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是不讓喝水,夜間不讓上廁所,搞了三天沒達到目的(逼迫放棄修煉);又讓整天站著,晚上也不得睡覺,一睡覺就有人拳打腳踢,也是三天⋯⋯」王洪章老人生前訴說他在冤獄中遭受的折磨。

2019年1月21日,天氣異常寒冷,山東濟南市87歲的法輪功學員王洪章老人含冤離世。這位濟南鋼鐵集團退休工程師歷盡滄桑,經歷了冤獄酷刑、生活困頓、精神壓抑,最終在家中辭世。直至去世,他的退休金仍被剋扣。

2019年1月21日,87歲的濟南鋼鐵集團退休工程師、法輪功學員王洪章被迫害離世。(明慧網)
2019年1月21日,87歲的濟南鋼鐵集團退休工程師、法輪功學員王洪章被迫害離世。(明慧網)

自中共1999年迫害法輪功以來,王洪章遭非法關押、強制洗腦、勞教等嚴重迫害,在76歲高齡時還被非法判刑五年,在山東省監獄遭受種種酷刑折磨,九死一生。

出獄後,他仍遭單位及公安分局的監控、騷擾,濟鋼集團長期剝奪他的退休金。

當法輪功義務輔導員

王洪章1994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在修煉前,用他自己的話說,他已是個「快要去火葬場爬煙囪的人了」。

他生前是濟南鋼鐵集團第一煉鐵分廠的退休工程師,家住濟鋼新村南5樓1單元201室。50年代中共搞「大躍進」時他來到了濟鋼,過度的勞累,使他患了多種疾病;到了80年代,他只能上半天班,長年胃痛。為了治病,他練了十幾種氣功,也無效。

1994年1月,王洪章參加了李洪志師父的濟南第一次面授班。修煉法輪功後沒幾個月,他的多種疾病不翼而飛,面色紅潤,頭髮也由白變黑。

他按照法輪功「真、善、忍」的原則修心向善,改善了與他人的關係,化解了家庭的矛盾。為了使更多人從中受益,他承擔起法輪功義務輔導員的工作。熱情、坦蕩、能吃苦的他,受到了人們的敬重與信賴。

非法關押、勞教

中共迫害法輪功後,王洪章屢遭迫害。因為他曾是義務輔導員,濟鋼就把他作為重點監控對象。逼迫王洪章在電視上表態放棄修煉,不放棄就動員其親朋好友加壓。

濟鋼原料廠每天安排人員在他家門口盯梢,連續幾個月。後來煉鐵廠出錢僱了三個人長期監控:跟蹤他,兩個鄰居負責監控他家的來往人員。

2008年8月4日,王洪章貼法輪功真相資料,被濟鋼派出所綁架,當晚被劫持至濟南洗腦班。他被威脅道:「不轉化就送監獄,這輩子都別想回家!」

據悉,濟鋼給那個出賣王洪章的人1萬元的所謂獎金。

王洪章絕食抗議對他的迫害,在省武警監獄醫院住了一個月後,他被轉送至歷城看守所。冬天門窗都必須開著,裏外一樣冷,只能穿著棉衣睡。早飯吃的是一小份鹹菜、一個饅頭、一碗粥;中午和晚上都是一個饅頭和一碗飄著幾根青菜葉的清水湯。白天為了取暖,在押人員只能不停走動。

冤獄五年

2008年12月,在未通知王洪章的家人和單位的情況下,法院對他進行秘密庭審。他在法庭上講法輪功真相,講他修煉受益的過程。

他還當庭指出:「作為一個社會公民,無論是去天安門,還是去中南海,還是在各種環境中向人們講真相,是憲法允許的,上訪與講真相是法律賦予公民的權利。在不公正的對待下得允許人說話,這也是人最基本的權利。你們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審判是在褻瀆法律,濫用權力。」

當年已76歲高齡的王洪章被非法判刑五年,於2009年2月底被非法關進山東省監獄11監區。

在監獄裏,獄警以減刑為誘餌,指使心狠手辣的犯人肆無忌憚地折磨王洪章,逼他放棄信仰。

王洪章對來「轉化」他的人說:「我修的是宇宙大法,不但能健身,還能使人變得誠實善良,寬容平和。你們那麼多人,沒人性地打罵學員,你看我們學員有還手的嗎?」

那夥人見沒轉化得了他,就對他施暴。

半夜他們將他光著腳從床上拖下來,劈頭蓋臉地打,將圓珠筆夾入指縫:一個人緊握他的手,另一個人轉動圓珠筆,直到皮破肉爛。他被摧殘得心臟疼痛,屁股被打爛,血濕透了內褲,喘氣都覺得疼痛。

惡徒們看他真的快不行了,才罷手。

酷刑演示:用牙刷或筆鑽指縫。(明慧網)
酷刑演示:用牙刷或筆鑽指縫。(明慧網)

被濟鋼長期剝奪退休金

剛出獄回家時,王洪章老人連站都站不住,渾身打哆嗦,經過煉功,不到一個月就恢復了健康,再次見證了法輪功的神奇。

而濟鋼並沒有放鬆對他迫害。

對他實施24小時的監控。這種監控持續了大約八年,估計濟鋼至少花費了十幾萬元來對付一個信仰「真、善、忍」的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