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肆虐全球,通常老年人和兒童的免疫力是較低的,在這波疫情之下,各國的嬰兒也或多或少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

在疫情衝擊下,許多國家的學校或幼兒園關閉,但在其它行業仍需要堅持工作的情況下,像意大利的一些在職父母,就難以在工作和育兒方面兩者兼顧。

邊境管制也是常見的防疫手段,而這也會影響到跨國之間的父母和子女的見面機會,像是烏克蘭有許多代理孕母生下嬰兒後,在國外的父母無法在這段時間內接回自己的孩子。

如果父母親染疫,那麼子女可能需要他人的照顧,像在美國就有母親在懷孕期間感染中共病毒必須接受治療,在她生下孩子後,新生兒須暫時由別人照顧,等母親康復後,再讓她接回孩子。

為了避免醫護人員在收治一般病人時造成中共肺炎的傳染,許多國家的醫院都會特別加強防護,以避免更多的傳播風險。

2020年5月14日,印度,在政府放寬全國禁閉措施之後,一名滯留的移工準備和其他工人一起登上公共汽車前,為一位小嬰兒調整了口罩。(SAM PANTHAKY/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5月14日,印度,在政府放寬全國禁閉措施之後,一名滯留的移工準備和其他工人一起登上公共汽車前,為一位小嬰兒調整了口罩。(SAM PANTHAKY/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5月14日,意大利羅馬,Cosmo在他的嬰兒搖床裏。由於意大利解除了部份限制,一些意大利人被允許重返工作崗位,但學校和日間托兒所仍然關閉,使在職父母陷入困境。(Marco Di Lauro/Getty Images)
2020年5月14日,意大利羅馬,Cosmo在他的嬰兒搖床裏。由於意大利解除了部份限制,一些意大利人被允許重返工作崗位,但學校和日間托兒所仍然關閉,使在職父母陷入困境。(Marco Di Lauro/Getty Images)

2020年5月15日,烏克蘭基輔,護士在威尼斯酒店(Venice hotel)照顧新生嬰兒。當局於5月表示,烏克蘭有一百多個代孕母親生的嬰兒被困在烏克蘭,外國父母由於中共病毒大流行期間實施的邊境封鎖而無法領回這些嬰兒。(SERGEI SUPINSKY/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5月15日,烏克蘭基輔,護士在威尼斯酒店(Venice hotel)照顧新生嬰兒。當局於5月表示,烏克蘭有一百多個代孕母親生的嬰兒被困在烏克蘭,外國父母由於中共病毒大流行期間實施的邊境封鎖而無法領回這些嬰兒。(SERGEI SUPINSKY/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5月15日,烏克蘭基輔,護士在威尼斯酒店(Venice hotel)照顧新生嬰兒。當局於5月表示,烏克蘭有一百多個代孕母親生的嬰兒被困在烏克蘭,外國父母由於中共病毒大流行期間實施的邊境封鎖而無法領回這些嬰兒。(SERGEI SUPINSKY/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5月15日,烏克蘭基輔,護士在威尼斯酒店(Venice hotel)照顧新生嬰兒。當局於5月表示,烏克蘭有一百多個代孕母親生的嬰兒被困在烏克蘭,外國父母由於中共病毒大流行期間實施的邊境封鎖而無法領回這些嬰兒。(SERGEI SUPINSKY/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5月15日,英格蘭伯恩利,英國的國家衛生服務(NHS)員工正在對抗中共病毒,新生兒護士Layla Bridges於伯恩利綜合醫院的新生兒深切治療部照顧早產嬰兒。(HANNAH MCKAY/POOL/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5月15日,英格蘭伯恩利,英國的國家衛生服務(NHS)員工正在對抗中共病毒,新生兒護士Layla Bridges於伯恩利綜合醫院的新生兒深切治療部照顧早產嬰兒。(HANNAH MCKAY/POOL/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5月15日,英格蘭伯恩利,英國的國家衛生服務(NHS)工作人員正在對抗中共病毒,Georgina Symes在伯恩利綜合醫院的產後病房中安撫她剛出生的嬰兒Rosie。(HANNAH MCKAY/POOL/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5月15日,英格蘭伯恩利,英國的國家衛生服務(NHS)工作人員正在對抗中共病毒,Georgina Symes在伯恩利綜合醫院的產後病房中安撫她剛出生的嬰兒Rosie。(HANNAH MCKAY/POOL/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5月17日,巴勒斯坦al-Dahriya村,感染中共病毒後康復的巴勒斯坦人Alaa和Tasneem al-batat抱著新生嬰兒Tayem。(HAZEM BADER/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5月17日,巴勒斯坦al-Dahriya村,感染中共病毒後康復的巴勒斯坦人Alaa和Tasneem al-batat抱著新生嬰兒Tayem。(HAZEM BADER/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5月18日,印尼班達亞齊,醫護人員身穿防護裝備,在中共病毒大流行期間,在社區衛生中心為嬰兒接種風疹和脊髓灰質炎疫苗。(CHAIDEER MAHYUDDIN/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5月18日,印尼班達亞齊,醫護人員身穿防護裝備,在中共病毒大流行期間,在社區衛生中心為嬰兒接種風疹和脊髓灰質炎疫苗。(CHAIDEER MAHYUDDIN/AFP via Getty Images)

