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5日,對香港警察在反送中運動的執法過程中是否違法的問題,香港監警會出台了一份調查報告,招致反對聲浪,外界批評這份報告袒護警方。報告中沒有提到香港市民「五大訴求」中「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訴求,而15日晚特首林鄭月娥更召開記者會,重申拒絕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醫管局員工陣線主席余慧明女士接受《珍言真語》主持人梁珍專訪時表示,本來沒有對監警會報告抱太大期望,但也沒有想到裏面的字眼這麼偏頗。

「再加上林鄭特首這樣的回應,相信香港的市民在過去的一年裏,見到警方的濫權濫捕,絕對不會接受得了這樣的一個回應,也都不會接受這份報告,相信大家的反抗聲音會更加大。」

「其實最近的一些活動,就好像『和你唱』,每次在商場,大家都已經有一個社交距離,維持在1.5米的距離。但是警方都可以突然之間衝進來,說市民在進行非法集會,就在商場裏面使用胡椒噴霧,還開了胡椒彈。」

她說,「在中庭的一個食肆裏面,一個小朋友嗅到了那個胡椒彈的氣味,哭得很辛苦。其實大家見到這幫警察已經到了接近失控的程度,但是我們沒有任何方法去制止去控制(他們),甚至他們是知法犯法,但是沒甚麼可以制裁到他們。」

由於去年的反送中運動,余慧明和同事們成立了新工會,差不多有兩萬人,代表了醫管局四分之一的員工。在今年1月,由於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爆發,香港人要求封關,而港府完全不回應,在迫不得已下,工會發動了2月初的醫護罷工。

當時有九千個醫護人員參與了罷工行動,而政府就威脅說要秋後算帳。「我們罷工的行動是絕對合法的,因為我們是一個合法登記的工會,我們發動了一個合法的工業行動,而罷工正是《基本法》27條裏寫明:所有香港人都有這樣的權利。」

她表示,如果醫管局真的要秋後算帳,就違反了《基本法》,他們已經預備了法律團隊,可能要訴諸法律來解決。

她斥責港府倒果為因,對這麼多香港人的訴求都可以不理不睬,「如果這個政府或者管理層,在壓力逼使下,真的去回應香港市民的訴求,及早封關的話,其實我們根本不需要去罷工。」

余慧明深知這場反送中運動對於香港的未來非常重要,而立法會的選舉也是其中的一條戰線,所以她會構思參加立法會衛生服務界選舉,「因為這個運動,一直以來都在講『和勇不分,兄弟爬山』,每一條戰線我們都不可以放棄。」

但她質疑立法會選舉的公正性,因為最近港府在招募退休警察做選舉保安,「將要來到的立法會選舉,我們也很擔心,如果他們連監察員也做了,我們不知道裏面的選票啊、投票箱啊(會怎麼樣)。因為過去一屆區議會選舉,有些地方已經有選票、投票箱的問題。有的地方還在打官司,可能出現了有問題的選票,如果是退休的警察做監察員的話,那這場選舉還能不能在公平、公正、公開的情況下進行呢?」

如果真的成功當選,余慧明希望可以代表全香港的民意,要求這個政府下台,或一定要回應「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很快就到6月、7月一些敏感的日子,她相信香港人一定還會出來遊行,但是不管有幾百萬人,她認為這個政府都不會理會。

「我們不願意見到任何暴力的發生,但是,政府根本就是促使暴力的源頭。如果他們肯正面回應,真正地回應我們的訴求,是可以和平解決的。是誰在撕裂香港?根本是政府在撕裂香港。是誰在破壞香港?根本就是政府在破壞香港。他們還好意思不斷地用他們的公帑,發佈很多廣告,說破壞香港是不對的。那麼誰是暴力破壞者,根本政府就是暴力破壞者。」

醫護人員面臨很大壓力,但因為在醫院裏親眼目睹,反送中運動中抗爭者所遭受警暴傷害的程度,所以很多醫護人員仍然願意走出來發聲。

「如果我們面對極權都不發聲的話,不會再有人發聲。」她說,「這個政府已經完全不理會香港人的死活,他們現在可能是受命於中央政府,那麼作為身處在香港的香港人,如果我們再不作出反抗,怎麼可以守住我們這個香港?」

以下是訪談內容整理。

不接受林鄭回應 反警暴聲浪會更大

記  者:林鄭月娥15日臨時加插了一個記者會,說不會成立一個獨立調查委員會,談談你的感受?

