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遼寧省瀋陽市公安局渾南分局警察馬吉締被誣陷受賄12萬元人民幣,並被施以各種酷刑屈打成招,最終判刑11年。馬吉締和家人多年來極力申訴,卻遭威脅恐嚇,其妻差點被逼跳樓。目前,馬吉締仍堅持申冤,希望討回公道。

馬吉締向大紀元講述,2007年,瀋陽高新區檢察院檢察官郭穎的妻弟被人打壞眼睛。他事後向打人者索要90萬元賠償,但對方貧窮,無力賠償。

2009年3月,該案被起訴到高新區檢察院。郭穎為幫妻弟獲得最大限度賠款,轉而認定案發時在現場的孤家子村村主任陳洪德是加害人。

在郭穎的主張下,瀋陽市紀委於2009年6月批示重審此案,原調查結論被徹底推翻。六名證人被恐嚇、威脅、施暴後改變供詞;陳洪德和兒子陳威也遭電擊等酷刑逼供,陳威甚至被逼編造自己花錢買通證人,並向馬吉締等三名辦理原案件的警察行賄,以達到包庇陳洪德的目的。

各種酷刑折磨 馬吉締屈打成招

2009年7月16日,馬吉締突然被拉到瀋陽臭名昭著的「狗圈」——白塔堡刑警支隊審訊基地,他被要求承認受賄12萬元、包庇陳洪德傷害犯罪。

馬吉締說,他以前從沒去過「狗圈」,直到進去才知道那裏和「渣滓洞」一個樣。

「屋裏邊所有的辦公室都是審訊室,就是有鐵凳子,所謂的老虎凳。人帶到那裏面去都是先被扣在鐵凳子上。」他說,「給我審到第三天的時候認為我在那屋不行,就又給換了一間,從南面換到北面。北面那屋就是黑咕隆咚的,就像渣滓洞刑訊逼供室似的:全是黑色的牆面,都是軟包的,一進去就是陰森可怖,各種亂七八糟的東西,甚麼鉗子剪子刀子都有,就在那擺著。」

馬吉締被一連審訊7天7夜,期間不准上廁所,小便用瓶子接;不准睡覺,只要閉眼就往臉上澆涼水;身上裸露的地方被淋飲料,引蚊蟲叮咬;多次被戴頭套數小時,直到窒息昏死過去。

他在半夜裏經常聽到其它審訊室傳來電棍的啪啪聲和慘叫聲,審訊人員威脅說,如果再不交代,對他的審訊也會升級。

被折磨到第7天時,辦案人員對馬吉締出示一張延長拘留期限通知書。馬吉締徹底崩潰,招供受賄12萬,後被送進瀋陽市第一看守所。

(受訪人提供)
(受訪人提供)

但是,酷刑並沒就此結束。由於翻供且筆錄達不到檢察院的要求,馬吉締於2009年8月21日、26日和9月2日被分別帶到蘇家屯區檢察院和高新區檢察院的地下審訊室施暴。

他被全身捆綁在審訊椅上搧巴掌、被多人用裝滿水的礦泉水瓶的瓶蓋一頭狠命頂雙肋,還被反關節掰十指。

「(刑警隊的人)一邊掰一邊樂呵問你:認(罪)不?認不?一個一個掰,到最後把十個手指頭掰腫得,一個手指能有兩個手指那麼粗。」馬吉締說,「這樣還不行,後來他們就從包裏拿出一個回形針掰直,在地下磨尖了之後用打火機燒一下子,往我指甲縫裏邊扎。」

被折磨後,高新區檢察院反貪局的周靜彬對馬吉締說,「這點傷算甚麼,我參加過慕馬(前瀋陽市長慕綏新,瀋陽常務副市長馬向)大案,就你這芝麻官,整死你就像踩死個螞蟻一樣。」

9月15日,馬吉締被轉到瀋陽軍區聯勤部看守所。他披露那就是個刑訊逼供所,部隊人員對他折磨長達一年,所使用的方法比毆打還要狠十倍。

馬吉締說,在被關押期間,他一直被要求保持同一個姿勢。「坐在板鋪上,身體和板鋪呈90度,和大腿呈90度,之後雙手放在膝蓋上目視前方,就保持這種動作,從早晨5點鐘起床,一直到晚上21點,期間三頓飯不算。那種滋味,就是蚊子叮在你臉上,你都不准去拍。」馬吉締說,「每一天都這樣。」

除了肉體上的折磨,看守的軍人還羞辱馬吉締的人格。他說,「(看守軍人)喚(在)押犯,他用那種訓練狗的語言,不是說喊你名字喊啥,讓你『過!』『坐!』」

馬吉締也不被允許發出任何聲音。「你只要說話,就過來四五個戰士打你。所有的事,就是你吃飯、有甚麼事,都是打手勢,讓你當啞巴。」他說,「等我上法庭的時候,幾乎都說不出來話。一年沒發出任何聲音。」

2010年8月,案件在瀋陽市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法院開庭。馬吉締當庭咬斷手指頭抗議法官剝奪他的個人陳述權,但法官熟視無睹,直接讓3個法警把他拖出法庭。所謂審判只走了個過場,馬吉締最終被判處有期徒刑11年。

為自己洗冤 遇阻礙重重

2011年,馬吉締的妻子拿到證據後開始為丈夫申訴,她因此遭瀋陽市公安局監控,只要一發微博就有警察找上門。有一次,她差點被逼得拿剪刀從5樓跳下去。

十年來,馬吉締和家人不斷上訴、申訴,但多次被高新區檢察院和法院駁回;瀋陽市中級法院和檢察院也是能推則推,並以駁回告終。

(受訪人提供)
(受訪人提供)

馬吉締在給遼寧省委書記陳求發的公開信中說,「做了二十年的警察,當自己成了被告的時候,才深深地體會到了遼寧司法幕牆真的是銅牆鐵壁」,「我身為執法人員都不能用合法手段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可見遼寧的執法環境有多麼的惡劣。」

出獄後,馬吉締不斷蒐集證據,並全部遞交給遼寧省高院。目前案件已被受理,正處在審查階段。

馬吉締說,「我就希望媒體介入我們這件事之後能引起辦這些案子的當局的注意,能夠重視,不要在平反我冤案上再胡搞,能實事求是把真相展現給大家,還我一個公道,我就滿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