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文化根源於佛家、道家和儒家。像我們的先祖黃帝,他曾問道於廣成子,最終得道,道家文化講說真話辦真事,最終返本歸真。佛家文化相信人有因果輪迴,所以人要與人為善。儒家文化講寬容忍讓,如何克己復禮,天下歸仁。 

這些文化都以如何在這一世成為一個更好的人,找尋到真我,從此離苦得樂為真正目的。認為人的生命是有生生世世輪迴的,所以並不看重這一世的得失榮辱。 

因為有這些文化支撐,所以面對人生中很多煩惱、困境能夠看得淡、放得下。中國歷史上沒有心理諮詢師這種角色,而是通過中國的文化藝術,對人心起到調節,讓人的情志達到抒發,使人和自然宇宙相融通,從而樂而忘憂。 

面對得失,會有「命裏有時終須有,命裏無時莫強求」,讓人豁達從容;面對困境,會有琴棋書畫詩舞花茶等藝術使人超脫,但是人還是會有煩惱,這些煩惱哪裏來呢?是因為人都有人心,表現為自私,貪婪,妒忌等等,當人心彰顯的時候,便會有爭搶和傷害,但人也有道心,表現為光明,善良,平和,忍讓,當道心彰顯的時候,人間便會有關愛和平。 

那麼怎麼樣讓人心得以克制,讓道心得以彰顯呢?我們從一個故事說起,在商朝末年,有個虞國和芮國的小諸侯國,兩國國土都很小,因為一塊田地起了爭執。爭了好幾年都爭執不下,有人說周國的國君姬昌(也就是日後的周文王)他非常仁義,不如你們找他去評論一下吧。兩位國君就到了周國,沒想到在這裏田野裏農夫相互讓地界,走路的人相互讓道,到了朝廷之後,官員們相互謙讓,有禮有節。兩人看後非常慚愧,我們相爭的正是人家相讓的。兩人回去後,都不再爭那塊土地,反而這塊田地成了閒田。這便是虞芮之爭的故事。 

中國文化中從堯舜禹時就在探尋如何治理人心的方法,有十六個字,從堯傳給了舜,從舜傳給了禹,那便是「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執厥中。」—《尚書‧大禹謨》, 人心是很危險的,道心是很微茫的,惟有時時保持警醒專一精進,才能行走在中正的道德之中。 

那麼人又怎樣不偏不倚地走在中正的道路上呢,在中國文化中表現形式之一是禮,讓人發於情,而止於禮。雖然人有人心,但是可以用禮來讓行為舉止合乎道德規範,讓人行走在「危」和「微」之間,從身修、家齊、國治到天下平,不斷彰顯光明的道心。相傳周朝推行禮治,讓周朝延續了八百年,成為中國五千年歷史中最長的一個朝代。周公「制禮作樂」禮樂文化影響了中國數千年,因此中國曾被稱為「禮義之邦」。

在中國文化中,從祭祀、軍事、國家典制,再到人倫秩序、婚喪嫁娶、建築、飲食、服飾、交際,都能看到禮的身影。「人有禮則安,無禮則危」。在這種文化下,人們身心皆得以安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