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6月5日,《 人民日報 》頭版刊文「堅持預防為主改革完善疾病預防控制體系——論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在專家學者座談會上重要講話」,第2版再刊文「時刻防範衛生健康領域重大風險——習近平總書記在專家學者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持續引發熱議」。

6月4日,新華社也刊文「戰勝大災大疫離不開科學發展和技術創新——習近平總書記在專家學者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指明科研攻堅方向」。

這次講話,實質是對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的一次總結和對今後防疫提出要求,當然需要專家學者認真領會講話精神,有所回應。然而,各位專家幾乎不約而同的繞過習近平講話的核心內容,難壞了黨媒記者。

習近平講話的核心內容

《 人民日報 》文章開頭便寫到,「預防是最經濟最有效的健康策略。構建起強大的公共衛生體系,關鍵是堅持預防為主的衛生健康工作方針,改革完善疾病預防控制體系,堅持常備不懈,防患於未然」。

這當然是傳染病防治的金科玉律,不是現在或之前的某位領導人發明的,而是醫學界通過歷史教訓的總結。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也恰恰在預防上出現了關鍵性問題,沒有實現早期預警和預防,才導致大爆發。

專家們都很清楚,至少2019年12月1日發現病例後,內部早期預警應該算啟動了,甚至很可能更早,但證據可能已被銷毀,難以證實。專家組多次去武漢調查核實,但卻一直被政治因素左右,公眾預警無法啟動,各醫療機構同樣沒有準備,早期預防遲遲未能開始。結果瘟疫在武漢橫行後,醫護人員也大量被感染,直到1月20日,中共高層才被迫授意鐘南山,承認「人傳人」,但爆發卻早已開始,1月23日武漢被迫封城。1月29日,武漢市衛健委網站顯示,「發熱門診就診人數逐日增多,高峰時段超過1.5萬人」,「1月22日至27日,全市發熱門診共接診發熱病人75221人」。早期預防時機早已過去。

《 人民日報 》文章稱,「習近平總書記在專家學者座談會上發表重要講話,深刻指出只有構建起強大的公共衛生體系,健全預警響應機制,全面提升防控和救治能力,織密防護網、築牢築實隔離牆,才能切實為維護人民健康提供有力保障;強調疾病預防控制體係是保護人民健康、保障公共衛生安全、維護經濟社會穩定的重要保障,要立足更精準更有效地防,在理順體制機制、明確功能定位、提升專業能力等方面加大改革力度」。

這段話非常明瞭,衛生部門沒有做到瘟疫的早期預警、早期預防,或者預警、預防失靈,所以要求「健全預警響應機制」和「疾病預防控制體係」,還要「提升專業能力」。

《 人民日報 》文章還說,「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明確了新時代黨的衛生健康工作方針,把健康中國上升為國家戰略……在較短時間內建立起世界上規模最大的基本醫療保障網,公共衛生整體實力和疾病防控能力上了一個大台階……堅持預防為主的衛生健康工作方針,是對長期以來實踐證明行之有效的做法的堅持、繼承、發展……必須堅定不移貫徹預防為主方針,堅持防治結合、聯防聯控、群防群控……全面提高人民健康水平。」

最後,文章還總結,「堅持預防為主,改革完善疾病預防控制體系,構建起強大的公共衛生體系,真正把問題解決在萌芽之時、成災之前」。

這些話,等於把早期預警、早期預防的責任,推給醫療衛生系統,還完全推卸了中共高層的領導責任。不是領導無方,不是政策不明確,也不是資源不夠,完全是基層落實、實施不力。這裏沒有提隱瞞疫情的問題,即使有,當然也是醫療衛生系統去背黑鍋。

專家談感受迴避實質

專家們聽了領導重要講話,當然需要回應。《 人民日報 》第2版專門刊文,派出記者追著各位專家談感受,可是專家們的談話幾乎都似是而非,就是不認真談早期預警、早期預防,也沒有承認相關責任。

北京市衛健委主任雷海潮說,「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講話,為我們切實加強首都公共衛生體系建設指明了前進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全面提升防控和救治能力,切實為維護首都人民健康提供有力保障,讓黨中央放心」。

這完全是套話,根本沒有談實質內容,記者只好追下一個。

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朝陽醫院副院長、主任醫師童朝暉在奔赴武漢的高鐵上,接受了記者採訪。他表示,「推動公共衛生和疾病預防控制體系改革發展。提升應對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的理念和意識,加強醫療機構基礎建設,提高呼吸、重症、感染等專業學科能力,提升發熱門診的前哨和預警功能,發揮綜合醫院對疑難複雜疾病診治的技術優勢,全面提高重大疫情應對處置能力和水平」。

