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如何把TikTok、抖音武器化?中共要求媒體成為政府思想控制工具,中國《國家安全法》、《情報法》等法律強迫企業向情報機構提供客戶信息。

抖音及其海外版TikTok的總部在北京,必須遵守中國法律。中共通過向企業派駐黨組織附體、控制私營企業,強制TikTok、抖音等互聯網企業按黨的意志審查內容。

「抖音」及其海外版「TikTok」受中共操控

福布斯6月3日援引APP市場研究機構Sensor Tower統計數據說,TikTok是今年5月全球下載量最大的應用程式(非遊戲),安裝量超過1.119億台,比去年5月增長了2倍。5月安裝該應用程式最多的國家是印度,佔總下載量的20%,美國佔9.3%。

TikTok、抖音全球火爆,然而許多人未必了解,TikTok、抖音存在巨大安全隱患。

TikTok把客戶情資提交中共情報機構,且內置間諜軟件。TikTok已經被美國各軍種明令禁止在軍隊設備中安裝、使用。

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湯姆·科頓(Tom Cotton)、喬什·霍利(Josh Hawley)等多位美國聯邦參議警告:TikTok嚴重威脅美國國家安全。

大紀元此前曾報道分析過,抖音誣陷美軍製造投放生化病毒,抹黑美國及海外各國抗疫。TikTok否認六四屠城、封殺反共信息、洗白中共罪責、向各國用戶灌輸「中共」價值觀。

《華盛頓郵報》援引專家觀點說,抖音是中共的宣傳船。中共已經把TikTok、抖音變成反美宣傳戰的重型武器。

抖音成中共反美宣傳的重型武器(上)

https://hk.epochtimes.com/news/2020-05-11/45670424

抖音成中共反美宣傳重型武器(下)

https://hk.epochtimes.com/news/2020-05-14/64071783

抖音支持中共,醜化抹黑香港市民的影片。(大紀元)
抖音支持中共,醜化抹黑香港市民的影片。(大紀元)

抖音支持中共,醜化抹黑香港市民的影片。(大紀元)
抖音支持中共,醜化抹黑香港市民的影片。(大紀元)

為何TikTok抖音聽命中共?中共如何武器化TikTok抖音?

中美兩國政體不同,媒體生態不同。美國是共和政體,自由市場經濟,除廣播理事會(The Broadcasting Board of Governors)旗下美國之音(VOA)、自由歐洲電台/自由電台(RFE/RL)、自由亞洲電台(RFA)等屬國營,美國絕大部份媒體是私營,政府受獨立司法制衡,不能對媒體做出版審查。

BBC於2016年2月26報道,蘋果公司曾與美國政府對簿公堂,要求法院撤銷其法庭令,不要強制蘋果協助FBI(聯邦調查局),以解除加州聖貝納迪諾恐怖份子疑犯的iPhone密碼鎖。這種事若在中共治下,怕是天方夜譚。

中共要求媒體成為政府思想控制的工具

中共是極權專制政體,要求媒體成為政府宣傳和思想審查的馴服工具。

2017年9月15日,《求是》雜誌刊登了「中央網信辦理論學習中心組」撰寫的文章。介紹習近平的網絡強國思想,聲稱:「網上輿論工作已經成為宣傳思想工作的重中之重」,「我們堅持正能量是總要求、管得住是硬道理,做大做強網上正面宣傳,讓黨的主張始終成為網絡空間最強音」。

該文強調:「沒有網絡安全就沒有國家安全」,「我們黨過不了互聯網這一關,就過不了長期執政這一關」。

「中央網信辦」全稱為「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委員會辦公室」,成立於2018年3月,是「中國共產黨中央網絡安全和信息化委員會」下設的辦事機構。

「中央網信辦」負責監管中國所有互聯網企業,監控網絡與信息安全,制定、執行具體的監管措施和行業規範。

《求是》一文,反映了中共網絡管控的核心指導思想。圍繞這個指導思想,中共從立法、行政監管、企業黨建、對私營企業家人身控制等多角度下手,加強對互聯網企業的管控,使之成為對內監視民眾、禁錮思想,對外實施「超限戰」的武器。

