期就開始與華為合作。2012年,滙豐因監管不嚴、被美國司法部查處協助伊朗轉移資金後,與美國司法部簽訂一項為期5年的延期起訴協議。根據協議,滙豐同意加強制裁和反洗錢計劃,並許諾在任何調查中都將與美司法部合作。2016年末,滙豐開始配合美國司法部對華為展開調查。

華為案的起因是,Sky.com公司涉嫌向伊朗提供電訊設備,而華為前財務長孟晚舟2013年向滙豐高管通報說:「華為與Sky.com沒有關係」,而事實上,Sky.com可說是華為控制的企業,結果令滙豐銀行面臨被控違反美國對伊朗制裁法規的風險。

孟晚舟被控欺詐滙豐銀行,2020年5月27日在加拿大被宣判「雙重犯罪」成立,其四項欺詐行為在美國和加拿大都屬於犯罪,對孟的引渡程序繼續執行。

由於滙豐提供美國檢方的信息有助於檢察官起訴孟晚舟和華為,此舉激怒中共電信集團的高層管理人員,在2018年12月孟晚舟被捕後,據2019年7月1日《金融時報》報道,滙豐便開始頻繁與中共官員接觸。

兩名知情人士說,英國滙豐銀行(HSBC)行政總裁范寧(John Flint)於2019年初被邀請到中共駐英國大使館會談。范寧和滙豐其他高級代表告訴中共官員,在美國司法部要求提供2017年與華為的關係信息之後,該行必須與檢方配合協助調查。

滙豐的未來

屈從中共的滙豐,未來前景也存在風險,日後可能要擔心美國的制裁。上周四(6月4日),美國參議院銀行委員會,就如何針對中共扼殺香港自治、實施有效制裁舉行聽證。委員會還在審議一項跨黨派法案,計劃對破壞香港自治的中共官員和實體,及與這些個人有業務往來的銀行進行嚴厲制裁。美國共和黨參議員圖米(Pat Toomey)在該聽證會上表示,美國兩黨議員都支持讓針對「港版國安法」的制裁法案儘快通過。

美國聯邦參議員杜美6月5日表示:「法案名叫《香港自治法案》,針對的是壓制港人的言論、出版、集會自由、獨立司法、民主程序和高度自治的實體。法案也制裁銀行,因為它們選擇剝奪香港自由、並把利潤置於基本人權之上。」

在華為孟晚舟事件上,滙豐礙於與美方協議並兼顧自己的利益,選擇與美國配合,但今日在香港議題上,滙豐為了利益屈從中共,但卻讓自己陷入更尷尬的處境,成為中共脅迫英國採用華為的棋子;而滙豐極力想維護的中國大陸業務也因中國經濟的崩落,顯得前途茫茫。作為這家成立超過150年的百年老字號、規模最大的歐系銀行,今後如何在前行的路上不顛簸難行,端看它良知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