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至5月13日,澳洲維州最大的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群聚感染爆發地——墨爾本Cedar Meats屠宰加工廠的病例總數已增至88例。

該屠宰加工廠的第一個確診病例出現在4月2日,第二名員工於4月24日確診,第三人於25日確診。隨著更多病例的出現,4月29日,維州衛生部門勒令該廠關門消毒,其350名員工於30日開始接受檢測。

配合華商為中共站台 維州肉廠虧本供羊肉35噸

4月2日,Cedar Meats出現首個病例的當天,收到了華商埃迪‧植(音譯,Eddie Zhi)送來的源自中國的2000個口罩。

4月8日,由包括埃迪‧植在內的幾個華商私下安排的一架金鵬航空公司的飛機從剛剛解封的武漢運載著七十多噸個人防護物資飛抵悉尼。

七號新聞台報道說,這批物資並不是澳洲政府要求的,而是一批「不請自來」的投機物資,因開價過高並未被政府接受。澳洲政府並未透露這個中國財團的要價,但衛生部的一位發言人在接受採訪時說,「很多提供的產品報價虛高。」

埃迪‧植對《時代報》表示,他不希望這架飛機「空手而歸」,而是希望它載滿為「飢餓的」武漢人準備的肉品返回。他最初希望從一個維州肉廠購買牛肉,但計劃失敗,之後轉而向Cedar Meats購買了35噸羊肉。

Cedar Meats是一個家族企業,屠宰加工羊肉和牛肉,並將產品出口到中國、東南亞、歐盟、美國和中東等地。

埃迪‧植說:「Cedar的產品在中國聲譽很高,我必須努力爭取到肉品,我必須拍馬屁。」

埃迪‧植和前中共軍官鄺遠平(Kuang Yuanping)合作,敲定了這筆生意。

澳洲媒體此前報道,在年初疫情擴散至世界各地前,鄺遠平和他人四處蒐集澳洲醫療物資運回中國;在澳洲疫情告急後,他們又試圖向澳洲政府提供醫療物資,並大肆宣揚其「慈善行為」。

據Sheepcentral網站報道,埃迪‧植說,這35噸羊肉是以低於市場價的價格購得的,為的是慶祝武漢解除封城。

他說:「這是武漢天河國際機場作為中國(中共)中央政府指定的肉類進口機場在3月5日開放後,收到的第一批空運肉品。」

他聲稱,這批貨物具有重要意義,因為它創造了歷史,「顯示了我們與我們最大的客戶——中國站在一起。」

Cedar Meats的老闆凱魯茲(Tony Kairouz)說:「作為人道主義貢獻,我們為他們(中國)提供了一些肉,我們在這批託運貨物上虧了本。」

他說,他被告知對方急需這批產品,所以公司從其它訂單中抽調了羊肉,以優先完成該訂單。

凱魯茲說,這35噸羊肉由一架飛機運回武漢,這架飛機「為我們運送了緊急醫療物資,實質上是武漢送給澳洲的禮物」。

4月9日,該飛機運載著澳洲的嬰兒配方奶粉、羊肉和三文魚返回了中國。

由於當時媒體的專注點全部集中在武漢運來的醫療物資上,沒有太多人注意到澳洲運往中國的貨品。

Cedar Meats也沒有在媒體上宣傳它與中國財團的這筆交易,但在其微信上發佈了消息。

《時代報》指,根據Cedar Meats的微信頁面,該公司與其中國客戶關係親密。

據報道,截至上周五(5月8日),從武漢運抵悉尼的這批防護物資仍未在澳洲清關,邊境執法局(ABF)仍在調查這批防護設備是否符合澳洲藥品管理局(TGA)的要求。

全澳疫情回落 維州不降反增

在Cedar Meats疫情爆發之初,維州工黨政府沒有主動公佈該屠宰加工廠的名字,此舉引來了諸多爭議。

雖然政府稱衛生部門會根據個案的具體情況酌情做出此類判斷,但媒體挖出Cedar Meats老闆凱魯茲(Tony Kairouz)在1993年至2017年的24年間為維州工黨Heidelberg分部的黨員,並於2014年向維州工黨捐贈了1.5萬澳元。

5月12日,中共對澳洲四大牛肉廠商下達了禁令,禁止這四家公司出口牛肉到中國。此舉引發公眾質疑,中共企圖用貿易手段逼迫澳洲放棄推動對中共病毒起源的獨立調查。

13日,維州工黨政府財長帕拉斯(Tim Pallas)說,他雖然支持對病毒起源進行國際性調查,但「誹謗」中國(中共)將是「危險的、具有破壞性的和不負責任的」。

他還說,其政府完全不打算暫停與中共簽訂的一帶一路基礎設施協議,但拒絕透露協議的具體內容。

目前,在澳洲其它地區疫情出現回落時,維州的單日新增病例卻再次攀升,從此前的一位數漲回至兩位數。#