余慧明:其實反送中運動都差不多發生一年了,這個監警會的報告,我們已經對它並沒有很大的期望,但是也都沒有想到裏面用到的字眼可以這麼偏頗。他還認為自己已經非常中立了,一點都不偏頗;還引用了很多網絡上的討論區的一些帖文、貼圖,來證明好像警方完全沒有做錯一樣。

花了這麼多的時間,這麼多的人力物力,而我們一直要求的「五大訴求,缺一不可」裏面,其中一條就是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其實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都已經未必能夠滿足到大家的訴求,有聲音要求重組警隊。

但是監警會出了這樣一個報告,再加上林鄭特首這樣的回應,相信香港的市民在過去的一年裏,見到警方的濫權濫捕,絕對不會接受得了這樣的一個回應,也都不會接受這份報告,相信大家的反抗聲音會更加大。

港警失控知法犯法 港人抗爭心從未改變

記  者:今天見到林鄭月娥在記者會用「香港的真相」作為一個背景,其實她的整份報告都是在說:警方執法公正啦,都提到未來加強警方對社區、對媒體的監察,你覺得未來他們在執法方面會有甚麼樣的改動?

余慧明:其實最近的一些活動,就好像「和你唱」、「和你Sing」的一些活動,每次在商場,大家都已經有一個社交距離,維持在1.5米的距離。但是警方都可以突然之間衝進來,說市民在進行非法集會,就在商場裏面使用胡椒噴霧,還開了胡椒彈。

有一次在旺角的一個商場,在中庭的一個食肆裏面,一個小朋友嗅到了那個胡椒彈的氣味,哭得很辛苦。其實大家見到這幫警察已經到了接近失控的程度,但是我們沒有任何方法去制止去控制(他們),甚至他們是知法犯法,但是沒甚麼可以制裁到他們。作為一個香港人,其實我們還可以做甚麼呢?

記  者:今天在金鐘有一個紀念死士梁凌傑的悼念會,現在我們記者在前線直播,看到市民都陸續地走出來,似乎是警方越打壓,市民出來的人越多。在過去幾個月裏,疫情之下香港市民無論是「勇武派」還是「和理非」,都已經取消了所有的示威抗議活動。但是現在再次走出來,包括前幾天18區都走出來,這是一個甚麼現象呢?

余慧明:「反修例運動」到了11月後期,區議會選舉取得了成果。接著1月就開始有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的疫情,使得大家少了一些上街遊行的機會,但是大家抗爭的那個心其實沒有消失過,不會因為疫情的影響使得那個心冷淡下來。

前幾天大家又一起走出來,到商場「和你唱」,今天去金鐘悼念梁烈士,其實這些活動正好都反映了,大家沒有忘記我們的初衷,為甚麼我們去年要這麼走出來。

迫不得已要求回應 醫護罷工完全合法

記  者:監警會幫大家回顧了7.21、8.31等事件,我們回顧一下過去一年來的很多大事,你現在決定了要參選,思想上是怎麼改變的?你的政治啟蒙是甚麼?

余慧明:其實我搞工會之前,甚至於在去年6月之前,我都沒有想過自己會出來參選、搞工會。但就是因為一連串的「反修例運動」,其中的一些比較大的重要事件,使得大家覺得香港不可以再這樣下去,不可以每個禮拜都見到抗爭者被人打得頭破血流,警方濫權濫捕,但是沒有人可以制止到他們。

去年10月份我們就開始組織工會,到了12月初就正式成立了,在1月初我們才正式成立理事會。因為我們本身就是由於「反送中」浪潮而產生的新工會,我們想發動大三罷來支持這個運動,直到這個政權回應我們「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要求為止。