《求是》雜誌刊登「中央網信辦理論學習中心組」撰寫的文章。(網絡圖片)
《求是》雜誌刊登「中央網信辦理論學習中心組」撰寫的文章。(網絡圖片)

中國法律強迫企業向情報部門分享客戶信息

《紐約時報》今年1月6日報道:去年10月,民主黨參議員查克·舒默和共和黨參議員湯姆·科頓致信代理國家情報總監約瑟夫·馬奎爾(Joseph Maguire),呼籲對TikTok和其它基於中國的內容平台進行國家安全風險評估。

美國參議員湯姆·科頓(Tom Cotton)。(Getty Images)
美國參議員湯姆·科頓(Tom Cotton)。(Getty Images)

參議員們表示,中國公司必須遵守一系列「模糊拼湊」的情報、國家安全和網絡安全法,而這些法律缺乏可以對中共政府決定提出上訴的機制。

中共《國家情報法》:要求公民配合政府

中共在2017年通過了《國家情報法》。據《國家情報法》第一章第七條和第十四條,它要求所有的組織和個人,都要無條件地配合中共政府,應當「支持、協助和配合」國家情報工作,並保守秘密。

而第二章第十六條提到:國家情報人員執行任務時,可以進入限制進入的有關區域、場所,可以向有關機關、組織和個人了解、詢問有關情況,可以查閱或者調取有關的檔案、資料、物品。

中共《國家情報法》截圖。
中共《國家情報法》截圖。

據此,中共情報人員可以查閱、調取互聯網企業的客戶信息,詢問其客戶情況。而互聯網企業和員工必須配合;否則將遭受懲罰,承擔下列法律責任:由國家情報工作機構建議相關單位給予處分或者由國家安全機關、公安機關處警告或者十五日以下拘留;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網絡安全法》:要求維護中共體制

中共《網絡安全法》第一章總則第十二條說:任何個人和組織不得危害網絡安全,不得利用網絡從事危害國家安全、榮譽和利益,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煽動分裂國家、破壞國家統一等活動。

中共《網絡安全法》截圖。
中共《網絡安全法》截圖。

依據此中共法律,如果任何人(包括外國公民),任何企業,在任何網絡平台(包括TikTok)發佈宣揚自由、民主、人權等普世價值的內容,都會被認為屬於違法行為,將受到處罰。

《國家安全法》:國安的要求不得拒絕

中共《國家安全法》第一章總則第八條說:國家安全機關的工作人員可以進入有關場所;根據國家有關規定,經過批准,出示相應證件,可以進入限制進入的有關地區、場所、單位;查看或者調閱有關的檔案、資料、物品。

第十一條:國家安全機關可以查驗組織和個人的電子通信工具、器材等設備、設施。

第十八條:在國家安全機關調查了解有關危害國家安全的情況、蒐集有關證據時,公民和有關組織應當如實提供,不得拒絕。

中共《國家安全法》截圖。
中共《國家安全法》截圖。

由此,中共情報部門有權查看或者調閱任何企業(包括互聯網企業)的客戶信息,有權查驗企業和個人的電子通信工具,手機、電腦、數據存儲中心等設備、設施。

而且,公民和有關組織(包括互聯網企業)應當如實向情報機關提供客戶情資和證據,不得拒絕,否則將承擔下列法律責任:由其所在單位或者上級主管部門予以行政處分,或者由國家安全機關處十五日以下拘留;情節嚴重的,比照刑法第一百六十二條的規定處罰。

(註:上述三部法律的鏈接見本文結尾。)

新美國基金會(New America Foundation)網絡安全研究員薩姆·薩克斯(Samm Sacks)專門研究中國問題,他說,中共的法規實質上授權政府「對這些公司提出任何他們想要提出的要求」。

美議員擬立法 禁政府設備使用TikTok

https://www.epochtimes.com/b5/20/3/5/n11917577.htm

依照上述法律,如果TikTok,抖音及其母公司「字節跳動」拒絕向中共情報機構提供美國用戶的個人信息,其管理者就觸犯了中共《國家安全法》、《國家情報法》,屬於刑事犯罪,將被逮捕審訊,受刑法懲罰。而中國不存在獨立司法制衡,法院只會服從中共政府意志,受害人上訴沒有意義。

TikTok,抖音公司總部位於北京,分公司遍佈中國。面對中共暴政,它們會成為特例嗎?