2020年5月14日,美國康涅狄格州斯坦福德,祖利(Zully)第一次抱住了她六個星期大的兒子內塞爾(Neysel)。祖利在懷孕八周時曾感染中共病毒而住院,產後暫時由別人照顧她的孩子,直到她被檢測為陰性後,孩子才重回她的懷抱。(John Moore/Getty Images)
2020年5月14日,美國康涅狄格州斯坦福德,祖利(Zully)第一次抱住了她六個星期大的兒子內塞爾(Neysel)。祖利在懷孕八周時曾感染中共病毒而住院,產後暫時由別人照顧她的孩子,直到她被檢測為陰性後,孩子才重回她的懷抱。(John Moore/Getty Images)

2020年5月14日,美國康涅狄格州的斯坦福德,小學老師露西娜·里拉(Luciana Lira)六個月前開始照顧嬰兒內塞爾(Neysel),因為當時內塞爾的母親祖利(Zully)在懷孕期間感染中共病毒而住院。(John Moore/Getty Images)
2020年5月14日,美國康涅狄格州的斯坦福德,小學老師露西娜·里拉(Luciana Lira)六個月前開始照顧嬰兒內塞爾(Neysel),因為當時內塞爾的母親祖利(Zully)在懷孕期間感染中共病毒而住院。(John Moore/Getty Images)

2020年5月15日,哥倫比亞波哥大,因中共病毒大流行,委內瑞拉移民Floricarmen Araujo在波哥大北部巴士站外與她的孩子等著買公車票。(Guillermo Legaria/Getty Images)
2020年5月15日,哥倫比亞波哥大,因中共病毒大流行,委內瑞拉移民Floricarmen Araujo在波哥大北部巴士站外與她的孩子等著買公車票。(Guillermo Legaria/Getty Images)

2020年5月15日,哥倫比亞波哥大,由於中共病毒大流行,委內瑞拉移民Floricarmen Araujo(右前排一)與孩子和丈夫哈維爾·哈恩(二排右)坐在停在波哥大北部巴士站內的一輛公共汽車內準備回國。(Guillermo Legaria/Getty Images)
2020年5月15日,哥倫比亞波哥大,由於中共病毒大流行,委內瑞拉移民Floricarmen Araujo(右前排一)與孩子和丈夫哈維爾·哈恩(二排右)坐在停在波哥大北部巴士站內的一輛公共汽車內準備回國。(Guillermo Legaria/Getty Im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