但是1月初那時,我們已經知道大陸中共肺炎疫情爆發的消息,到了1月23日的時候,香港有第一宗確診個案,就是從武漢乘高鐵直接來到香港散播這個病毒。接著香港有很多的聲音要求封關,就是不允許中國任何遊客從中國進入香港境內。

接著我們就開始構思比較大型的工業行動來做一些回應,因為我們寫過一些公開信、電郵給醫管局,甚至給政府,但是都沒有得到任何的回應。

所以在迫不得已之下,我們就發動了在2月初的醫護罷工。在醫護人員罷工的期間,我們才真正明白到,政府和醫管局的高層,其實是不會就我們任何的行動做出一個回應,因為他們不想給你一個感覺,就是你做一些反抗的工業行動,他就一定要回應你的。

使得我們覺得即使跟管理層也好、政府也好,叫做放在桌面上,大家協商或者開會一起談,這個方法其實已經行不通了。已經不可能再用這樣的方法,去進行、爭取我們的訴求。所以我們在迫不得已之下,要用一個更加明確的行動,去迫使政權來回應我們的訴求。

記  者:大家當時都見證了醫護界的罷工相當的踴躍,九千個醫護人員參與這個罷工行動,之後開始受到中共的打壓,甚至說要秋後算帳。作為罷工的發起人之一,你自己有沒有受到一些壓力?

余慧明:在2月底的時候,醫管局的人力資源部發了電郵或信件給所有參與罷工的同事,說會扣除罷工期間的工資,會保留他們追究的權利。但是我想說,我們罷工的行動是絕對合法的,因為我們是一個合法登記的工會,我們發動了一個合法的工業行動,而罷工正是《基本法》27條裏寫明:所有香港人都有這樣的權利。

如果醫管局真的要對我們任何一位曾經參加罷工的同事,做秋後算帳的話,那它就違反了《基本法》。其實我們已經有一個法律團隊在做Backup(備用),如果它真的違反《基本法》的話,我相信可能真的要訴諸法律來解決。

記  者:所以想要發動維權的各個行業都需要去了解,我記得當時林鄭的那個篤灰(告密)報告,都有提到你們醫務人員,你當時對這個報告有甚麼感受呢?

余慧明:在我們罷工前她已經說了:要用任何極端的手段來爭取訴求,是不會得逞的。接著她的那個小報告就說,參與醫務罷工的員工是醫院的害群之馬,是不應該繼續留在醫院裏面工作。

但是我想這個政權要去弄清楚一件事情,如果這個政府或者管理層,在壓力逼使下,真的去回應香港市民的訴求,及早封關的話,其實我們根本不需要去罷工。其實他們一直以來都是將那個因果關係倒轉來說,我相信廣大的市民是清晰的,是絕對能看到這個問題所在的。

立志參選守護香港 每一條戰線都不放棄

記  者:是不是因為這個原因你想要去參選?是不是因為所有其它的方法都試過了,參選是你覺得可以突破的一個方式?

余慧明:我們工會差不多有兩萬人,這麼大的一個工會已經代表了醫管局四分之一的員工。到了罷工的後期時候,我已經感覺到,它都可以對這麼大的工會不理不睬。我們現在考慮進入醫管局裏面的協商委員會,因為它有不同職系的協商委員會,我們問他們,要求他們解釋清楚我們申請的程序,要交甚麼資料。

因為前面我們已經做了一個調查,我們的會員大部份都認同我們要進入那個協商委員會,可以跟管理層直接對話。

但是到現在,醫管局管理層只回覆了一個郵件,說:我們到適當的時候會通知你,這就了事了。我們的感覺就是,哇!你們這就算回應我們了?

我們這麼大型的一個工會,要進入那個協商委員會,他們總是說:他們有一個既定的程序,那麼他們是不是應該(告訴我們),其實他們只需解釋我們怎麼申請,不就行了?為甚麼給我們一個這麼敷衍的回答呢?我們對這個醫管局真的完全沒有期望了。

為甚麼我們會有這個構思去參加立法委的選舉呢?我們就是知道這場運動的重要性,其實立法會的選舉也是其中的一條戰線,因為這個運動,一直以來都在講「和勇不分,兄弟爬山」,每一條戰線我們都不可以放棄,例如有人專攻國際戰線、黃色經濟圈,正好議會路線也是其中一條戰線。

所以我們是,每一條戰線都會繼續去嘗試,我們不是一個預言家,不清楚哪一條戰線才是正確的路,但我們願意去嘗試。

招退休警察做保安 立法會選舉公正性堪憂

記  者:最近聽說要招募一些警察,或者已退休的警察做選舉保安(監察員一類),你是否會擔心未來的選舉,可能這場仗比區議會更加難打?