TikTok屬於中國科技公司,必須遵守中共法律

「TikTok」官方表示:「美國的使用者資料都是存入位於新加坡的備用資料庫,我們的資料處理中心也都設置於中國海外,而且不受中國法律的管制」。

對於「TikTok」的聲明,美國參議院民主黨領袖舒默並不認同,他2019年10月24日在推特發文:「它(TikTok)屬於一家總部在北京的科技公司,必須遵守中國法律,這意味著它被迫與中國共產黨控制的情報部門合作。」

「抖音」資安堪憂 南加華人仍在看

https://hk.epochtimes.com/news/2019-11-08/70654452

聯邦參議員喬什·霍利(Josh Hawley)。(李辰/大紀元)
聯邦參議員喬什·霍利(Josh Hawley)。(李辰/大紀元)

參議員喬什·霍利說:「數據的存儲位置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誰能訪問這些數據……中共的國家法律要求TikTok的母公司進行技術對話,與中共政權全面合作,所有的那些(中共)高管都可以訪問這些數據,無論它們存儲在哪裏。因此,這是一個巨大的問題。」

抖音蒐集海量用戶信息 議員:威脅美國安全

https://hk.epochtimes.com/news/2019-11-08/70654452

中共強制互聯網企業按黨的意志審查內容

中共的《網絡安全法》和相關行政法規要求企業對其網站、社交媒體做內容審查。企業不得以任何藉口容許反共、反政府、反社會主義的信息存在。無論這類內容是否由第三方創作。

2019年12月15日,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國家網信辦)發佈《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規定》,規定信息生產者、服務平台和使用者的責任及違規責罰;將網絡信息分為鼓勵信息、違法信息和不良信息。

雖然只是一個行政文件,中共卻將此規定作為網絡言論審查法,其立法理念在於控制民眾言論,實施思想箝制。

《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規定》截圖
《網絡信息內容生態治理規定》截圖

所謂「鼓勵信息」以宣傳中共思想、弘揚社會主義主旋律為主要內容;實際是鼓勵內容生產者及傳播平台緊跟,乃至照搬黨媒內容。

關於「不良信息」的多項表述定義不清,如:「2. 炒作緋聞、醜聞、劣跡等的;3. 不當評述自然災害、重大事故等災難的」等;由於懲戒標準模糊,中國媒體傾向於嚴格自我審查,多選擇對中共官員的劣跡、醜聞少報或不報,對中共導致的重大事故,文過飾非或保持沉默。

例如,「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爆發,中共宣傳主管機構禁止報道疫情真相,疫情中心武漢市和湖北省,當地媒體在疫情爆發的第一個月內隻字未報;偌大中國,2160家報紙、360家電視台、306家電台,官方媒體幾乎全軍覆沒。

同時,中共想方設法封堵自媒體,封殺公民記者,打壓敢言網民,不停刪除真相。武漢醫生李文亮在微信群裏發佈疫情真相,被網管舉報,遭警方訓誡,被政府封口。死後,關於他的新聞又遭中共封網。

公民記者方斌、陳秋實、張展被拘捕,被消失;李澤華疑似「被露面」,被軟禁。

中國公民方斌(中)、陳秋實(右)和李澤華(左),因揭露武漢疫情真相被中共抓捕。(大紀元製圖)
中國公民方斌(中)、陳秋實(右)和李澤華(左),因揭露武漢疫情真相被中共抓捕。(大紀元製圖)

惡劣的是,中共不斷發布假信息,如疫情不會人傳人等等,欺騙世界。

這次「中共病毒」禍害全球,中共各級宣傳部門和「網信辦」罪責難逃,他們是導致「中共病毒」擴散的直接責任人。

「中共病毒」疫情,使有識之士認識到,中共的新聞審查和防火牆,使世界無法獲得大陸的真實疫情資訊,導致如此多人失去生命。中共的新聞審查和防火牆,不僅剝奪了中國人的自由,更危害整個世界的安全。