他談了預防,最後把責任都推給了醫院,但與事實不符。2019年12月底,李文亮、艾芬已經吹哨;中共自己推出的上報第一人張繼先,也在2019年12月26日上報了病例;《刺針》雜誌2019年12月6日發表的一項研究,首位確診患者的症狀發作日期為「 2019年12月1日」。醫院已經早期報警,但卻被隱瞞。這位專家不敢把責任推給上面,只能往下推,含混了預警和預防的真正問題。

中華預防醫學會副會長楊維中,只談了「全面加強公共衛生體系建設」。河南省人民醫院院長邵鳳民只談了「公立醫院……在重大傳染病防控救治尤其是重症救治方面發揮應有作用」。西安交大一附院院長施秉銀只談了「大型公立醫院要保證足夠的能力和空間」。

清華大學教授、衛生法研究中心主任王晨光說了點實話,「在各項立法中體現政府主導、社會參與、預防為主、防治結合、健康促進等原則,堅持法治思維,進一步從法律上完善重大新發傳染病防控舉措」。

他算說了些實話,沒把預警、預防的責任推給醫療系統,還大膽指出政府的主導作用,但最終不敢直接點出中共各級官員的責任,只能推到了法律體系。現今的中國,權大於法,法律還是要服從權力。不過,這位專家還是談了些實情,或者說,算是替醫學界發話,不認賬。

接著,北京大學第三醫院院長喬傑只談「不斷提高醫療衛生服務水平和質量」。安徽省馬鞍山市含山縣人民醫院內二科副主任董浩只談「建立智能高效的城市管理體系」。遼寧省瀋陽市衛健委主任蘇立明重複了「公共衛生應急管理體系」的標準套話。遼寧中醫藥大學副校長關雪峰和北京中醫藥大學第三附屬醫院主任醫師黃金昶,都只談「中醫藥」。

江西省南昌市西湖區朝陽衛生院黨支部書記劉慶山算沾些邊,談「提高檢測檢驗能力」,這是事實。1月27日,武漢市衛健委網站顯示,「1月23日至27日,已累計檢測樣本4086份,其中陽性712份」,當天公佈的累計確診病例1590例,是累計檢測陽性712份的2倍還多。檢測樣本4086份,當然也檢測不了當時75,221個發熱病人。1月29日,武漢市衛健委網站稱,「由於該病毒的高致病性,科研人員要開展預試驗有一個逐步熟悉的過程,因此檢測樣本不會一開始就每天2000份,會逐步增多」。檢測能力確實一直存在問題,但說明不了早期預警、預防的責任,也正因為早期預警被壓制,檢測試劑開發嚴重滯後,不但數量少,檢測率還很低,3月份出口試劑被大量退回,才徹底曝光。

接著,河南省兒童醫院院長周崇臣談「無症狀感染者」,但沒敢透露真正實情。成都市第一人民醫院黨委書記趙聰談「境外輸入病例風險」。北京市豐台區方莊社區衛生服務中心主任吳浩談「加強全科醫生培養」。

除了2-3人談到一些事實,其他專家都迴避了最關鍵問題。沒有一個人表示,醫療衛生系統應該承擔早期預警和早期預防的責任,但也不敢把責任推給高層,最終誰也沒有領會高層講話的核心內容。《人民日報》一大批記者無功而返。

新華社越俎代庖

新華社比《人民日報》有預見性,沒有做無用功,而是另闢蹊徑。新華社文章說,「習近平總書記2日在專家學者座談會上發表了十分重要的講話,再次凸顯科研攻關對構建強大公共衛生體系的關鍵支撐作用,在與會專家學者、廣大科研工作者和社會各界引發強烈反響。」

新華社僅摘出了「科研攻關」的講話內容,然後組織 一些素材、數字,和個別專家的回應,把疫情中的「科研攻關」成果展示了一番,算是圓滿完成報道任務。

但這樣的報道,同樣偏離了高層講話的核心內容,避談早期預警、早期預防的責任,與大多數專家的說法如出一轍,沒有真正領會講話的實質,新華社有先見之明。

無論是黨媒,還是專家們,都讓中共高層大失所望,無人真正領會講話精神,沒有人願意承擔早期預警、早期預防的責任,當然也沒人敢把責任推給上層。看來,人人心知肚明,疫情追責的時刻還沒有真正到來,各自都留了一手,現在都儘量離的遠遠的,先不要沾邊為上。等真正追責到來時,恐怕是另一番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