余慧明:其實,一定是。因為最近的新聞已看到中共政府,這個極權政府不斷出口術(惑眾言論)打壓大家。去年的區議會選舉,我去投票的時候,(看到)警方已經在裏面,雖然不是做監察員的身份,但有防暴警察在票站裏面,他們說是維持秩序,但你不知道他在房間裏做甚麼。

我比較擔心自己的人身安全,因為不知道他們在裏面做甚麼。每個票站都有幾個警察在那裏,將要來到的立法會選舉,我們也很擔心,如果他們連監察員也做了,我們不知道裏面的選票啊、投票箱啊(會怎麼樣)。

因為過去一屆區議會選舉,有些地方已經有選票、投票箱的問題。有的地方還在打官司,可能出現了有問題的選票,如果是退休的警察做監察員的話,那這場選舉還能不能在公平、公正、公開的情況下進行呢?

記  者:那為甚麼還要繼續爭取不放棄呢?因為看起來中共政權的操控越來越厲害,包括今天林鄭講「香港的真相」。她交了這樣的答案,為甚麼你們還不放棄,也不怕中共的打壓呢?

余慧明:因為在過去一年,我們很多的同路人已經做出了不同程度的犧牲,我們不想他們的犧牲白白浪費了,我不想他們白白犧牲了,所以我們還能走的人就要堅持走下去,每一條路線我們都要繼續走下去,不要忘記我們的初心。

醫護親眼見證警暴 壓力之下堅持發聲

記  者:你有沒有遇到最令你感動的同路人?

余慧明:是,因為每一條戰線,工會也好、將要到來的立法會選舉也好,還有在運動裏面,你都會看見很多你認識或不認識的人,支持著我們大家一起走下去。這個團結的心我們一定要繼續下去,如果我們面對極權都不發聲的話,不會再有人發聲,那我們的香港可能就會變成中國的一個普通城市。我們就是不想變成這個樣子,才要繼續堅持走下去。

記  者:記得當時大家撐醫護,許多醫護人員進去Dirty Team(前線抗疫團隊),包括之前我們採訪了一間黃店的老闆,她也告訴我說,有兩個來撐黃店的醫護進去(前線抗疫團隊),都不知道甚麼時候出來或會怎麼樣。

其實你們已經面臨生存龐大的壓力,醫護人員已經在前方打仗,但同時你們又在香港扮演著一個角色。為甚麼這個角色可以做那麼多東西,你自己的時間如何分配呢?我相信一定有很大壓力。

余慧明:壓力一定有,但是因為過去一年裏,(反送中)運動期間的傷者,大部份要送去醫管局的醫院。我們前線的醫護同事正好看到他們(抗爭者)所遭受傷害的程度,我相信每一個同僚見到這個情況,都不忍心再見到有任何的示威者,再遭受警暴到這個程度。所以即使他們上班已承受很大的壓力,但都願意在空餘時間走出來繼續發聲。

記  者:能否舉些例子,你們見到的警暴是如何的?

余慧明:舉一個比較明確的例子,因為太詳細會涉及私隱是不能講的。過去一年裏,有防暴警察荷槍實彈進到醫院,甚至進到產房,看守著一些被拘留的示威者。還有理大的事件,去年11個月在伊利沙伯醫院附近,發放了很多催淚彈,甚至還開水炮車。其實不只是示威者遭受這些警暴,在醫院裏面上班的同事、病人,他們根本沒法離開。

但醫管局只是擺了幾部空氣清新機,就算是解決了這個問題,它(醫管局)沒有出過任何聲明,去譴責警方這樣的行為,反而出聲明去譴責一些同事,在空餘的時間舉辦一些集會、靜坐等抗議行動,他說我們政治上要保持中立,但他所謂的中立,就是要打壓員工發聲的機會,對警暴問題隻字不提。

如當選會要求政府下台 並回應五大訴求

記  者:你說去年6月之前都沒想到自己會走到這一步,但這一步越走越前,現在還要參選,你周圍的人是否支持你的選擇,還有自己的思想是否有掙扎過?