美國政府已成立專門機構反擊中共假新聞宣傳戰;美國政界推倒中共防火牆的呼聲,隨著疫情的惡化也越來越高。

美國智囊建議政府推倒中共防火牆

https://www.epochtimes.com/b5/20/5/11/n12100344.htm

除了審查中共病毒疫情新聞,近年的審查案例還包括:2017年9月,國家網信辦對騰訊控股、阿里巴巴集團和百度處以罰款。據稱,處罰原因是這些企業擁有的社交媒體未能阻止謠言、暴力和色情內容的傳播。

《華盛頓郵報》2019年9月15日報道,字節跳動(TikTok的母公司)必須遵守中共的「防火牆」規定,該防火牆阻止主要新聞來源,並審查令黨反感的事實和想法。

抖音海外版TikTok的所有者們經常屈服於中共政府的要求和干預。去年,在政府清洗之後,字節跳動被迫拆除其受歡迎的喜劇應用程式「內涵段子」,中共監管機構表示該產品「導向不正、格調低俗」。

字節跳動創始人、CEO張一鳴的公開信

《華盛頓郵報》報道:字節跳動創始人張一鳴發佈了一份公開信,他在信中表示,「真誠地向監管部門致歉」,他稱,產品「走錯了路」,出現了與「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不符的內容,沒有「貫徹好輿論導向」。信中,張一鳴還保證,會做到讓「權威聲音有力傳播」。

網傳張一鳴的「致歉和反思」公開信顯示,張一鳴承諾「加強黨建工作,對全體員工進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輿論導向、法律法規等教育」;並決定:「不斷強化人工營運和審核,將現有6,000人的營運審核隊伍,擴大到10,000人。」

字節跳動創始人、CEO 張一鳴的公開信。(資料來自網絡)
字節跳動創始人、CEO 張一鳴的公開信。(資料來自網絡)

通過宣傳部門、各級網信辦等專政機器,中共牢固掌控了眾多互聯網公司,使它們成為新聞管控、思想箝制的工具。

中共通過派駐黨組織、控制TikTok

TikTok及其母公司「字節跳動」是張一鳴創建的私營企業,中共卻向該公司派駐了黨委,在其各級部門、各級地區分公司建立了黨支部,干預控制企業營運。中共的各級網絡警察系統入駐「字節跳動」,對該公司實施全面系統的監控。

中共治下的中國是黨大於法,黨高於政府,一般情況下,黨委書記對政府施政、企業經營有一票否決權。「字節跳動」黨委書記張輔評,兼任「字節跳動」總編輯、副總經理。該公司實行總編輯責任制,理論上,張輔評有出版終審權,能決定旗下TikTok、抖音、今日頭條等產品內容。

中國媒體對「字節跳動」的「黨建」工作,有諸多報道。試舉兩例。

新浪網2018年4月29日刊登「首都互聯網協會黨委」新聞稿提及:黨委書記、總編輯張輔評說,(習)總書記提出的「要壓實企業主體責任,絕不能讓互聯網成為傳播有害信息、造謠生事的平台」,是互聯網企業必須堅持的底線,字節跳動作為具有媒體屬性的科技公司,一定要把講導向、守責任放在第一位。

中共黨媒《光明日報》旗下「光明網」2019年9月14日報道:「全國網警巡查執法抖音號矩陣入駐儀式」在京舉行。全國省級、地市級公安機關170家網警單位宣佈,將以開通專門工作帳號的方式集體入駐抖音。

公安部網絡安全保衛局副局長張宏業表示:「此次各地網警集體入駐是希望藉助『抖音』的獨特優勢,提升公安機關網絡社會治理能力。」

「字節跳動」黨委書記張輔評稱,此次全國網警集體入駐抖音也將更好地幫助平台保護用戶安全、淨化網絡空間。接下來,抖音將推出「網警一鍵舉報」機制,一旦平台有內容被網警舉報,將在第一時間進入到專門的審核隊列,按照最高優先級進行相應處理。

字節跳動已經有了一萬人的內容審查團隊,中共仍不放心,又派了170家網絡警察單位入駐抖音。除此之外還有各類黨政機關、官方媒體、公安、交警、共青團、法院等機構在抖音開設政務帳號,監視網民。

TikTok宣告該公司不受任何外國政府(包括中國)的影響,而其母公司「字節跳動」總編緝,黨委書記張輔評在不同時間、場合,反覆要求,訓誡旗下子公司,必須嚴格執行中共的新聞檢查。他們誰說了算?

Yahoo新聞今年3月22日報道,美國專門調查政府濫權證據的新聞網站「The Intercept」取得一份TikTok內部資料,發現TikTok會針對直播內容進行言論審查,凡是「傷害」中國「國家榮譽」的內容一律禁止。

筆者在《抖音成中共反美宣傳的重型武器(上)》舉證了四十個抖音影片,全是關於「中共病毒疫情」的假新聞。通過對抖音觀眾留言分析顯示,抖音傳播的虛假信息成功欺騙了大多數(超過78%)的留言觀眾,導致他們做出有利中共,卻危害個人安全的價值判斷和選擇。

(大紀元合成)
(大紀元合成)

面書CEO朱克伯格譴責TikTok的審查制度

福布斯(Forbes)2019年10月17日報道。當日,Facebook CEO馬克·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在喬治敦大學演講時,譴責了中國社交媒體應用TikTok的審查制度。

朱克伯格說,「由於有強大的加密和私隱保護,我們的服務如WhatsApp到處都有示威者和活動家在用。而在世界各地發展迅速的中國應用程式TikTok上,哪怕在美國,只要提及這些抗議活動都會受到審查。這就是我們想要的互聯網嗎?」

面書罕見批評中共 表示要保護言論自由

https://www.epochtimes.com/b5/19/10/18/n11597337.htm

朱克伯格還說,十年前,幾乎全球主要的互聯網平台都是美國公司。現在,(全球)最大的十家互聯網平台,有6家是中國的。

Business of apps網站今年4月24日發表的文章顯示,全球最大的十個應用程式中,有六家是中國企業。該網站引用了App Annie的統計數字。

以下是2019年基於Android和iOS全球用戶數量評選的前十名。

1. WhatsApp messenger

2. Facebook

3. Facebook messenger

4. WeChat(微信)

5. Instagram

6. TikTok(抖音)

7. Alipay(支付寶)

8. QQ

9. Taobao(淘寶)

10. Baidu(百度)

中共通過市場扶持中國互聯網企業,並要求其效忠

中國互聯網巨頭的發展相當程度上得益於中共屏蔽國外產品服務,包括Google、Facebook、Twitter等。中共一方面禁止外國互聯網企業進入中國,一方面通過政府扶持做大做強中國公司,並以此要求它們效忠中共。

WeChat(微信)、QQ、Alipay(支付寶)、Taobao(淘寶)、Baidu(百度)與TikTok一樣,都受中共《國家安全法》、《國家情報法》、《網絡安全法》及相關行政法規管制,被中共操控,成為中共對內、對外宣傳戰、情報戰的武器。

報告揭秘:微信監控海外用戶 助國內審查

https://hk.epochtimes.com/news/2020-05-08/48247520

(未完待續)

本文引用的資料:

抖音國際版TikTok成5月全球下載量最大的應用程式

https://www.forbeschina.com/business/49080

蘋果公司要求法院撤回FBI促解鎖iPhone命令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science/2016/02/160226_apple_fbi_iphone_court

Broadcasting Board of Governors

https://www.federalregister.gov/agencies/broadcasting-board-of-governors

五角大樓發警告,美軍多軍種禁用TikTok

https://cn.nytimes.com/usa/20200106/tiktok-pentagon-military-ban/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安全法

http://www.npc.gov.cn/wxzl/gongbao/1993-02/22/content_1481246.htm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情報法

http://www.npc.gov.cn/npc/c30834/201806/483221713dac4f31bda7f9d951108912.shtml

中華人民共和國網絡安全法

http://www.cac.gov.cn/2016-11/07/c_1119867116.htm

字節跳動黨委:要把講導向守責任放首位

http://finance.sina.com.cn/roll/2018-04-29/doc-ifzvpatq9979238.shtml 

http://archive.is/yh1KF

字節跳動黨委書記張輔評:抖音打造「警務親民」新模式

http://topics.gmw.cn/2018-09/14/content_31168831.htm

http://archive.is/VRNBJ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