余慧明:掙扎一定有,因為在罷工期間我們已經了解到政治是多麼黑暗了,再加上選舉,我們承受的壓力會更加大,但是我們工會團隊,認為如果議會是一條可以走的路線,我們願意繼續走下去。

記  者:如果你真的成功當選了,你會帶甚麼變化給香港社會?

余慧明:因為現在有些聲音說,我們要爭取議會過一半(席位)。如果真的當選了,議員其實有一個反對的權利,我們要代表全香港的民意告訴政府,我們不滿意這個政府,要求這個政府下台,我們要作出任何反對議案。

政府投入任何的議案,我們都要作出反對,去逼使這個政權,他們一定要回應,「五大訴求,缺一不可」,而不是回應一、兩個訴求,就認為可以解決這個問題。我們的口號,不只是一個口號式的抗爭,我們要用行動去表達,我們要求政府真的回應全部的五大訴求,這樣才可以說是解決了這個事情。

暴力破壞香港的 就是港府和警方

記  者:我記得「五大訴求,缺一不可」裏面,香港人最堅持的,就是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但是經過了11個月,今天林鄭給了一個很清晰的答案,拒絕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她以前講要成立檢討委員會,其實就算邀請人們來(參加檢討委員會),人們都未必想參加,但今天甚至這個檢討委員會(都不兌現),其實就是把門全部都關了。你認為為甚麼政府一直都害怕,或者拒絕成立這個獨立調查委員會?其實它害怕這個真相,他們說要給香港人一個真相,其實這個真相到底是甚麼呢?

余慧明:大家都知道7.21、8.31發生了甚麼事情。7.21真的不需要多講,直到現在它(政府)的報告都還在(掩瞞)。傳媒都錄影到了黑社會和警方勾肩搭背,(它)還說(黑社會和警方)沒有合作的成份,難道勾肩搭背是普通的閒聊嗎?

作為一個香港人,看到這樣一種不公不義的情況,都可以繼續發展下去,這個政府已經完全不理會香港人的死活,他們現在可能是受命於中央政府。那麼我作為身處在香港的香港人,如果我們再不作出反抗,怎麼可以守住我們這個香港?

記  者:你剛才說,市民的反抗聲音可能越來越大,很快到6月份許多敏感日子,「六四」、「七一」那樣,你估計民眾的情緒會怎麼樣呢?社會運動會怎樣走呢?

余慧明:我相信遊行一定會有的,但是政府會不會回應,我相信是不會的。我覺得就算有200萬人,甚至有300萬人出來,我相信這個政府都會保持它現時的姿態。他們會告訴大家,遊行沒有作用的,你和平就這樣繼續吧!我們還會繼續推行我們的法案。

我們不願意見到任何暴力的發生,但是,政府根本就是促使暴力的源頭。如果他們肯正面回應,真正地回應我們的訴求,是可以和平解決的。是誰在撕裂香港?根本是政府在撕裂香港。是誰在破壞香港?根本就是政府在破壞香港。

他們還好意思不斷地用他們的公帑,發佈很多廣告,說破壞香港是不對的。那麼誰是暴力破壞者,根本政府就是暴力破壞者。

記  者:對的,最近警方(內部)都爆出很多罪案的發生,包括冰毒案件,還有很多案件。你覺得現在警隊這個現象,在民眾心目中如何呢,還有你對警隊有甚麼評論呢?

余慧明:相信大部份的香港市民對警隊的評價,應該都是低無可低的情況了。因為過去有很多大型的民意調查,看到大家給分的情況,就是警隊得零分的比例越來越多。所以我們認為,就算政府答應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相信都解決不了現時香港市民,和警隊之間極度不信任,這情況之下,即使政府有獨立調查委員會,相信也不能解決這個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